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闺密

2019-07-22 05:55:10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9年7期

完美青春

借钱

午餐时间,我拎着饭盒走出办公室,一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谈笑声简单粗暴,直接把我耳朵给炸开了锅。

果不其然,她穿着一件花里胡哨的毛衫、米白色八分裤,斜挎一只红色流苏包,正眉飞色舞地跟前台几个小姑娘大聊特聊明星八卦!

我拉起她就往马路对面的小饭馆里钻,我问她:“为什么不打招呼就跑来?当妈就得有个当妈的样儿,你穿成这样我的脸往哪儿放?你找我到底有什么火急火燎的事?”她只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我是来找你借钱的,十万块,三天内必须凑齐!”什么?十万块?我知道她并不缺钱,我是家中独女,嫁出门两年有余,她和老爸拿着足额退休工资,身体健康,没有其他负担和副业,一张嘴就借十万块,还必须三天内,我无力招架。

原来她一老姐妹的儿子是个房地产商,手里捂着几套成本价房,她跟老姐妹软磨硬泡得来一个内部购房优惠指标,十万块是购房定金!

说实话,我手里是有十来万的积蓄,可那是我跟老公关智文准备投资他一哥们儿矿石厂的入股金,她此举不仅添乱,还断我财路!

见我不肯借钱,老妈不慌也不恼:“那好,我正想找关智文跟他叨叨,你们结婚时你给他买的西装是一千块出头的清仓处理货,给自己买的婚纱是两万块的进口货;还有去年,你谎称因公出差,结果却跟着徐豆豆、金宝儿两个疯丫头跑去鼓浪屿度假……”

我又惊又恨,思忖五分钟后,我应允了“心机”老妈的强硬借钱要求,对付关智文总比对付随时要告密的老妈容易!

灭火

送走老妈,我直奔关智文公司。公司门口,隔着一条马路,关智文有说有笑、亲密无间地挽着一风姿绰约的女人走了出来,那女人正是他的前女友王雨彤!

晚上十点多,关智文进家门。我当然是演技派上身:“今天忙不忙,都见了哪些老朋友、老客户啊?”“老朋友”这三个字都快被我给咬碎成渣了。

关智文装傻小子:“今天开了一整天的大会小会,一个客户都沒见。”“真的?”“可不嘛!对了,今天下午我那开矿的哥们儿路过我们公司,他建议咱们提早把入股金打过去,以免错失良机。”我疑心不死继续试探:“你这哥们儿叫啥名字?你俩关系咋样,靠谱不?”关智文继续装傻:“你认识的,大刘嘛,我的铁杆哥们儿,大学下铺室友,人靠谱到姥姥家了!”

我抄起抱枕丢向他:“大刘的别名叫王雨彤吧!你拿着咱家的十万块钱送给前女友,是打算借花献佛还是再续前缘?”我亮出手机里的照片,他狗急跳墙:“你跟踪我?”关智文辩解,王雨彤穿着“恨天高”高跟鞋下台阶时崴了脚,所以他才搀扶着她送到大门外的。

一番唇枪舌剑,满屋鸡飞狗跳,关智文摔门而去。我在朋友圈发微信泄愤: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一个鲜有互动的陌生微友“夏夜柠檬”第一时间评论:你越成熟,男人越靠得住!我懒得回复“他”。

门铃响了,我的贴心闺密金宝儿进来问清楚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给出鉴定结果:“这次九成九事出有因,被告还有个不服可以申诉的机会呢!”

金宝儿拨通关智文电话,按下免提键,关智文激昂申诉:他承认自己有错,错在不该把前女友偷桃换李成好哥们儿,他就是担心我一贯行事急躁,怕影响家庭和谐,又不想错过这个发财的好机会,这才瞒天过海,他保证现在跟王雨彤是一清二白的普通朋友关系。

你不长大,我不敢老

这天,手机响,老爸来电,一些邻居在小区广场抗议跳广场舞的大妈们,领舞的老妈不肯解散舞队回家。我匆忙赶去,小区广场上聚集了不少人,双方气氛剑拔弩张,老爸怕老妈吃亏,拉扯她往外走。眼瞅着老妈被老爸拉扯到广场边缘,老妈奋力挣脱老爸臂弯:“我就是要唱要跳,我就是要跳得健健康康的,要活得漂漂亮亮的,闺女压根儿就是一个没长大的不懂事的毛丫头,事事不让人省心,她不长大,我不敢老!”

广场舞纷争平息于居委会的调解。回到家,老妈交给我一个存折,十万块。她从金宝儿那里得知我跟关智文想入股矿石厂,她咨询了所有能咨询的人,跟老爸一合计,觉得风险太高,而我又是个越拦越勇往直前的主儿,她才想出借钱一招。我鼻子一酸:“你就是‘夏夜柠檬吧,我曾经教过你多少次上网你都没学会,这微博、微信你是怎么玩转的?”

老爸拿出一个笔记本:“瞧瞧,自从你嫁出去以后,你妈不放心,向对门邻居家的大孙子拜师学艺,一页一页认真记上网步骤笔记,手把手跟人家孩子学玩微博、微信,这才天天追踪到你在微博、微信上发图发文的流水账。她常说,知女莫若母,你什么时候长大懂事了,能把日子过得安安稳稳、抗风挡雨,她这个特殊闺密就彻底撒手、光荣‘下岗!”

选自《女性天地》

插图:周欣欣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9年7期

民间故事选刊·上的其它文章
怪邻居
白鸽
鹰山先生
凤珍
山庄命案
海边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