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宠儿

2019-08-08 02:58:42 啄木鸟 2019年8期

晓音

我觉得我在这艘豪华游轮上的处境有点儿尴尬,一方面,记者嘛,总是那些人防范的对象,可另一方面,那些人也不得不承认,他们需要我。所谓的“那些人”,指的就是受邀参加这次慈善活动的富豪们、明星们,都是上帝的宠儿。这些人中有不少我以前打过交道,有的甚至对我印象深刻——当然不是什么好印象,比如那位前明星秦女士。

去年也有这么一个类似的活动,也是在这艘游轮上举办的,恰好(抱歉,这个词用得有点儿冷酷)发生了一桩杀人案,本来没人知道她和那位受害者的关系,不巧的是,一个记者的好奇心让这个秘密穿了帮。尽管最后证明她和杀人案无关,但还是让她感到失了面子。所以呢,这次她看见我,脸色并不怎么好。

喝下午茶的时间,我懒洋洋地躺在泳池边太阳伞下的躺椅上,喝着马提尼,冷眼打量甲板上的这些宠儿。秦女士在和几个富婆扎堆儿聊天,我猜她们的话题和我有关,因为我看到其中几个富婆时不时向我投来嫌恶的眼光。这种眼光我早就习惯了。不过,如果任秦女士这样肆无忌惮地败坏我的名声,我的采访任务恐怕就很难完成了——谁愿意跟一个声名狼藉的记者打交道?

正在琢磨对策,一个男人坐到了我旁边,是船上的大副,去年游轮上发生杀人案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必须承认,这是个不错的男人,从里到外都不错,身材有型,古铜色的皮肤,雪白的牙齿,沉稳的气质,最重要的是善解人意。这样的男人谁不动心呢?可惜他是个海员,一年到头不着家,就这一条就抵消了他的全部优点。

大副看似漫不经心地和我聊起船上的乘客,他暗示我,因为他和乘客接触比较多,有可能知道一些我感兴趣的事情。是啊,我不就是为这个来的吗?于是我打起精神,听他能给我爆什么料。他的爆料居然和秦女士有关。

中午路过客房的时候,他听见一男一女在吵架。男的是船上的贵宾之一,著名的珠宝商冯道林先生;女的就是秦女士,她是作为冯先生的客人,随同冯先生一起上船的(在我的记忆里,去年她也是作为某位富豪的客人参加的这个活动,但那位富豪是谁,我实在想不起来了,反正不是冯先生)。吵架的原因,大副大概其听明白了。秦女士不满意小三的地位想扶正,但冯先生的原配是著名地产大亨的妹妹,仅仅从事业的角度考虑,甩掉原配娶小三也是非常荒唐的想法。秦女士觉得未来很渺茫,就打起了珠宝商财产的主意。珠宝商嘛,肯定有的是珠宝,其中几件比较贵重的突然失踪了。冯先生怀疑是秦女士做了手脚,秦女士坚决否认,而且还提出了非常有力的反诘:“你那个不争气的侄子恐怕比我嫌疑更大。”

对此,冯先生无法反驳。冯先生夫妇没有孩子,他的侄子是他指定的继承人。只不过这位小冯实在是让冯先生失望,但凡你想得到的缺点他都有,你想不到的毛病他也一样不少。小冯的老爸和冯先生兄弟情深,不过多年前就过世了,尽管小冯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冯先生甚至发出了取消他继承人资格的威胁,但只是停留在口头层面,没有付诸实施。今天面对秦女士的指责,冯先生的脸上有点儿挂不住,当即把小冯叫来对质。

于是,大副又听到了第二场争吵。这种对质,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因为冯先生的珠宝并不是在船上丢的,双方的指责也都是各种主观臆断,根本吵不出什么结果。最后,小冯赌气去酒吧一醉方休,秦女士赌气去甲板和富婆们八卦,冯先生则对他俩说,活动结束回到岸上之后他要报案,查出是谁偷的,就让谁坐牢。大副特别对冯先生留了意,他知道冯先生心脏不好,万一被气出个好歹,现在游轮正行驶在大海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那可是件麻烦事。

聪明人和聪明人交流,不需要点破。我明白了大副的意思,其实,他跟我说这些,是因为担心船上出事,他知道我和警方的关系,想让我帮他留意一下,以防刚才提到的这三位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可惜,糟糕的结果还是没能避免。第二天早上,冯先生不见了,整条船上找遍了,都没他的人影。冯先生住的客房里整整齐齐,没见异常。小冯和秦女士都声称,昨晚海浪比较大,他们晚餐后都没去甲板,小冯照常在酒吧泡着,秦女士说自己头疼,一直待在客舱里。调看监控录像,他俩都说了谎。酒吧里不见小冯的身影,而秦女士则是午夜时分才回客房的。冯先生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里,则是晚上十点前后出客舱走向甲板的方向,然后就再没回来。合理的推测是,冯先生掉海里去了,或者,是被人推下去的。

那么,读者朋友,您知道谁是凶手吗?

(8月31日截止答案,参考答案见第9期,“八月侦探榜”见第10期)

责任编辑 季伟 Euclid [email protected]

請问:您知道秋生打算干什么?

参考答案:

第一次我差点儿死于车轮下,第二次险些被走火的子弹击中,第三次和我一起喝酒的人被毒死了——有人打翻酒瓶,分散大家注意力,借机投毒,只不过投错了杯子。我在本地人生地不熟,谁也没得罪过,为什么有人要谋害我呢?就缘于那次失败的采访,其实我是撞上了一起谋杀案,虽然我没看见凶手的面孔,但凶手不这么想。所以秋生要去我家,等凶手再次下手。

六月侦探榜

(从第6期与参考答案相符读者中随机抽出)

雷志邦(北京)李 夏(上海)刘敏晖(天津)

彭学富(重庆)许振云(河北石家庄)俞 圆(四川成都)

董 菲(辽宁沈阳)农永新(广西南宁)陈元练(广东深圳)

周延东(福建厦门)陆思年(河南洛阳)赵忠光(江苏南京)

梁洪卫(山东济南)邓 宇(浙江杭州)黄汉闻(湖北武汉)

啄木鸟 2019年8期

啄木鸟的其它文章
大侦探
枪之恨
星河落地成川
没有门牌号的客栈
锦囊
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