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尧讲述“元朗事件”始末

2019-07-26 06:07:27 环球时报 2019-07-26

本报赴香港特派记者 范凌志

《环球时报》记者25日来到何君尧的办公室时,他正在处理公务。对不了解香港事务的内地人来说,“何君尧”并不是个熟悉的名字。不过,最近这位立法会议员占据了香港媒体的大块版面,只因21日元朗事件发生后,网上流传他与“白衣人”握手的视频,被打成“建制派与黑社会勾结”的“证据”。他的多个办事处被砸,更令人愤怒的是,他父母的墓地也被极端分子破坏。25日,《环球时报》记者在何君尧办公室,听他讲述元朗事件的来龙去脉。

何君尧告诉《环球时报》,21日当晚,他跟朋友吃完晚饭后约晚上9点返回元朗的家。所谓的“与白衣人握手视频”就出现在这个时间段,“我是新界西议员,元朗很多市民认识我,跟我打招呼很正常,我不是暴力行动的组织者”。他说,“穿白衣服的人有一个是我认识的,只知道他们是为防止黑衣人闹事”。何君尧称,使用暴力确实不对,但“黑衣人挑衅在先,为什么300多人跟着林卓廷(反对派议员)。林卓廷不是回家,不是观光,而是到别人的家门口闹事”。

元朗事件后,何君尧的正常生活被打乱。“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了我的办事处地址、电话,甚至儿子的信息。紧接着我父母墓地的地址也被贴出来,还有人说什么‘研究墓碑能了解香港历史之类的话。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23日,何君尧父母的坟墓被破坏。但诡异的是,对于激进分子的破坏行为,一些港媒却显得很“平静”,电视中轮番播放的还是元朗冲突的后续报道。对此,何君尧显得很愤怒,“一些示威者被拍到在地铁上换掉黑衣,打扮成无辜市民,这些都没有媒体关注,也没人报道”。由于一些媒体片面的解读,他吸引了大批来自反对派的火力。在采访时,他就接到了一个骚扰电话,“对方问是不是我,然后说要订午餐,让我给他送过去”,现在每天有几百个骚扰电话打给他。

对于英美等西方国家对元朗事件的“高度关注”,何君尧表示并不奇怪。他向《环球时报》谈起5月22日参加的一个饭局:在修例事件持续发酵期间,英国驻华大使吴百纳曾到香港,邀请几名建制派及反对派议员吃饭。在他看来,饭局主题就是想说服建制派“倒戈”。何君尧说,“吴百纳和助手一进门,泛民的毛姓议员就赶上去要握手,她却好像没看到一样,转而与我握手”。一般来讲,英国人是很注意礼节的,尤其是外交官。吴百纳不可能没有看到毛姓议员,这个细节说明,“在英国人眼中,反对派议员就是他们的陪同,好像我出去参加饭局,会先跟自己的助手握手寒暄吗?”

“说实话,我对英国政府没有什么仇恨,但我更希望做一个完整的中国人。”在采访最后,何君尧说,新界农村原居民比较淳朴,家庭及基本道德观念很重,但现在的香港社会产生一些令人意外的变化,“为什么有年轻人数典忘祖,对自己的中国人身份不认同?为什么要打扰我已故父母的坟墓?我想如果他们看到前天发生的事情,心里也会感到非常伤感。我希望双方停下来,做出一个中国人应有的表现,懂得互让、互相尊重”。▲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