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神历险记

2019-08-13 09:08:29 小猕猴智力画刊 2019年6期

周月明

告别拉多潘峡谷之后,小伙伴们沿着鼓的提示往前走。

阿夔找到青姐姐,询问在巨鼓上跳舞的独脚兽是怎么回事,青姐姐笑盈盈地摇头拒绝了:“天机不可泄露,慢慢你就明白了!”阿夔有点沮丧,禁不住脸色黯然。

多丽乖乖地跟在后边,罕见地不啰唆不抱怨,还不时减慢速度来等待阿夔。咪万发现了其中的变化,凑到青姐姐肩头悄悄嘀咕。

正午的阳光晒得人头晕眼花,“紫花花坞”小镇到了。

一个正在警告别人不准怂恿自家孩子出去玩的女人发现了他们,眼神牢牢地落在阿夔的红鞋子上,直端端地冲过去嚷道:“神啊,您真的来了?您一定要去我家,教教那个小笨蛋,让她变得出色一点!”大伙儿惊呆了,阿夔更是不知所措,再三解释。

“我不管,我不管!”女人一把扛起阿夔,风一般往家跑。

女人的房屋干干净净,各处零散地放着厚厚的书本,却隐约透着一股子阴寒。

“小毛—”女人叫道,将阿夔恭恭敬敬地放在椅子上,“我把夔神请来了!”“你叫我什么?”阿夔吓了一大跳,“我是阿夔,不是夔神!”“对不起,对不起,您自然是想叫什么都可以!”女人愈发激动,“您能来,就是我们最大的荣幸!”

“多听少说,没麻烦!”一头雾水的阿夔正想辩解,却被一只手捂住了嘴。细细一看,一个瘦小的女孩躲在墙上的藤篮里,脖子上挂着一串书。

“你看的是什么哦?”多丽倒退了一步,惊呼起来,“哎呀呀,《论生存的重要性》《如何抢占人生制高点》《当个强者,才有快乐》……小朋友,这都是你该看的书吗?”

“这是别人的要求!不满足她,她就会变本加厉。如果能变成熊猫白罴—”小毛打了一个哈欠,显得十分老成,“又能打,还稀缺—就可以是永远不被淘汰的大宝贝!”

“你也知道熊猫叫食铁兽、叫白罴?”阿夔的脑海里浮现出石蛋狂笑的面容以及闵老师的体贴照顾,觉得找到了知音,“你真的想成为它们,超级无敌?”

“纠正一下—”小毛跳到桌面上,取下束缚自己的“项链”,压低嗓门说,“是她想,不是我想!”

“太太—”阿夔很喜欢小毛的机智和有主见,扭头走向去厨房端热茶的女人,“不用担心啦,你家孩子很聪明很能干,一点也不比别人差啊!”

“怎么可能?我不相信!”女人情绪多变,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求求您了,请给她一点帮助吧!趁着现在还没有长大,做好一切准备,将来才不会被淘汰!”

“让我们出去做个测试吧!”从进房间就一直沉默的青姐姐看了一下愁眉不展的阿夔,又与多丽对视了一下,“小毛,你愿意吗?”

一番角逐,当大家带着对小毛的佩服返回时,女人却满脸愁云。

“她是侥幸过关!”女人还是很颓丧,陷入了无边的推断,“如果一定要说她很聪明,还很勇敢,我敢保证,她一定会骄傲自满,然后会迷失方向,最后成为废柴!”

“你疯了吗?”多丽拉起阿夔就往外冲,“在家瞎折腾吧,不想和你浪费时间了!”“谁稀罕?!高高在上的自私鬼!”女人马上就被激怒了,气呼呼地跑上二楼房间,“滚吧!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你们……可以不走吗?”刚才还若无其事的小毛不再伪装坚强,伤心地哭起来,“阿妈其实很爱我的,但她,病了!爸爸不在家,请帮帮我吧!”

“阿妈—”熟悉的词语唤起了阿夔的记忆,那个走了几十里山路给儿子还有儿子的好朋友送食物的善良母亲浮现出来。

“我們真的该留下来—”咪万露出了羞涩,“刚才,你们在外边搞测试,我在房间打呼噜,一翻身,无意间发现了一个东西,忍不住偷偷看了一下—”

“偷窥狂!”多丽很不满,“你是故意的!”

“我错了!但是,也有收获呀,”咪万脸上的毛都炸立起来了,“我找到小毛妈妈失控的原因了!”“为什么呢?”“她自幼缺乏安全感,非常渴望得到别人的重视和关心。小毛爸爸长期在外工作,很少与她沟通。妈妈本来就很自卑,又时刻担心失去丈夫的爱和家庭的完整,就将所有的希望都转嫁在孩子身上,患得患失,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个日记本,越到后面越可怕,她马上就要彻底垮掉了!”

“对的!”小毛停止了哭泣,“她越来越严重了!我曾经看到阿妈悄悄食用勇气果,却没有任何效果。从上周开始,她就不准我晚上睡觉,说是猫头鹰式的作息有助于激发记忆,必须好好利用!”

“怪不得你这么瘦小!”青姐姐叹了一口气,若有所思,“她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刚才还在念叨,不能被证明的未来只能依靠现在—虽然是呓语,但也有道理。”

“她需要一把触及灵魂的钥匙—”阿夔就像被电了一下,“不能让被困住的人孤独地去寻找出路,就像当年的我,好痛苦啊!”

“不着急,总会有办法的!黑夜来了,黎明还会远吗?”青姐姐叮嘱着,迅速消失了。

天亮的时候,辗转不眠的阿夔看见了青姐姐,她还带回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爸爸!”

在这个家里缺位很久的男人屈膝伏在小毛面前,对着委屈的孩子的小耳朵说着彼此才懂的悄悄话。小毛用手紧紧扣住爸爸的肩膀,牢固得就像一把锁。

恍惚中,阿夔看到一头白罴昂起了头,一个牛头武士的影子飘过。

阿夔揉了揉变湿的眼睛,却又什么都看不见了,忍不住喃喃细语:“上天,我的爸爸妈妈在哪里呢?”

离开“紫花花坞”时,小毛被爸爸抱在怀里,开心地玩着小风车。

“谢谢您,夔神,不,阿夔!”妈妈的眼睛里有了清澈的光,“有了爱人的陪伴,愿意凭勇气和智慧去应对未来的一切。放心吧,我不会再逼迫小毛,我会好好陪伴她健康长大!”

“加油!”阿夔挥了挥手,“请允许别人做自己,也请一直相信自己!”

“我知道了,他们是熊猫也就是那个白罴家族的后人,对不对?”咪万压低了嗓门,摸着额头的橘黄斑纹,露出了神往,“青姐姐,我,现在也想有个家呢!”

“都会有的,只要你想,家就在那里!”多丽伸了伸舌头,发出了爽朗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