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邻居

2019-07-22 05:55:10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9年7期

梦哲哲

我实在是不能忍受楼上的邻居了。搬来这里一个星期,没有一天能睡好觉。为什么?每天深夜1点钟,楼上就会准时发出踱步子的声音,那声音说大也不算大,但就是能钻进耳朵里,让人不能入睡。今天我决定要上去和楼上的主人谈一谈。

吃过晚饭,正是黄昏,天色也暗了下来。我想这个时候楼上应该会有人在家。我想好了一肚子说辞,来到了我的楼上──7楼。敲了敲门,里面好像没什么反应,我想,里面的人是出去还没回来吧,但为了能睡个好觉,我还是决定在门外等一等。

已经到了晚上8点左右,我站在门外有一会儿了,很不耐烦地准备回家。没想到这个时候却听到了折磨我整整一个星期不能睡觉的脚步声,它慢慢地从楼下传来。我心想,主人回来了。但不知为什么,此时我却隐隐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正在我觉得不对劲儿时,我看到了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天啊!她竟然是用假肢走上7楼的,难怪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

老太太好像没有看到我,直直地走过来就把门推开了,门竟然也没锁。我正想和老太太打招呼,没想到,她突然回头问我:“小伙子,你找人啊?”我没有想到她回头叫我,被吓了一跳。我回答道:“是这样的,我每天早上6点就要上班,晚上睡觉的时间太少了,你们的作息时间好像和我不太一样,所以你们晚上走路的时候,声音能不能小一些?”老太太点点头说:“好,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我会注意的。”说着,就把门再推大一点儿,慢慢地进去了。我好奇地瞄了屋里几眼,突然像被一股电流击到一样,全身震了一下,我看到里面还有一个老头儿,竟然也是用假肢走路,而且和老太太走路的姿势一模一样。门轻轻地关上了,我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小跑着回家了。

这天晚上楼上的脚步声没有了,但我还是睡不着,我在思考我楼上奇怪的邻居,他们为什么都是用假肢走路?为什么每天深夜1点的时候还在走来走去?我已经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第二天下午,我的同事小李来我家拿一份稿子,他一来就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你这小子还真大胆,竟敢住在这种地方?”我疑惑地问:“什么事?你想说什么?”他说:“你还不知道吗?难怪你会来这里租房子啊,这栋楼里发生过很多奇怪的事情啊,这里……”他突然凑近我,压低声音,“听说曾经有两个女人住在这里被吓疯了。还有好几家人来这里住不到一个月就搬走了。”听他说到这里,不由想起了楼上那神秘兮兮的邻居来,不禁感到一股飕飕的寒意。也没聊多久,小李就走了。

下午小李的话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对这里的一切我越来越好奇了。我倒要看看最终会发生什么事。晚上11点,我干完手中的活,伸伸懒腰,准备梳洗睡觉。

这时候,那脚步声又出现了。我想,也许是两位老人为了不吵我睡觉而提前练习走路。不过,有点儿奇怪的是,怎么两位老人喜欢这个时候活动呀?我疑惑地想。楼上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发觉已经不能用人的脚步声去形容这种声音了,实在是有点儿怪。我把头伸出阳台,往楼上望去,令我感到惊奇的是,楼上一点儿灯光都没有,黑乎乎的。从外面看7楼,会觉得没有人在里面,或者,屋里的人已经睡了。但是,回到房间,那种“脚步声”还在。难道是他们喜欢摸黑运动吗?

我的手表已经显示1:20,楼上的声音还是没有停止。我仔细算了一下,天啊!他们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了。按常理来说,不可能呀,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已经没有一丝睡意,我要上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来到楼梯口,我马上被一片黑暗包围。唉!这里的管理真差,灯坏了也没人来修理。摸索着上了7楼,又一次来到楼上邻居的门前,我贴着他们的门听了一下,好像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正当我的脑袋还贴在门上时,门竟然拉开了,我惊讶地“啊”了一声,开门的是昨天我见过的老太太。她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特别亮,她盯着我,我却为自己鬼祟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半刻,她才幽幽地说:“又是你啊,刚才吵到你了,不好意思啊。”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有点儿奇怪,您晚上这样走来走去,为什么不开灯呢?”我终于把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话刚出口,气氛却沉寂下来了,我感觉到老太太的表情一定非常古怪。两个人正沉默着,里面传来了一阵咳嗽声,我感觉后脊背有些发寒。老太太似乎知道我的想法,说:“我们是瞎子,什么也看不见,灯也就不需要了。”什么?!他们是瞎子?我心里惊骇极了,这不可能吧?看她的样子怎么说也不像是一个瞎子啊!

这时她突然伸出手,想碰到我,我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却踢到了一个东西。明显地,我感觉到那是一个软绵绵的物体,我吓了一大跳。老太太好像没有感觉到我的异样,道:“小伙子,你回去睡觉吧,我们一定小声,不吵你睡觉了。”怎么回到家里的,我也不知道了。我的脑袋已经被我所遇到的事轰得一片空白了,那包软绵绵的东西好像是一条腿啊。这是怎么回事?我决定回去看看,一定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我小心地又来到7楼,摸索到刚才那个地方。我脑海里闪过无数想法,又被一一否决。正在我心情乱到极点,还来不及验证那包东西是什么的时候,门又无声地开了,那个瘦仃仃的老头子出现在门口,他好像没有看到我,直勾勾地走到我面前。我屏住呼吸,不敢动一下,他把那包东西拖了起来,又慢慢地回到屋里去了。我骇然地逃回自己的房间,再也不敢出门半步。

第二天下午,我独自一人躲在房里不敢出门,假也请了。正在这个时候,我的门铃响了起来。一定是小李!我忙打开门,啊!是,是她,是楼上的那个老太太!我只感到喉咙发干,半天才说出几个简单的字:“你,找我什么……事?”只见那老太太神秘兮兮一笑:“小伙子,咱们家做了些猪脚汤,特地拿点儿给你。”啊……我的腿直发软,老太太的眼睛一点儿也不像是瞎了的,直盯着我,我的心里直发寒。她从背后取出一个黑色的饭盒,递过来,打开,只见浑浊的汤水里浸泡着些“猪脚”。我几乎不能呼吸地说:“你,你……”老太太一只手抓着饭盒,另一只手却伸了过来:“小伙子,你一定尝尝啊,吃哪儿补哪儿。”我只觉得自己两眼一黑,心里那种难言的恐惧达到了极点。

是梦吗?我想我是做了个梦!我从床上醒来,我记起昨天的“梦”。但是,我分明看到了桌上那黑色的饭盒──那个老太太的饭盒!这不是梦!天啊,我要搬走,一刻也不能留。我打电话给朋友阿杰,他能帮我。没想到的是家里的电话一点儿信号也没有!而这个时候,却已经是半夜。我开始听到楼上特有的假肢走路的声音。“咚咚……”又有人摁门铃!我不敢去开门,八成又是……

门无声地开了,是他们!他们慢慢地走进来,用那种奇怪的走路方式进来了!我的牙齿不断发抖,天啊,谁来救救我!“小伙子,汤好喝吧,呵呵。”连说话都那么一致,我真的不能撑下去了,我觉得脑袋一片空白,退到房间里,不知怎地抓到了我的手機,终于用最后的力气摁了一组号码,我晕死过去……

“醒醒……”我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啊,是一个女护士,她身旁还站着一个警察,怎么回事?我怎么了?“是这样的……”

原来,那两个老人根本不是什么瞎子,连假肢也是装出来的,目的就是要把这里的房客都赶走,让这里的房价大幅度降低,他们再购买。很多房客已经被吓跑,而我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幸好我的手机拨通了一个服务热线,他们听到了两位老人的对话后马上报了警。

楼上的怪声终于没有了。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我对新生活充满了期待。

选自《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