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 H5游戏

《单身女性的时代》他们是SOLO社会的先驱者

2019-08-13 03:00:44 南都周刊 2019年7期

拾依

电影《BJ单身日记》中有过一句台词大意如下:“人们说,女人恋爱结婚就像在玩大风吹的游戏,过了三十岁还没有男友的女孩们,就像音乐停了还没找到凳子的人,出局了。”然而到了今天,尽管周围的人都嚷嚷着要脱单,但人们真正跨出单身生活的脚步,却似乎越来越慢。

纽约大学艾里克-克里南伯格教授曾在《单身社会》(2015)这本书中写到: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人口中只有22%的人单身生活,而今天,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处于单身,而其中,3100万人独自生活,这差不多占到了美国成年人口的1/7。“我们正在学习单身,并由此带来了全新的生活方式。”

而美国记者丽贝卡·特雷斯特则更进一步,描绘了她周围那些选择单身生活的女性们。她从近百个原始访谈中选取了年龄、肤色、性取向、社会阶层各不相同的约30位女性,讲述了她们在现代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从而出版了这本名为《单身女性的时代》的书。

“我一看到那枚戒指,就预见了一堆脏兮兮的碗碟和琐碎的郊区生活……我马上要起步的事业突然变得遥不可及,马上就能实现的独立就要被人夺走。一想到这些,我气都喘不过来。”书中提到了新闻记者杰西卡-贝内特的这段回忆,当24岁那年有人求婚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拒绝,而非像她的母辈或祖辈那样,热泪盈眶地伸出手指。

在过去,单身似乎总是一个过渡状态,尤其是对女性。从一个家庭过渡到另一个家庭,从父母家到夫家,从一个丈夫那儿到另一个丈夫那儿,或是跟随子女,她们似乎总会归属于某个地方。但现代社会的发展,却让她们对这种模式产生了疑问:世界上既然有那么多快乐的单身汉,为什么女人就不能一直单身呢?

早在19世纪60年代,美国作家海伦·格莉.布朗就出版过一本名为《性与单身女孩》的畅销书,里面有些观点至今仍颇有代表性,比如:“女性最好的年华里并不需要一个丈夫的角色,单身女性最大的麻烦恰恰是一一如何解决那些着急要娶她回家的男人!”在她看来,婚姻只是“女性最糟糕岁月里的一份保障”。

在特雷斯特的这本书中,她讲述了一名跟自己同名的女性的故事:当丽贝卡恋爱时,不论做什么,都跟男友一起,活得就像连体婴。但两人对彼此的过于关注,却让她对世界有了隔离感。分手恢复单身后,她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创了业,出了书,生活比以往更加丰富多彩。“我在恋爱时,内心最孤单,单身时却最有人支持,有人理解,有人欣赏。”

也有人认为,现代的都市女性都被宠坏了,或是被电视剧洗了脑,她们既憧憬优渥的物质生活,也期待完全懂自己的灵魂伴侣,同时还不愿意放弃已有的生活方式,所以她们只能“活该当剩女”。

但事实是不是如此呢?其实也许正好相反。许多单身女性突然发现,即使她们不嫁人,以上的那些,她们依然全部可以拥有,那为什么还要自我束缚呢?

从17、18世纪开始,美国从农业经济向工业化过渡,为城市创造了大量工作机会;而后的几次大型战争,又让男人为主导的工作场所逐渐让位于女性;随着科技发展,工作越发向脑力劳动倾斜,更降低了劳动者在体力上的门槛,这已经逐渐为单身女性打下了基本的经济基础。

到了如今,都市密集型的生活,也让外派家政、快递、外卖、水电维修等生活服务实现了随叫随到的可能,传统家庭中男性主心骨的作用被再次削弱。女人与男人一样,越来越不需要来自伴侣的帮助和支持,这就进一步降低了她们对婚姻和家庭的依赖性。

当然,有得必有失,许多单身女性也承认,“万一你生病、失业、回学校念书、打算尝试什么不一样的生活时,伴侣的薪水福利能带给你更多的安全感。另外,生活在一起的伴侣也拥有大肆挥霍购买共享的物品的储蓄能力和经济余力。”

而在另一方面,单身潮对社会带来的改变,也是单身女性面临质疑的原因之一。首先,生育率的下降在許多国家已是现实,社会学者担心,在女性越来越晚婚晚育,甚至不婚不育的情况下,社会的人口结构会更加恶化。

但讽刺的是,保持单身和不生育,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命题,许多已婚夫妇其实并不想生育,而许多单身女性却特别想成为母亲。在北欧国家,结婚已经不再是生育的绊脚石,但在美国和很多其他国家,女性独自—人生产和抚养孩子,仍会面临层层阻力。比如政策上的限制、福利上的空白、社会给予的支持,甚至是退税福利等经济上的帮助,都比已婚人士处于更受歧视的地位。

因此,许多社会人士都在呼吁,为单身女性生育创造更平等的环境,这才是有利于整体社会的改革。毕竟,人类诞生几千年来,生活模式从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让21世纪的人类遵循前几个世纪的教条生活,妄图通过道德教化来解决社会问题,无异于刻舟求剑。迎接单身时代的到来,才是未来人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