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最美是真情

2019-08-13 09:08:01 作文周刊(中考版) 2019年22期

杨魏龙

剑阁连山千里色,离人到此倍堪伤。

空落翠辇冲泥雨,一曲淋铃泪数行。

——题记

合上《长生殿选译》,一代君王、创立了开元盛世的唐玄宗与杨玉环的悲剧故事,回旋在我的脑海中。

他是个痴情的皇帝。此时的唐朝已非盛世,年迈的李隆基与杨玉环一见钟情,将金钗钿盒作为定情信物。为讨得美人欢心,他把皇帝所能给予的奢侈都给了她:大封杨氏一门,“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让远在千里之外的涪州、海南每年进贡新鲜荔枝,以致田禾被马踏烂,算命盲人被马踩死,驿马跑死,驿吏出逃。七月七夕,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时,见杨玉环独自暗祝声声“愿钗盒情缘长久订,莫使做秋风扇冷”,便和杨玉环在长生殿山盟海誓“愿生生世世,共为夫妻,永不相离”,“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待杨妃命丧马嵬坡,李隆基“愁人血泪交相迸”。读《闻铃》这一折,我仿佛穿越到了那里,陪着唐明皇在逃奔路上,看着云山重叠处。他坐在剑阁中,听着那林中雨声和着铃铎声,似他的乱愁交并,忆起了与杨妃的点点滴滴,想着他们坐则并排坐,行则肩并肩,对杨妃更是刻骨相思,“我独在人间,委实的不愿生”。《哭像》中,他说若当时肯用自己去抵擋,未必他们敢直犯君王,纵然犯了又何妨,九泉之下,倒博得永成双。此刻的他一定只想当个普通人,与杨玉环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吧。

站在历史的角度看明皇,他本英主也,非昏庸的汉成帝可比。只因“韶华好,行乐何妨?”一念起,酿成天宝之祸,末路犹不如汉成帝。作为一个君王,他不该因“山河一统归大唐”而起“愿此生终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的行乐之念,更不该忘记了自己的责任,以至于“占了情场,弛了朝纲”。

月影朦胧,满室静谧,我仿佛看到了这位手中已无权柄的孤独老人,幽居在兴庆宫中,后悔着“朕之不明”使天下变乱,后悔着“昧了他誓盟深”使爱妃丧生。幸而洪昇在笔下,最终安排他与杨妃在月宫重圆,我不禁为他们感到了些许安慰和高兴。

(山东烟台莱州市实验中学初三一班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