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给我一个,不需要流泪的家

2019-08-12 15:08:14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14期

作文君:2019年“五一档”影片中,《何以为家》成为最大“黑马”,上映9天票房超2亿元,并以8.9分的豆瓣评分登顶一周口碑电影排行榜首位,虽然在《复联4》的档期内,却被许多人称赞为:“这才是真正的超级英雄。”中国明星也不吝溢美之词,徐峥表示:“借导演的话,‘他们不是在表演,而是在表现自己真实的人生,强烈推荐!”黄渤、陶虹纷纷发微博称:“故事里的小男孩,演的就是他自己,这不仅是一部好电影,它还改变了现实生活。”而章宇在观看影片后更是洋洋洒洒写下数百字的推荐语,并透露自己不仅花钱“二刷”,看影片时还看到“全身抽搐”。其实,早在影片上映前,在2018年的戛纳电影节上,《何以为家》就斩获电影节第三大奖“评审团奖”;2019年初,奥斯卡金像奖和金球奖双双提名《何以为家》为“最佳外语片”。有戛纳“掌门人”之称的选片会主席蒂耶里·福茂表示:“《何以为家》是一部一定会让你落泪的电影。”那么,这部被誉为“眼泪收割机”的电影究竟讲述了怎样的故事呢?快跟作文君一起看看吧!

【导演简介】

导演娜丁·拉巴基出生在黎巴嫩。她曾表示,黎巴嫩目前承担了50万难民,这些难民尤其是其中底层儿童的生存现状对她触动特别大。他们从事各种工作,如搬运重物、卖口香糖等。有天凌晨,娜丁在回家路上看到令她十分心碎的一幕:一个母亲怀里抱着半睡半醒的孩子坐在路边乞讨,孩子没有哭闹,似乎只想睡觉。这一幕一直停留在娜丁脑中,最终形成一幅画面:一个孩子对着父母哭喊,控诉他们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这也成为电影《何以为家》中十分令人震撼的场景。在影片开拍之前,娜丁做了三年的走访调查,了解贫民窟人们的境况。娜丁相信电影能够改变世界,她说,“即使不能改变现状,但至少也可以引起话题和争议,引发人们思考”。

【故事梗概】

以色列一个小城镇里的法庭,男孩赞恩因持刀伤人被判入狱,在律师的支持下起诉了自己的父母,原因是:父母生下了他,却不能抚养和保护他。赞恩一家是叙利亚难民,属于“黑户”。由于没有身份证明,赞恩连自己真实的年龄都不知道,医生根据牙齿推测他大约12岁。此外,他们不仅没有权利接受教育,甚至无法接受医疗。但在这种情况下,赞恩的父母依然不停地生孩子却无力抚养,赞恩只好从小在房东阿萨德的杂货铺打工。小镇上谁家的女儿如果来了月事,便会被父母卖给别人补贴家用。所以,当赞恩发现妹妹萨哈来了月事后非常焦急,因为阿萨德早就想霸占萨哈,他本想把妹妹送走但没成功,父母为了减免房租卖掉了萨哈。

此后,激愤的赞恩离家出走,在一个陌生的小镇遇到了单身母亲哈瑞。哈瑞带着1岁的儿子约纳斯打工,同样属于“黑户”。为躲避政府的追查,她冒用了别人的身份证明。这种生活让哈瑞十分不安,于是她一直攒钱,想通过小商人阿斯普罗办理一张假身份证明。但阿斯普罗要价太高,哈瑞难以承受。于是阿斯普罗便建议哈瑞卖掉孩子,这样她可以得到丰厚的报酬,但被哈瑞果断拒绝。而赞恩一直没找到工作,善良的哈瑞请他看孩子收留他。有一次哈瑞在周末去给母亲打电话,告诉母亲自己暂时无法寄钱回家,不料却被政府抓获。此后,赞恩只得独自照顾约纳斯,这一刻他由孩子变为了“父母”。为此,他甚至以贩卖有毒品性质的饮料赚钱。但他攒的钱最后却被房东趁他不在家时拿走了。无奈的赞恩只得将约纳斯交给了阿斯普罗,对方承诺不仅将给他报酬,只要他能提供身份证明还可以带他前往发达的瑞典。

于是,赞恩回家向父母讨要身份证明,却意外得知了妹妹萨哈的死讯。原来,11岁的萨哈嫁给阿萨德后便怀孕了,但因为年龄太小出现了大出血,由于没有身份证明,萨哈无法得到及时的治疗不幸身亡。这让赞恩悲痛异常,情绪失控的他拿刀刺伤了阿萨德,被捕入狱。服刑期间,赞恩的母亲来看他,并告诉他自己又怀孕了。这一消息让赞恩非常愤怒,最终他将父母告上法庭……庭审后,赞恩被释放,并获得了自己的“身份证明”。根据片尾介绍,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赞恩一家最终在相关组织的帮助下,如愿前往的国外,开始了新的生活。

【走心镜头】

1

哈瑞在周末外出后一直未归,约纳斯哭闹不停,赞恩非常着急。于是,他找出一口旧锅,在锅底放上轮子,然后把约纳斯放在锅里,拉着他去外面谋生。这时,赞恩仿佛忽然从一个得不到爱的孩子变成了要爱护孩子的“父母”。为了照料约纳斯,赞恩不得已偷了其他孩子的奶瓶,而为了不让约纳斯在街上乱跑,他只得用绳子拴住约纳斯的脚踝。后来,赞恩想到了一个赚钱的好办法,那就是把一种药片砸碎,放进水里当饮料卖。这种“饮料”能让人上瘾,所以他很快就赚了很多钱。但是,有一次在他卖饮料时,却被一些不愿给钱的街头混混打了一顿。赞恩忍着疼痛带着约纳斯回到家,又发现房门被房东锁上了,而他这些日子所赚的钱都在屋子里,赞恩狠狠地踹门,却无济于事。此刻的他再也无力照料约纳斯,只得拉着那口锅和约纳斯去找阿斯普罗……

2

赞恩刺伤了妹妹萨哈的丈夫阿萨德,因此被捕入狱。他的母亲前来看望他,告诉他自己又怀孕了,所以不要再因为失去萨哈而痛苦。不过,得知这一消息的赞恩更加气愤,他把母亲带来的糖果丢进垃圾箱,而后将父母告上法庭。庭审时,法官问赞恩为什么告自己的父母,他说:“因为他们生下了我。”此外,赞恩还想对天下父母说:“我希望养不起孩子的大人不要再生孩子,关于童年,我日后只能记住暴力、辱骂、殴打,链子、水管、皮带打在身上的感觉,他们说过的最好听的话是‘兔崽子滚出去。生活根本就全是虱子,破鞋都比它华美。我活在地狱里,不过是生活里煎熬的一块烂肉。我以为我们会成为好人,受人尊敬和爱戴。但是上帝不想让我们变成那样,他要我们当地毯,供人踩踏。”然后,赞恩把头转向自己的母亲,说道:“你现在怀着的孩子也会像我一样!”“你儿子还没出生就死了,他并不存在,连番茄酱都有名字,有生产日期和保质日期。”法官问赞恩:“你希望父母怎么做?”赞恩回答:“我希望他们不要再生了。”而赞恩的父母也非常难过,面对律师的质问,他的母亲哭诉道:“我这辈子都像奴隶一样工作,你怎么敢评判我,你怎么能评判我,你宁可自杀也不会过这样的生活的!”

【精彩影评】

@捡书姑娘:贫穷与无能为力不能成为不负责任的借口。单身母亲哈瑞,即使生活再难也没有动过卖掉孩子换钱的念头。这不禁让我们思考:生了孩子就理所当然是父母吗?有一个容身的地方就是家吗?其实不然。何以為家?是爱与羁绊。如果爱缺失,那么即使是血脉相连的父母子女,也会和陌生人无异。但若是爱与责任存在,哪怕是住在铁皮箱里,也可称之为家。

@马彧:这是一位阿拉伯女性导演能给出的一个解决方案——不依靠外来力量,仅靠人性的光辉,获得救赎和改变。但是,蝼蚁一般活着的赞恩,不被成人世界“腐蚀”的可能性有多高?他是如何成长为完全与他的父亲,他的哥哥,他的“妹夫”不一样的人的?这些都值得思考。

【幕后故事】

《何以为家》原名《迦百农》,“迦百农”本来是《圣经》中耶稣开始传道的地方,在文学中有“失序”“混乱”的含义。在该片中,演员与片中角色的经历相似度很高:片中的法官都是请的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法官出演;饰演赞恩的小男孩本身就是叙利亚难民,没上过学,大部分时间都在街上跟同龄孩子打闹,做过快递员、帮人跑腿的零工等;另外一位黑人小孩约纳斯其实是个女孩,而饰演黑人小女孩约纳斯母亲的哈瑞,现实中就是一位非法移民,所以电影中,哈瑞被送进监狱时的眼泪都是真实的,因为她有类似的经历。此外,片中12岁的小演员赞恩经常会爆粗口,有很多脏话台词,导演允许演员用脏话表演,是因为现实情况就是如此,她希望观众通过展现的这些脏话,来了解这些孩子都经历了什么。而影片结尾定格在小男孩赞恩拍摄身份证明照片的微笑中,导演是想给观众一些积极的意味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