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政府会展项目论坛:政府会展的领导力与新使命

2019-08-13 00:00:00 中外会展 2019年8期

葛菁

近年来,我国主场外交活动盛行,尤其是“进口博览会”的成功举办赋予了政府展全新的功能和意义。究竟“进博会”给政府展带来了哪些积极作用?新形势下,政府展如何体现自身的领导力和新使命?政府展该如何招商引资进一步提升发展?当地政府和企业是否形成了新的合作模式?带着这些问题,“对话政府会展项目论坛”于7月3日下午在EPFIC 2019期间开幕,今年论坛的主题为“政府会展的新使命”。

中国会展经济研究会会长袁再青在致辞中指出,去年有关政府展的统计中“22%”的统计结果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在中国大陆最大的100个展会中,有22个是政府主办的展会,占比22%,占总体会展数量的四分之一左右。如果单算面积占比更大,因为通常政府展从规模上相对于普通展会较高。此外,经中国会展经济研究会的统计,目前全国政府牵头的展会有559个项目,其中大部分的政府展的运营权已外包,甚至有部分政府已完全退出了主办。这非常符合本次论坛的主题——政府展的“新使命”,政府展如何创新发展依然值得大家思考。从全国范围来看,真正把政府展市场化做得好的还在少数,更多的政府展还没走上良性循环的道路,如何在中国特色下办出高质量的政府展,值得大家深思。

中国会展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储祥银作为本次对话的主持人,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表示,在讨论政府展的时候并不能一概而论,政府展可以按政府的参与程度分为挂名型、支持型、引导型和主导型。针对不同的政府展的特点,如何利用好政府的资源做好市场,值得每一个政府展的主办方深思。要不要把政府性质的展会完全推向市场?这几年大家一直在讨论该问题,目前大家有了比较一致的观点——在中国特色的环境下政府展不可能完全退出,在一段时间内依然有存在的必要。

义乌市市场发展委员会副主任童端鹰在讨论中表示,目前,义乌政府展与其他展会呈现四六开,义乌有40%的展是政府主导型的展览,因此感觉到中国政府可能从中央到基层要采取的措施是不一样的,可能一方面要让政府展退出,一方面还要再前进。不得不承认,举办政府展很累很辛苦,政府身上背着很多的责任,因为政府展身上“背”着许多使命,既要唱好“政治戏”,又要唱好“经济戏”,还要唱好“外交戏”。在义乌,一般每个政府展背后都有专业的会展公司在运营,通常这个公司是长期负责这个展会的,而政府正在慢慢转型,慢慢退出主导,更多的是转向展会的评估角色。

长沙市会展管理办公室主任陈树中认为,政府展的使命是基于政府对展会的定位,政府是有层级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办展目标是不同的,从国家层面讲政府一定是着眼于国家战略,但省政府牵头的展会可能更多的是着眼于区域发展战略的考虑,如果是展示国家战略的定位可能不会太考虑经济方面的直接效益和回报,但如果是区域性的战略定位,就要更多地考虑市场的持续发展。目前,政府展还需朝这几个方向努力,首先,关键技术关键装备的主题展还是需要政府牵头。其次,政府展要加大买家和专业观众的邀请,这是目前政府展执行过程中不足的地方。另外,地方政府要保持“开放包容”的心态,展会上不只突出当地的产业优势,同时还还要面向全国和国际。

贵阳市投资促进局调研员罗智在讨论中指出,通过推动支柱产业的发展,目前贵阳的酒博会和数博会越来越被人熟知,目前酒博会的运营主要依托政府,但数博会已经全面实现了市场化。究竟如何市场化,这条路并不好走,目前贵阳市政府也在探索中。在市场化的进程上,政府该放权的地方还是要放权,但是放权的同时也要要求企业对展会有所创新,企业是市场化发展的主体,展会市场化程度高,政府才能把精力放在更有用的事情上。

福州市商务局副调研员程学英向大家介绍,目前福州的政府展有五六个,其中就包含了中央交给运营的展会,通过展会的拉动效应,福州发现展会对产业的推动力非常明显,产生了非常大的促进作用。因此,目前福州市政府争取在内容上不同质化,办出有特色的展会,拿出有代表的品牌展,营造出良好的氛围。一个城市的市场化程度的高低跟当地的产业有关系,跟当地政府的投资力度也有关系。福州有着良好的营商环境和较高的市场化程度,但如何打造良好的会展环境还需要政府针对性地进行学习。

沈阳市商务局会展发展处处长战晓鸥介绍,目前,沈阳已经没有政府展,全国著名的沈阳制博会也早在8年前脱离了政府主导,交给了专业的会展公司来操盘。今天,脱离政府的8年,制博会依然处于上升的势头,所以政府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发展市场化的项目,把本地区的支柱产业扶上位后就交给专业的展览公司打理。但如果一个展会可以拉动这个地区的相关产业,那么政府是有必要牵头主办这个展会的,因为政府的支持可以激发它的活力,此外,政府要把精力花在服务上,把更多的人力、财力、物力用来建设城市,让来到这个城市的参展商和观众都能留下好的印象和好的体验。

作为每年和政府打配合的会议主办方——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健康传播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张竣程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了政府展。他表示,该市场化的部分坚决交给市场,该政府主导的坚决让政府把控。展会是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培育过程非常艰难,没有政府的参与,很难办成。有政府的支持,展会就有了公信力和美誉度,市场化也会更有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