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指一算,你少了这份清凉歌单

2019-08-12 15:27:14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14期

作文君:夏日炎炎,作文君掐指一算,你的消暑必备神器中,恰好少了这样一份清凉歌单:轻快、唯美、俏皮、经典、舒缓……总之,耳朵听后会感觉100%凉爽。心境若能消暑,精神一定抖擞,考场助力提分完全没问题呀!来,上学途中,不妨戴上耳机听一听这些歌曲。

夏日气息(Summer Vibe)

演唱:离开地球乐队(Walk Off The Earth)

我在寻找夏天的氛围

打开电台

我要踢走这些忧郁

感受阳光的温暖

敲打细沙

脚踩浪花

不用做任何事

但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愉快的骑行

夜晚的篝火

寻找夏天的氛围

【创作背景】这是加拿大独立乐队“离开地球”原创并演唱的一首歌曲。2012年,他们因为才华横溢的“五人弹一把吉他”翻唱歌曲,引爆网络。乐队自创的音乐作品不多,绝大多数都是翻唱歌曲,但又有不同:他们或用自制的乐器演奏,或用另类的方式演奏,总之是以搞怪的方式进行低成本制作。他们的成功是由于他们有一群忠诚的歌迷口(疯)口(狂)相(安)传(利)。

【小编时间】前奏一出来就让人感觉到了夏天,仿佛沐浴在阳光之中,看到大海就在眼前。主唱声音轻快俏皮,尤克里里、口琴、鼓、口技等乐器的使用让人听起来心情很好。歌词利用海浪、沙滩等夏天常见景物突出季节,听上去满满都是夏天的味道。

飞到天空(To the Sky)

演唱:治愈乐队(The Cure)

一个完美的早晨

我独自一人

夏天的火焰

我在飞翔,在下落

飘浮在金色的雾里

在梦中

我是个孩子

嘴里和眼里都开满了花朵

飘浮在空中

飞跃多彩的云层

直抵星星和天使们

直抵永恒

直抵天堂

【创作背景】治愈乐队是一支英国老牌摇滚乐队。几十年的风雨,治愈乐队不断经历着走马灯似的人事变动,唯一屹立不倒的是乐队的灵魂人物罗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他写的歌,会让人感受到一个魔幻般的世界,有穿过混乱、愚钝、麻木变得敏锐、灵性、开朗的感觉。这首歌超长的前奏,魔幻的调调,使人越听越“中毒”。

【小编时间】“嘴里和眼里都开满了花朵”,写出这样歌词的人该有多温柔啊!梦境和幻想的使用,让它具有了魔幻的色彩,因而也具有了动人的特质:绵长、开阔,以及不灭的少年心气,像睡醒后走在田野上吹着风。

夏日盛开(Summer Days in Bloom)

演唱:麦斯米兰·海克(Maximilian Hecker)

高烧般的大脑难以清醒

唯有脚下长路漫无边际

我就是这样迷失了自己

迷失在盛夏的荼靡之梦里

浮华过后只剩空洞的记忆

原来我的一切都渺如沙尘

不值一提

【创作背景】德国音乐家麦斯米兰·海克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忧郁,他带给我们的是一种独特的音乐:古典韵味的鋼琴、通透的假声、弥漫的稀薄情感、独特的曲式行进、偶尔肆虐的吉他失真和神经质的男声。

【小编时间】衬托和对比的使用,让歌词格外沉静。鲜花盛开,百花齐放,绿草如茵,风景如画……风景如此美好,你却只有空洞和迷失,整个世界因此寂静。这样轻轻的、柔和的诉说,本身就是夏季的一抹清凉。

夏日之末(End of the Summer)

演唱:理论支柱乐队(Theory of a Deadman)

我们在

结束的时候

和所有的朋友告别

我们在这看日出日落

坐在屋顶感受时间的静止

我还不想离去

真的不想离去

夏天即将结束

一切都将结束

这些日子已经远去

夏天即将结束

但它仍会到来

所以铭记此刻直到那天

【创作背景】理论支柱乐队一支是成立于2001年的加拿大摇滚乐队,这首歌2009年被选为CCTV-5《天下足球》的配乐,当时深受大家喜受的球星卡卡和C罗都要转会,球迷心里亦百般不舍。

【小编时间】这是一首伤感又有力的歌,歌词里忧伤地重复“即将结束”“不想离去”,既有韵律感,又容易引发共鸣。夏天总是会结束的,就像有些人注定会离开,而我们会一再想起他们。在离开之前,狠狠地看一眼,一切美好都将封存心底,继续前进。

夏日时间(Summer Time)

演唱:香朵·尚柏兰(Chantal Chamberland)

盛夏时光 生活悠游自在

鱼儿欢腾 棉苗茁壮生长

嘘 小宝贝 别哭啦

某天清晨 你会发现你已长大

唱起歌儿 在天空中展翅翱翔

直到今晨 无人伤害到你

因为爸妈都守护在你身旁

【创作背景】香朵·尚柏兰是从摇滚转型到爵士的加拿大歌手。儿时的音乐记忆,加上摇滚演唱的历练以及民谣弹唱的深厚基底,融合出其演唱的成熟风韵,就像一杯陈年的威士忌,入口不辣不呛,只有缠绕舌尖的香、醇、厚、实。

【小编时间】简单的歌词,淡淡的情思,听着听着,就想到了海子的诗《小叙事》:“在这个/小小的人世上/我向许多陌生的人/打听过你/和许多动植物/和象形文字/谈论过你//夏夜/我加入天真的/萤虫小分队/凭那么一点点/微热的光亮/竟找到你的村头……我要留一个形象给你/于是我头戴/各色野花/跑进你梦中……”歌即是诗,诗即是歌,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