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只海马,在青春的旧时光

2019-08-13 03:43:23 人生十六七 2019年7期

冬季运动会,我毅然决定挑战1500米中长跑,想证明自己,谁让海马老说我胖,这一次我一定要证明给他看!实力加自信,冠军非我莫属,然而墨菲定律是这么说的:一、任何事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二、所有的事都会比你预计的时间长。三、会出错的事总会出错。四、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任何势在必得的东西到头来难免失败,我跑出几米后,就被后面疯狂的选手撞翻了,光荣负伤,整个手臂和半条腿都被磨破,一片血肉模糊。摔倒以后班里的同学将我送到了医务室,当时脑子里就一个字——疼,连哭没哭都忘了。之后休养了很久,海马帮我做了很多的笔记,他的字一直很漂亮。

哦对了,海马是我的同桌。

60天。后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开始提醒着我们一个事实,离别的时刻即将到来,在那两个月里,我改变了很多,无论脾气还是性格。我喜欢海马,我很希望得到他的认可,于是一改我以前刁蠻任性的形象。

我当时除了海马,似乎没有其他朋友,其实也不是没有,只是不知道李芳到底算不算。那天是星期二,天气晴朗,微风拂面,特别舒心。李芳穿了一件蓝白相间的格子衬衫,她拿着一道很难的物理题来问我,我研究了很久依旧没有解出来,虽然我各科成绩都不错,但物理却是我的相对弱项。

我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笑的很阳光,一点也不避讳我,说:“这道题连物理老师都解不出来,看来真的是挺难”。我问:“那你为什么还来问我啊?”,“因为我觉得你比较厉害啊!”我愣住了。

“你看起来太凶了,她们都不敢来找你玩”,我问:“那你怎么敢呢?”,“海马说你其实挺好相处的”……原来是因为海马,我和她便成为了最亲密的朋友。

有一天,李芳约我到操场上跑步,我们很八卦地讨论起了班里谁最帅,李芳说:“我觉得海马挺不错的”,我说:“他哪里不错了?动不动就生气不理我,哪有男生这么小气,一点都不喜欢他”。“那你为什么不换同桌呢,老师不是挺喜欢你的么,你去申请老师肯定批准,还是,你不想?不会舍不得离开吧?”我一个急刹车,生气地对李芳说:“你怎么回事,乱说些什么,我怎么可能喜欢他,我看是你喜欢吧”。

然后她缓缓的开口说:“第一,我没说你喜欢他。第二,是啊,我喜欢他呀。”

我愣在原地。

我不知道李芳当初接近我是为了和海马亲近,还是真的想要和我成为朋友,反正那时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定义“朋友”,总之后来我们的来往少了,也许是觉得自己被利用了吧,我心里有些难过。

高考前半个月,大家都在奋力备考,我也是,而海马却在这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举动,自己搬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走之前还给了我一个棒棒糖,七色的,有拳头那么大,我一直没有舍得吃。我疑惑地问他为什么要搬走,他说想静下心来好好复习。我又一次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心情异常的复杂。那时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每天一篇,内容有多有少,那天我记得我写下的是:他好像离我越拉越远了。

星期天,傍晚雨过天晴后的云彩,染上了夕阳的红霞,特别美,那时的场景,我现在都记忆犹新,夕阳下我和海马并肩而坐,我约他,用小纸条。那天他穿了一件浅黄色的T恤,他很瘦。海马说:“你为何总叫我海马啊?”我闷着嘴自己傻乐,没有回答他。我问他:“你是不是偷看过我的日记了?”他当然不乐意了,极力辩解,说拿人格担保自己不是那种人,“谁有兴趣看你的日记呀。”我说:“你一直都有毛病,小气病!”我小声的说,他似乎并没有听见。

所以你怎么知道我叫你海马,除了日记里,我在你面前从来不这么叫的。

傍晚的风有点凉,我蜷着背站了起来,坐到了海马的另一边,因为这样可以背风。海马看着我直笑,说:“脂肪那么多还怕冷?担心……”当然后半句话他没有机会说,被我打回去了。我问海马为什么要搬走,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海马望着远方,说:“我是复读生,去年就没有考到好的学校,今年再次备战,我的压力很大”。“就因为这个?”我问他。他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也不全是。”“那还因为什么?”他想了一会,说:“你和李芳是朋友,她说你和她挺要好的。”我有点错愕,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看我不说话,他又接着说:“你以后不要和她来往了,她挺没意思的,说你是小偷。当然我相信你……”海马后来还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很笨,心里只想着一件事,他之所以搬走,是因为相信了李芳说得话吗?

我在学校后山的草地上坐了很久,那是我人生第一次逃课。后来记得海马来找过我,我没理睬,他曾经搬回来,而我又搬走了,到后来,就互不打扰了。

要是当时听听他要说什么,该多好;要是当时他再努力一点,该多好;要是当时我不那么骄傲,该多好。

高考前一天,大家都在静心复习,而我却一点精神也提不上来,整个人恍恍惚惚,没有动力。翻开日记,记录的都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4月12日 星期天

天呐,死海马,烂海马,今晚竟然摸我的脸。捡笔就捡笔,偏偏两个人一起低头去捡,生生撞在一起,更讨厌的是他的手轻轻从我的脸上划过去了,还说什么对不起,讨厌,故意的吧……

4月27日 星期三

今天海马在我座位里偷偷放了半个苹果,看这不规则的缺口,不会是啃过的吧!

5月3日 星期一

海马今天又不理我了,不就是偷偷把凳子移开害你摔在地上了么,呜呜呜……

5月25日

海马这次考试有科没有及格,看他有点难过,我是不是应该安慰安慰他……

看着字里行间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我已经泪流满面。班长关切地问我怎么了,结果我却越哭越凶,越哭越难过。班里的同学都疑惑地看着我,甚至还跑到海马面前质问他是不是又欺负我了,可他并没有回答,也没有看向我。

那一年高考,全校400多个学生,我考了第二名,超常发挥,而海马,却是220名。

我考入了大学,而他没有,听说过了几年他就结婚了,新娘是高中时喜欢过他的一个女生,不是我也不是李芳。

一切都尘埃落定。大四那年,我收到了李芳给我发了一封邮件。她说:“你忘记海马了吗?为什么我还没有忘记。”她说,她曾经和海马告白,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回应。透过字里行间,我能感觉到,她的失望与悲伤,我曾经也那样过。

她告诉了我很多事情,我都认真地回忆,她说她曾看见海马在午休的时候偷偷把自己喜欢吃的苹果分了一半给我,后来想想又比较了一下,将比较红的那面放进了我的桌子里,一个人傻笑着啃着苹果走了;曾看见毕业晚会上海马一直看着我,而我却完全不顾及海马……那个时候我正在生海马的气,故意表现得很开心,其实我挺难过的。

那一晚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总会幻想着海马就在我身边。那次运动会负伤,海马是第一个跑过来将我扶起的,也是他替我处理的伤口,他一直那么温柔,如果现在在我身旁,一定也会那么温柔。

转眼大学毕业,6年过去了,即使没有海马,我也很快乐,我想我已经忘记了,忘记了他的模样,忘记了我们相处的每一个细节,忘记了是哪一天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他。

去年春节回家,大年初三,我和妹妹还有几个同龄的朋友饭后喝醉了,妹妹醉的一脸通红,模糊不清地对我说:“姐,有个事我一直没和你说,今天刚好有机会,我一定要告诉你。”我也醉了,但意识还是清醒的,“说,今天朕大赦。”她含含糊糊地说道:“当初你藏在床头柜橱里不舍得吃的棒棒糖,被我偷偷舔过了,嘿嘿。”我一听,很气愤,“怪不得后来黏的我连膜都撕不下来,当初我还以为抽屉进水了呢”。一群人哈哈大笑,我也笑了,笑声里却潜藏了滴滴泪水……

今年,我24岁了,也许再过两年我也会成家,有自己的爱人、孩子,平淡的生活,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还是很想问问他:

海马,你当初到底有没有偷看过我的日记本?

海马,你说你偷偷去我家看过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海马,在我喜欢你的那些日子里,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

我想,在那个叫做青春的旧时光里,或许一直留下了那么一个人,留在过去,也留在了我记忆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