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前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前左)出席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 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24日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调查团队没有得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涉嫌犯罪的结论,调查报告没有免除特朗普干预司法的嫌疑。 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7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前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前左)出席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 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24日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调查团队没有得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涉嫌犯罪的结论,调查报告没有免除特朗普干预司法的嫌疑。 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 7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前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中)出席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 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24日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调查团队没有得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涉嫌犯罪的结论,调查报告没有免除特朗普干预司法的嫌疑。 新华社发(沈霆 摄)7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前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中)出席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 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24日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调查团队没有得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涉嫌犯罪的结论,调查报告没有免除特朗普干预司法的嫌疑。 新华社发(沈霆 摄)
  • 7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前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在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宣誓。 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24日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调查团队没有得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涉嫌犯罪的结论,调查报告没有免除特朗普干预司法的嫌疑。 新华社发(沈霆 摄)7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前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在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宣誓。 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24日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调查团队没有得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涉嫌犯罪的结论,调查报告没有免除特朗普干预司法的嫌疑。 新华社发(沈霆 摄)
  • 7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前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出席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 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24日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调查团队没有得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涉嫌犯罪的结论,调查报告没有免除特朗普干预司法的嫌疑。 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7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前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出席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 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24日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调查团队没有得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涉嫌犯罪的结论,调查报告没有免除特朗普干预司法的嫌疑。 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 7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前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前左)出席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 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24日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调查团队没有得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涉嫌犯罪的结论,调查报告没有免除特朗普干预司法的嫌疑。 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7月24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前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前左)出席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 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24日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调查团队没有得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涉嫌犯罪的结论,调查报告没有免除特朗普干预司法的嫌疑。 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