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夸祖鲁纳塔尔看彩虹吧

2019-08-13 03:00:44 南都周刊 2019年7期

木垚

德班地處南非的夸祖鲁纳塔尔省,这里是一个多种族、多民族聚居地,可以说是“彩虹之国”的典型代表地区。

一直以来总听到南非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一一“彩虹之国”,直到这次受南非旅游局邀请参加非洲大陆旅游行业展会INDABA大会,我才知道这个彩虹并不是“雨后彩虹”,而是因为南非曾是荷兰和英国的殖民地,在后种族隔离时代,这里的人群涵盖了所有的种族、肤色,南非也因此从“黑白分明”变成了如彩虹般色彩缤纷。

德班的清晨四点

德班有南非最美的海岸线,是冲浪爱好者的天堂,世界著名的普莱斯-普罗国际冲浪锦标赛就在这里举行。

那这里的人有多喜欢冲浪呢?凌晨四点多的海边,我看到了一对刚刚冲浪归来的情侣。

在海滩上边溜达边拍拍照,听着海浪声,时间仿佛静止了一一我一直按下快门,结果后来翻看照片时,却发现连续很多张都几乎一样;时间也仿佛过得很快,太阳一下就从海面上跳了出来,映出一道红色的光,直直地连到沙滩上。感谢德班的海,让我在这里的第一个早上就看到了极美的日出。

德班是夸祖鲁纳塔尔省的第一大城市,南非的第二大城市。受印度洋暖流的影响,德班气候非常温暖,夏季最热的1月平均气温在27℃,而最寒冷的7月气温也在22℃,是当地人的度假胜地。这个冬初的清晨,温暖得只需短裤短袖和一双去海边必备的人字拖。

德班也是南非祖鲁文化的发源地,在祖鲁语中,德班被称为“eThekwini”意思是“在海港”。这里随处可见的兽皮装饰物、色彩鲜艳的手工艺品以及充满民族风情的人力黄包车,都是祖鲁文化的产物。

19世纪初,祖鲁酋长沙卡统一诸部,建立祖鲁王国,成为第一任祖鲁王。祖鲁族仍是目前南非人口最多的族群,约有1100万人口,夸祖鲁纳塔尔省是祖鲁族人的主要居住地。祖鲁王是祖鲁人的传统领袖,在族里拥有绝对尊贵的地位。南非宪法也保护祖鲁王室的权利,还设有专门处理祖鲁王室事务的机构。

Phezulu祖鲁文化村保留了祖鲁族部落最原始的样子,人们住的是茅草屋,穿的是祖鲁族的传统服饰。男子赤着上身,戴着兽皮和羽毛织成的帽子,穿着兽皮裙,看起来强壮有力,女子则戴着彩色珠子串成的宽大项链,腰间围着彩色的串珠腰带。

刚进入到祖鲁族茅草屋时,我竟无法马上适应里面的味道,那是一股常年烧火却通风不畅遗留下的火熏味。老奶奶演示了他们酿酒、碾米、织布的方式,还带来一大缸自酿的酒让我们轮流品尝。我喝一口,有股酸酸的味道。

祖鲁族里的习俗里,未婚的少女上半身是不能穿衣服的,而我们看到的几位都身穿黑裙子,包裹得严严实实,显然是已经结婚了。一个会讲英文的祖鲁族男子为我们介绍了祖鲁族求婚时的习俗一一男方用牛当做聘礼向女方求婚。现场还有演员“复原”求婚场景,祖鲁语和英语的混合,听上去竟浅显明了,这是一场“讨价还价”的博弈,聘礼的牛达到女方要求了,婚事就可以答应下来了。

在离开德班之前,我们还去比弗利山庄酒店参观了一下祖鲁王来参会时所住的套房,得益于德班永远湛蓝的海水,这里的视野真的很棒。

什么才是非洲之傲?

正如很多人总对绿皮火车有着莫名的情怀,“非洲之傲(Rovos Rail)”创始人罗罕-沃斯也是如此。罗罕-沃斯本是做汽配生意的,没想到在一次古董蒸汽火车旅行后,他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项活动,于是创建了非洲之傲列车。

这是一列充满旧时光气息的豪华列车,它由老式绿皮火车改造,车厢外貌跟普通的绿皮火车没有很大区别,除了那个格外拉风的蒸汽火车头。时至今日,在比勒陀利亚30公里的铁道附近,非洲之傲还会使用蒸汽机车牵引一段路程,以此致敬和怀念过去。

列车像一个时光机,因为在踏入车厢的那一刻,我们就被带回到了维多利亚时代:最豪华皇家套房,这里设施应有尽有,卫生间里还放着高脚浴缸——试想一下,列车开行时,窗外是鸵鸟和羚羊随着火车狂奔的壮观场面。

我们走过一节又一节车厢,我发现,这样的套房一节车厢最多容纳两间,也就是说一节车厢通常只有四个人活动。要知道,闻名遐迩的东方快车还是“上下铺”的设定。

不一会儿,列车停在站台里,车内的光线并不充足,但当走到餐车时,我还是感到昏暗的灯光下似乎有很多地方在闪一一那是餐桌上锃亮的水晶杯和餐具反射出的光。

珍视非洲猛兽

虽然如今的非洲早已不是从前那个专属探险家与狩猎者的神秘土地,但当你坐上野味十足的敞篷越野车,还是会有那么一瞬间忘记自己观光者的身份。

看动物这项活动在非洲被称为Safari(猎游),猎游在清晨和傍晚各有一次,因为动物们通常会在这两个时间段出来喝水觅食或是溜达。

下午四点左右,我们抵达了位于夸祖鲁纳塔尔省的图拉图拉私人营地(Thula ThulaPrivate Game Reserve),它足有4500公顷那么大。

没错,我们要去看动物了!坐上一辆由皮卡改造的敞篷越野车进入了野生动物保护区。开车的是我们的向导Muzi,他还有个很酷的名字一一动物追踪者(Tracker)。他说,他可以通过路上的脚印来判断动物的种类以及什么时间经过过,甚至还能分辨出动物的性别。

车没开多远,我就看到了斑马在吃草,没开多远,又发现长颈鹿,大家一下兴奋起来。这时Muzi告诉我们,等会儿见到大象后,千万不要尖叫,“这样会吓到它们的。”他说。

安静下来后,除了大草原的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还能听到车轮轧过土地和石子的摩擦声以及动物在近处活动的声音。我们也像tracker似的,仔细观察着周围,生怕错过什么动物。

在一小片泥潭旁,我们遇到了象群。就这样坐在一辆毫无遮挡的车上,而“非洲五霸”之首的大象近在咫尺,兴奋之外还有一点担心。Muzi告诉我们,只要不把身体探出车外还是很安全的,因为在动物眼中,我们跟车是一个整体,只是一个会移动的绿色盒子而已。

正在这时,一头大象朝我们的车走了过来,越来越近。

这时Muzi却伸出手摸了摸它,口中喊着“Nana”。噢,它叫Nana。

在后来的交谈中,另一位当地的向导Kelly说,她去过很多南非的营地,但从没一个能够像眼下这样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到大象。这是因为Thula Thula营地的创始人劳伦斯-安东尼曾救助过7头大象,并为它们建立了这个野生保护区,这其中就包括Nana。如今营地里的大象数量已经从最初的7头增长到了20多头。

太阳落山,天气转冷,我们也驱车返回营地。没想到在回去的路上,我们又偶遇了一个可爱的伙伴,白犀牛Thabo。当轻声喊着Thabo的名字时,它缓缓地向我们走了过来,而这一次却没有人再慌张了。

只见它走到车边,也用鼻头抵了抵车。我伸出手摸了摸它的鼻子,那里平平的,因为犀牛角已经被砍去了,这是动物保护者们为了保护他们不被猎杀所做的。

无论是Nana还是Thabo,它们本是草原上的强者,也可以对人类很友好,但却因为猎杀甚至无法保全自己的身体器官。

“其实砍下犀牛的角后它们并不会死去,但那些盗猎者还是会杀掉它们,只是为了一一省事”,Kelly说。

狩猎与民心

事实上,我们如今体验的Safari早已不是当初的形式了。Safari最初源自阿拉伯语"safar”,后来渐渐转变为斯瓦希里语中的Safari,原意是指阿拉伯半島和东非之间的贸易活动。

到了殖民时代,大量的白人涌入非洲。Safari一词的意思也渐渐从贸易活动转变为狩猎相关的活动,甚至成为了当年风靡一时的“富人游戏”。

在贵族和富豪们眼中,成功猎杀稀有动物是他们强大和征服自然的象征,Safari-度被赋予了荣耀和英雄气概。

但随着世界文明的发展,人与大自然的关系也有了新的进展,人类慢慢学会了尊重和敬畏生命。100多年前,英国国王乔治五世从尼泊尔猎杀了21只老虎后凯旋,俨然化身成一位勇敢而强大的君主;而一个世纪后,当74岁的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在博茨瓦纳因狩猎大象而受伤,不仅未被同情,还被民众质疑和责难;美国电视主持人巴赫曼也因在南非猎杀狮子并炫耀照片,被愤怒的南非人要求禁止其入境……

其实现在仍然还有一些非洲国家提供合法狩猎服务,当然费用也比较高。这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当地老百姓和政府的支持,因为他们声称狩猎所得的一部分返还给了当地社区以及政府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并帮助解决了一些老百姓的就业问题。但这一说法遭到了动物保护组织的质疑,每年有几千名狩猎者来非洲狩猎,陪同他们的只是一小部分非洲人;而每年还有几千万游客到非洲观看野生动物,高达数百万的非洲旅游从业者从中受益。

如果猎杀动物是一项娱乐活动,那么这种埋伏在远处用不对等的高级武器夺取生命作为个人消遣的活动真的有趣吗?反正我是get不到。正如19世纪英国著名剧作家威廉-S·吉尔伯特的比喻:“猎杀野鹿是一项不错的运动,假如鹿也有枪的话。”

南非开普敦还有哪些好玩的?

童话世界:开普马来区(Bo-kaap)是一片隐藏于开普敦市中心的彩虹色小镇,是马来人的聚集地。在种族隔离时期,这里的住宅是不允许放门牌号的,为了方便朋友辨认和邮差派件,居民们就想出了用色彩来区分屋子的办法。种族隔离政策废除之后,这些房子被保留了下来,成为一个拍照胜地。

最美悬崖公路:位于开普敦M6号公路的查普曼峰路段(Chapmans Peak Drive)被称为世界最美的悬崖公路,全长9公里,拥有约114个弯道,可俯瞰整个豪特湾(HoutBay),这里出过不少顶级名车的宣传片,眼下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也会来体验在悬崖峭壁驾驶车辆通过的感觉。

品葡萄酒:来到开普敦不去品一品葡萄酒好像旅途就不够完整,何况南非的主要葡萄酒生产区就分布在开普地区。罗谢尔山庄葡萄园酒店(Mont Rochelle)和葡萄园酒店(TheVineyard Hotel)都是当地著名的庄园酒店。

行走贴士:

签证:前往南非旅游可申请度假签证,目前南非在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地有签证中心,申请者提交资产证明、机票预订等有效信息,大概5-10个工作日出签,费用为签证费220元,服务费335元。

交通:目前国内直飞南非的航线为南非航空(SAA),提供的香港直飞约翰内斯堡航线等,今年9月广州-约翰内斯堡直航。南非航空旗下还包括低成本航空Mango航空公司等,在南非境内可考虑选择。网址www.flysaa.com。

住宿:南方太阳集团(Tsogo Sun),旗下有超过90家酒店和娱乐场,丰俭由人,如果想深度了解南非,不妨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