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 H5游戏

新月竞赛

2019-08-13 03:00:44 南都周刊 2019年7期

Adam Mann

“这是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1969年7月20日,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踩在月球的土地上说出了这句激动人心的话语,成为首位完成登月壮举的人。他搭乘的是阿波罗11号宇宙飞船,同行的还有另外两位宇航员迈克尔·科林斯和巴兹-奥尔德林。五十年弹指一挥间,随着人类对太空探索的一步步深入,太空经济也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一个以采矿、旅游和科学研究为基础的月球经济,将是人类在地球以外征途中的重要中途站。

回到20世纪60年代,人类走出地球迈向宇宙看上去只是个时间问题。尽管这个时间比很多人预想的要长,但现在也许很快即将到来。

今天大概有6个国家政府,以及一些私营企业,都在计划着不久的未来进行月球任务,冲突也因此可能一触即发。

早在1967年,美国、英国和苏联签署了《外层空间条约》,截至今天已经有107个国家加入,条约规定太空探索必须和平进行并造福所有国家。条约规定没有人能在天体上提出主权据为己有,但也留下了一个漏洞:两个不干涉条款。要求所有缔约国避免损害他国的探测器或者站点,比方说降落在它的附近或者上面。听起来似乎合情合理,但却为国家或者私人实体提供了空间,想垄断一个理想地点只要抢先在那里登陆就可以了。

哈佛大学天体物理学家马丁·埃尔维斯在2016年发表于《空间政策》期刊的论文中指出,如果有国家或实体试图这样做,就可能引发月球争夺战,类似19世纪80年代发现刚果的矿产资源后对非洲的争夺。

果不其然,各国计划在未来几年内进行的好几项任务计划针对的都是同一个区域。印度计划在7月发射的Chandrayaan-2任务,目标是月球极地;中国国家航天局说接下来3个探测器也会前往月球极地;俄罗斯航天局的Luna-Glob项目,计划将于2021年在月球南极博古斯瓦夫斯基环形山(Boguslawsky crater)附近登陆;2021年日本也打算发射无人月球探测器SLIM;特朗普对美国航天局提出要求说,要在2024年之前再次将人类送上月球表面。美国航天局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坦表示宇航员将前往月球南极等前人尚未踏足的地方;欧洲航天局和一些私营机构也在计划月球探测。

今年5月,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所创建的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公布了月球着陆器Blue Moon,并表示准备在五年内进行载人任务。鲍勃-理查兹创立的月球快递(Moon Express)公司,目标是在2021年降落在月球南极,希望在月球上开采有经济价值的自然资源。他说其中一个动力就是最先到达哪里,然后享有不干涉权利。

太空石油

月球上有很多自然资源,被认为会像地球上的石油一样,带来丰厚的经济回报。可以作为核聚变原料的氦-3在月球表面的风化层顶部储量丰富。

月球房地产开发潜力很大,那里的土地总面积大概跟非洲相当,而资源分布很不均匀。能被用作月球房产建材的铁和钛金属,集中在月球表面的几个区域。而且月球资源并不局限于采矿,某些特殊地形也是资源,比如说特定的环形山坑,能为宇航员提供辐射防护。又比如自然屏蔽了地球无线电信号干扰的月球背面,很适合放置望远镜进行天文观测。短期内最理想的资源是水,宇航员不仅可以饮用,还能把它分解作为火箭燃料。因此水也被称为太空石油。

最有希望提取到水的地点是月球南北极的“永昼峰”(Peaks of EtemalLight),那是小行星撞击坑边缘形成的独特地貌,太阳几乎一直照在这些山峰上,几乎能为太阳能电池板提供恒定能源。宇航员可以在那里建立基地,方便地从撞击坑的底部提取到水,因为那些区域很少被阳光照射,为冰的形成提供了条件。

南北极大概各有6个这样的永昼峰,每个山峰大概几百平方米大,因为相对稀缺,因此不干涉原则很可能成为各国主张领土的利器。

伦敦大学研究月球资源的行星科学家伊恩-克劳福德指出,因为永昼峰太小了,后来者登陆时很难保证不对先前登陆的太空船造成损坏。

因此不管法律细节如何,最先登陆这些山峰的国家或公司都拥有实际所有权。

法律漏洞

《外层空间条约》是半个世纪前写就的了,当时主要由美国和苏联主导,在那之后法律学者一直在讨论条约的含义,而近期诸如商业太空飞行的兴起,提出了条约制定时并没有注意到的新问题。

2015年美国国会通过的《美国商业太空发射竞争法案》在国际社会引起争议。该法案规定,尽管没有人能够在天体上宣布所有权,但对在太空开采的物质拥有所有权,有权出售获利。

来自俄罗斯、巴西等国的代表在2017年3月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的会议上指出,私自太空采矿事实上是一种据为己有,需要一个全球集团来规范采矿行为。包括声森堡在内的一些国家则对美国表示支持,同时也希望能成为开发太空资源的主要参与者。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大学的国际空间法教授Frans von der Dunk指出,国际法是由各国共同指定的,如果一些人认为合法而另一些人认为需要国际管理和授权,将会是个大问题。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月球上最令人向往的地区很可能会被以先到先得的方式抢占,有能力更快到达那里的富裕的国家或公司将会得到回报。目前并没有办法保证这种商业开发能让有科学价值的區域保留原貌。

伦敦国王学院的伦理学家托尼-米利根指出,应该在掠夺性开发前就直面这些难题。荷兰莱顿大学的空间法专家Tanja Masson-Zwaan呼吁建立一个类似国际电信联盟的机构,该联合国机构能为月球开采的国家分配卫星轨道和无线电频谱。

风险收益

尽管争夺月球房地产的很多计划已经萌芽,从月球提取诸如稀有元素的自然资源并将其运回地球是个长期目标,甚至被人认为只是个幻想。

考虑到光发射到太空就要耗费巨额成本和超高技术水平,更别提降落在月球表面了,很难想象把月球资源运回地球能很快获利。

深空工业公司和行星资源公司是本世纪初成立的两间致力于小行星采矿的私营企业,两家公司都没能吸引到足够的投资来尝试任何深空资源的开发,最终两家公司分别被卫星制造商和加密电子货币公司收购。

科罗拉多矿业大学的太空资源专家乔治-索尔斯说:“这跟淘金热时期不一样,那个年代任何人只要有头驴或者有把镐就能去挖金子。”

尽管门槛很高,但专家说如果太空经济兴起,采矿业也可能会随之而来。

哈佛大学天体物理学家马丁-埃尔维斯指出,像伊隆·马斯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之类的私营火箭公司正在降低太空发射成本。进入太空越便宜越容易,太空任务就会变得越常见。对燃料及其他资源的需求也会随之上升,从引力相对较小的月球发射物资可能比从引力大的地球更具成本效益。

鲍勃·理查兹在2010年联合创立月球快递公司(Moon Express)時,该公司是参与竞争谷歌月球X大奖(GoogleLunar XPRIZE)的队伍之一,竞赛要求团队自制的探测器登陆月球,在月面移动500米,并回传数据和清晰的图片和视频到地球。获胜队伍将得到总额3000万美元的奖金。竞赛的最后期待曾多次推迟,最终定在2018年3月。但直到过了期限仍没有一支参赛队伍完成发射任务,因此该大奖赛仍在进行中。

而理查兹的公司如今依然停留在努力冲出大气层的阶段。他计划在2020年将第一辆车送入月球轨道。但其商业模式——为太空机构和私营企业提供前往月球的运输服务——长远来看是否可行还有待考证。

至于月球开发可能引发的争端,理查兹认为人类有机会作为一个物种来征服这些新领域,而不必互相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