弱国有外交

2019-07-17 05:56:26 今日文摘2019年14期

刘勃

子产是春秋后期最了不起的政治家。他担任郑国执政的时期,也是郑国在列强环伺的处境中,最有尊严的时期。

子产怎样代表一个小国和晋国、楚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打交道,《左传》显然津津乐道。子产的外交辞令,好几段都被选进《古文观止》里。子产并不仅仅是善于讲国际关系的大道理而已。

晋平公生了病,占卜病因,说是“实沈、台骀为祟”,可是又弄不清实沈、台骀是两个什么神。都知道子产是文化人,懂得多,于是晋国的官员就向子产打听。

子产张嘴就来,先結合着晋国的建国史,把实沈的来历说了,这是天上的参星:又结合着晋国的创业史,把台骀的来历也说了,这是汾水的水神。但说完子产就来了个神转折:这两个神,和你们国君的病无关。他另外找出两个原因:一是晋平公喜欢熬夜,导致“兹心不爽,而昏乱百度”:二是同姓不婚,晋平公的后宫里,却有四个同姓女人。

晋国贵族早就对国君的生活作风不满意,子产说了他们早就想说而不方便说的话。事实上晋国在国际国内的问题上,不方便直说的话多了,都需要子产这样享有声望的外人来背书,所以他们和子产谈判的时候,也就不得不让着点了。

子产有时候也会做晋国权贵的白手套。晋国有一个叫“州”的地方,几家大贵族都想要,争了一段时间后怕撕破脸,于是妥协说,大家都不要。这时,郑国大夫公孙段出使晋国,据说表现很好,晋国的执政韩宣子就向晋平公建议,干脆把“州”赐给公孙段得了。

当然,韩宣子是有私心的。没过几年,公孙段死了,子产就跑到晋国,替公孙段的儿子“归州田于韩宣子”。韩宣子假惺惺不要。子产立刻找了一堆理由,说你必须收。这块土地本来是晋国的,送给我们郑国的大夫,您觉得没什么,万一将来您退休了,您的接班人拿这块地说事儿,来打我们怎么办?所以您收下这块地,就是拯救郑国啊。听到这么高尚的理由,韩宣子也就却之不恭了。

后来,韩宣子出访郑国,想要郑国商人的一只玉环,郑国商人不愿意卖。子产就过来替商人打掩护,说我们郑国立国以来的传统,就是提倡自由贸易,政府不干涉市场的,所以商人说不卖,我们国君都没有办法。到底让韩宣子放弃了。如果没有前面那件事,子产怼韩宣子是否这么有底气,可就难说了。和南方的大国楚国打交道,子产灵活的外交手腕,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当时的楚灵王,是个创意无限而做事毫无计划性的君主,而子产善于论证楚灵王的创意合理可行。就是说,这时候子产在“逢君之恶”,他一个外国人,却扮演着楚国的佞臣的角色。所以子产处理和楚国的关系非常成功。楚灵王那么爱发动战争,但是从来没有攻打郑国。一个君主国家,打谁不打谁,君主的个人感情,有时候是起到决定作用的。

子产最著名的一句话,是“苟利社稷,生死以之”,作为郑国执政,他无愧于这句话。孔子赞美子产,说他是“惠人”“古之遗爱”,从郑国人的角度说,也绝对不错。不过普通晋国人大概不会喜欢他,他和晋国权贵相勾结,结果晋国的财政收入减少了很多;楚国人更有理由痛恨他,楚国大王倒行逆施,他在那里推波助澜。这种政治人物,本来不是简单的是非善恶所能评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