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强征土耳其战舰酿苦果

2019-07-25 06:07:39 环球时报 2019-07-25

武彦

美国近日以土耳其不听劝告引进俄制防空系统为由,断然将土耳其从F-35隐形战斗机项目中踢出去,甚至扣押了已经生产的4架F-35战机,让美国盟友乃至全球一片哗然。美国《国家利益》网站感叹称,美国此举似曾相识——100多年前,当时的世界头号强国英国,于一战前夕费尽心机扣押了土耳其订购的两艘战列舰,愤怒的土耳其转而倒向德国,英国最终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与虎谋皮

一战之前,英国、法国、沙俄为首的协约国与德国、奥匈帝国率领的同盟国这两大敌对阵营正在欧洲到处拉盟友。此时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日渐衰落,但毕竟还是横跨欧亚非的老牌帝国,战略位置非常重要。深知难以避开战火的土耳其人,正面临站队的问题。

开始时,奥斯曼帝国更倾向于投靠协约国,除了同盟国实力略逊外,土耳其社会上下对英法充满好感——数十年前的克里米亚战争中,全靠英法的支持才让奥斯曼帝国免遭沙俄毒手。虽说如今沙俄也是协约国的一员,但毕竟英法才是协约国的主导者。奥斯曼帝国公然向协约国许诺,只要能保证本国免受沙俄威胁,奥斯曼帝国将加入协约国阵营,进攻奥匈帝国在巴尔干的属地。

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土耳其人主动献上的殷勤并没有得到协约国的回应。尤其是当时国力鼎盛的英国以克里米亚战争中的救世主自居,根本看不起土耳其人,英国媒体干脆将奥斯曼帝国嘲讽为“西亚病夫”。这种对土耳其人的极端轻视,直接导致时任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上图)下令,扣押土耳其在英国建造的两艘战列舰。

作为当时大国海权的象征,战列舰的地位相当于今天的航母。当然,它的花费也贵得惊人,一艘战列舰的造价足以装备一个步兵师。1911年,奥斯曼帝国向英国订购第一艘战列舰“瑞萨迪赫”号,随后又在1913年接手一艘英国原本为巴西建造的战列舰,并将其改名为“苏丹奥斯曼一世”号,两舰均计划于1914年6月交付。

这两艘战舰成为土耳其民族自豪感的象征,寄托着土耳其人对于重振国力、发奋图强的希望。为筹集建造经费,土耳其发起大规模捐款运动,商人、农民、渔夫纷纷捐款捐物,甚至还有妇女卖掉自己的长发换钱资助海军。眼看交舰时间临近,在英国培训的上千名土耳其水兵摩拳擦掌,准备驾驶战舰回到祖国。他们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计划是“与虎谋皮”,英国根本就没打算将这些强大的战舰交给“不可靠的人”。

临时变卦

其实英国人私底下的动作早有迹象。1914年6月初,眼看“苏丹奥斯曼一世”号就要交付了,可英国造船厂的工人却发现,战舰上第五炮塔的两门主炮迟迟没有安装。更奇怪的是,军舰上安装的指示牌正面标记着土耳其语,但看不见的背面却写着英语……

原来,当时英德海军军备竞赛进入白热化,双方都试图在战列舰数量上压倒对方。眼看战争即将爆发,丘吉尔下令将两艘土耳其战列舰留为己用,同时彻底消除“一旦土耳其加入同盟国,这两艘战舰被用于对付英国”的风险。为此,他密令造船厂拖延交付时间。

8月1日,“苏丹奥斯曼一世”号完成了一拖再拖的最终舾装,被逼急的土耳其人要求最迟8月2日交付战舰。但当天土耳其水兵抵达码头时,发现战列舰上满是荷枪实弹的英国军队。愤怒的土耳其水兵在英国人的刺刀下登上一艘商船,随即被遣返回国。参与接舰的土耳其舰长后来回忆说:“我们支付完最后一期建造费用,就在交舰仪式举行前半小时,英国宣布征用这两艘战舰……虽然我们提出抗议,但没人理会。”

从惊愕中回过神的土耳其人愤怒地指责英国的行为“同泰晤士河上的海盗一样”,要求退还之前交付的巨额建造货款。然而英国船厂推诿说,军舰是被英国政府强行征用,船厂没有赔偿责任和义务。英国外交大臣格雷则给土耳其发出一封电报,仅对此事表示“遗憾”,根本不提“还钱”。

8月4日英国对德国宣战时,两艘土耳其战列舰已经悬挂着英国国旗。这相当于奥斯曼帝国掏干国库,免费为英国人建造了两艘战列舰。“在英国人眼中,奥斯曼帝国的价值还比不上两艘军舰!”土耳其社会充斥着这样的怒吼。

反戈一击

此时,另一件事更让土耳其民众的情绪“远英亲德”。战争爆发时,德国战列巡洋舰“戈本”号和轻巡洋舰“布雷斯劳”号被孤零零地困在地中海上,遭到绝对优势的英法舰队围追堵截。8月10日,无路可走的德国舰队逃到尚未参战的奥斯曼帝国寻求庇护。驻君士坦丁堡的英国大使立即向国内拍去电报,要求丘吉尔必须在强征土耳其战舰问题上做出一定的和解姿态,以换取土耳其解除两艘德国战舰的武装。但傲慢的丘吉尔再次错过了机会。

德国人果断地抓住时机,慷慨地表示愿意把这两艘最新、最好的战舰交给奥斯曼帝国使用。随后两艘德舰升起土耳其的国旗,船员也改穿奥斯曼帝国的制服。尽管这两艘军舰实质上仍由德国人掌握,但在刚受“英国强征军舰”刺激的土耳其民众心中,德国此举自然在选择阵营的天平上重重投下一只砝码。

加入奥斯曼帝国海军的两艘德国新锐战舰极大改变了黑海的军力对比。8月13日,深感担忧的沙俄外交大臣萨佐诺夫向奥斯曼帝国保证,只要保持中立,沙俄将放弃对奥斯曼帝国领土的主张,并在战后给予巨额经济补偿。但丘吉尔依然主张用军事手段消灭德舰。拉拢土耳其人的最后机会就在协约国内部的反复扯皮中流逝了。

为逼迫土耳其人下定决心,10月28日,悬挂奥斯曼帝国旗帜的两艘德国军舰擅自出海炮击沙俄港口。此事让土耳其人有口难辩,再加上德国许下的各种优惠条件,奥斯曼帝国终于决心加入同盟国,对英法俄宣战。

损失惨重

英国费尽心机扣押的两艘土耳其战列舰,在战争中几乎毫无作为。这些外销战舰在设计之初就带有“先天缺陷”,目的是避免有朝一日“对英国海军构成威胁”。从土耳其手里强行征用后,对其缺陷心知肚明的英国海军也只能将它们放在后方待命。一战结束后,这两艘战列舰于1922年退役拆解。

然而为了这两艘实战中毫无作为的战列舰,英国将奥斯曼帝国推到对立面。由于英法援助沙俄最重要的黑海航道被奥斯曼帝国封锁,巨大的战争消耗让沙俄日渐衰落。为打通黑海航道,在丘吉尔的大力推动下,协约国先后出动50万大军于1915年在土耳其加里波利半岛登陆。但土耳其人在达达尼尔海峡布下的水雷,让英法联合舰队损失多艘主力舰,糟糕的战役组织又让登陆场变成屠宰场,协约国有超过7万人死亡,近10万人受伤。最终协约国被迫承认登陆失败,丘吉尔也黯然下台。而失去黑海航道后,沙俄经济逐渐崩溃,最终在二月革命中彻底灭亡。

英国和德国各自用两艘军舰,改写了土耳其历史乃至一战时期政治版图。值得一提的是,德国交给奥斯曼帝国的那艘“戈本”号战列巡洋舰一直在土耳其海军中服役到1954年,成为那段历史留下的传奇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