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性丑闻大亨”之死引爆阴谋论

2019-08-12 06:17:50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温燕 ●任重

性侵和性交易案还没判,亿万富豪爱泼斯坦在纽约联邦监狱自杀了!这名神秘的金融大亨自今年7月二次入狱后即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因为他不仅被控性侵未成年少女,还被控拐卖和组织未成年少女从事性交易活动,而他的“朋友圈”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前总统克林顿和英国的安德鲁王子。就在爱泼斯坦自杀前一天,美国联邦法院公布了2000多页文件,其中包括一名受害女性指控自己在未成年时被迫成为爱泼斯坦的“性奴”的细节,据称服务对象中包括一名前美国州长、一名前美国参议员、

“另一名英国王子”等社会名流。而11日媒体怀疑的焦点是:爱泼斯坦也许并非死于自杀,而是被人灭口。

他带走了多少秘密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日报道,当地时间10日上午6时30分,爱泼斯坦在纽约曼哈顿大都会惩教中心的单间内被发现没有反应,6时39分他被送往医院后宣告死亡。监狱方面宣称他是自杀,司法部长巴尔10日称,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都将对爱泼斯坦的死因进行调查。

“爱泼斯坦死得太便宜了!”英国广播公司(BBC)11日引述纽约市长白思豪的话说:“我们都想知道,他掌握了多少秘密。有多少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参与了他的非法勾当!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一些人犯下了可怕罪行。如果以为爱泼斯坦死了,他们就高枕无忧了,那么他们大错特错了。这些秘密不会随着他的死而消亡。”

死亡前,爱泼斯坦正在等待审判,他被指控以性交易为目的贩卖未成年人和串谋卖淫。美国沃克斯新闻网10日称,如果罪成,他将被判45年刑期。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1日称,2002年至2005年期间,爱泼斯坦在纽约和佛罗里达的住所性侵了数十名女孩,每次付给她们数百美元现金,然后指派一些受害者招募新的女孩。一些受害者年龄不超过14岁。他本来面临终身监禁,但在律师周旋下量刑减轻,仅坐牢13个月,2009年获释。而且在服刑期间,他每天可以外出12小时,每周可以出去6天,到办公室上班。

在《迈阿密先驱报》报道质疑了爱泼斯坦的减刑后,纽约检方重新介入调查,并在今年7月将其再次逮捕,法院定于2020年6月对其宣判。

在爱泼斯坦自杀前一天,美国联邦法院公布了2000多页的新文件,详细披露了爱泼斯坦及其同伙招募、诱骗年轻女性的一些新细节。一名叫罗伯茨·弗雷的女性称,自己还未成年时被爱泼斯坦当“性奴”,为前新墨西哥州州长理查德森、前参议员米切尔、英国安德鲁王子、“另一名王子”“一名前总统”以及“一名著名总理”等名流服务。这些人在爱泼斯坦第一次坐牢时均没有被指控。

他死得很蹊跷

对于爱泼斯坦的自杀,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爱泼斯坦不可能在大都会惩教中心成功自杀”,10日,一名曾在那里服刑过的犯人对《纽约邮报》表示,“我自己尝试过很多次,不可能做得到”。他说,牢房的天花板和地面距离八九英尺,不可能够到;如果用床单,即使挂得到天花板,爱泼斯坦有200磅重,床单没有这样结实,自缢一事不可能发生。此外,在被全天候自杀监控之下,监狱里给犯人的穿戴基本上杜绝了自我伤害的可能。能不能死于创伤呢?也不行,因为床没法移动,牢房里也没有尖锐物品。如果你要写信,监狱给你的是橡胶笔。总之,牢房里没有任何可以自杀的工具。而且,看守人员每15分钟巡查一次。

上月24日,也传过一次爱泼斯坦在狱中自杀的消息。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爱泼斯坦当时被发现在狱中处于“半昏迷状态”,脖子还受了伤,可能是想自杀。但奇怪的是,美联社11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透露,在爱泼斯坦10日死亡前,自杀监控却被撤掉了,被撤掉的具体时间尚不清楚。

美国“国会山”网站10日称,现在最基本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让爱泼斯坦住在没有自杀监控的单间,特别是对一个自杀风险极高的犯人来说,这合适吗?既然他已经自杀过一次,为什么不进行全天候专人看守?

英国《每日邮报》11日称,爱泼斯坦在几周前曾告诉监狱警卫和狱友,他担心“有人想要杀他”。有知情人士称,在过去几周多次见到爱泼斯坦,他看起来“很有精神”,没有迹象表明他试图自杀,“就我看到的,他已经开始适应监狱的生活了”。

《今日美国报》10日称,不少国会议员要求对其死因展开全面调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沙瑟表示:“爱泼斯坦的死剥夺了受害者与他对质和让其认罪的机会,也让披露他的犯罪集团更困难,让其他那些犯下强奸罪的大人物接受惩罚更困难。”

他的“朋友圈”很显赫

据《纽约时报》11 日报道,今年66 岁的爱泼斯坦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1988年,他创办了爱泼斯坦投资公司,从此与华尔街的金融大佬们建立起密切联系。他在曼哈顿富人区拥有豪宅,还有私人飞机。被华尔街同行称为“ 盖茨式人物”, 与政商学界和时尚界人物过从甚密,包括特朗普、前总统克林顿、英国安德鲁王子、维密老板威克斯纳,等等。

克林顿的发言人上月曾表示:“克林顿总统对爱泼斯坦在佛罗里达州数年前的可怕犯罪一无所知。”爱泼斯坦死后,特朗普10 日转发推特——“公布文件显示,包括比尔·克林顿在内的民主党高层曾私下造访爱泼斯坦的‘恋童癖小岛。”他还转发了一条评论:“爱泼斯坦有克林顿的‘黑料,然后他就死了。” 特朗普的支持者10日则将“克林顿一家是罪犯”炒成推特上最热话题之一。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在推特上留言称:“是特朗普做的。”爱泼斯坦曾经也是海湖庄园的常客。上月爱泼斯坦被捕时特朗普曾撇清说: “我不是他的粉丝。我已经好久没和他有交集,至少15 年。”美国前国会议员斯卡伯里11 日则释放了另一种“阴谋论”:“一个手里掌握着众多富人和权势人物生命的家伙在监狱里死了。可能是俄罗斯人帮着干的。”

“国会山”网站10 日称,恋童癖者爱泼斯坦死了,让一桩离奇、悲剧以及细思极恐的案件,出现了令人费解的结局。全美最臭名昭著的囚犯在监狱自杀,这不符合逻辑,也难以让人信服,“显而易见的是,美国的刑事司法体系有瑕疵和败笔,这让我们所有人感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