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李白学作文

2019-08-13 03:43:23 人生十六七 2019年7期

世流

诗仙李白是我国继屈原之后的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他的诗词歌赋以及一生的坎坷经历都是取之不尽的财富,值得我们学习。尤其他的诗文做法值得我们后人去借鉴和创新。

天马行空 取材广泛

李白一生游玩不少山川,几乎每到一个地方都写有诗作,他的诗情犹如昆虫的触角一样敏感。现实所见所感乃至梦里所幻都能触发他的诗情。友情、亲情、乡情、志向,信手拈来,无所不能,内容包罗万象,展现出诗仙高超的语言驾驭能力和浪漫不朽的艺术魅力。从中我们要学习他用敏感之心去感受天地事物,哪怕再细微之事也可以入诗入文,正如郁达夫先生说的“一粒沙里见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地走进自然,走进生活,走进自我,去发现,去感受,同时将感悟所得的各种不同的体验洋洋洒洒写出来,自然而鲜活。

李白见山写山,“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以山写自己如山的孤独;见水写水,“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以水写自己如水的心境;见花写花,“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以桃花潭水衬托友情的纯洁和纯深。更为高妙的是,他充分调动发散思维,用同样的事物来引发不同的情思,如他写月光,以月写相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以月写孤独,“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以月写闺怨,“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以月写沧桑,“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以月写壮志,“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不仅如此,他还能从前人歌赋神话中深化提升,古为今用,化陈旧为新奇,学会以某一事物为写作中心对象,多角度辐射,将自己某一种情感依附寄托其中而不著痕迹,如行云流水,流传不少经典的名作,都说李白是浪漫主义诗人,其实其浪漫都扎根于现实土壤之中,都是生活的真实而多彩的写照。

李白作诗信手拈来,他之所以取材广泛,就在于他既入世又出世,既立足现实又超越现实,从这一点上看,我们要学会做生活的有心人,时刻关注自己周围的人和事物,观察、收集、整合、积累,感悟,在此基础上又深化生活,提升、创新、表现、运用,使我们的生活充满诗意,既这样写作的素材就会像源头活水一样鲜活常新,用之不竭。

手法灵活 形式多样

李白的大多诗作,无不洋溢着浪漫主义的色彩,这缘于他站在现实基础之上,充分调动思维,让各种手法比翼齐飞,更好地表现内容,尤其他的想象与夸张手法的巧妙运用,更是令人拍案叫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句能令人赏心悦目,经久不衰,得益于夸张想象的巧用。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诗人则用大部分篇幅抒写梦中游历天姥山的情景,想象奇特,语言流转自然,音律和谐多变,他善从民歌和神话中汲取营养素材,构成其特有的绚烂瑰丽的色彩。

手法灵活多样,形式不拘泥陈规。除了想象奇特之外,李白还善用设问与反问:“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今夜曲中问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些诗句借用设问或反问增强了语势,更好地表达诗人的情感。他的一些诗作还活用典故: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诗歌因此丰富了内涵,增添了厚重感。回想古人作诗,绝句或律诗或古风,大都是精短凝炼,尚能借用多种手法来表现思想,将诗词写得活灵活现,神采飞扬,更能表现出李白高超的技巧和张扬的个性,就是他不受诗歌外在形式的陈规束缚,而是追求灵活多变的表现形式,不仅他古风诗体和一些取材于民谣的诗歌大都袭用乐府形式,以参差不齐的外在形式来表现错综复杂的情感,而且就连一些有名的格律诗敢于创新,可六句,如《金陵酒肆留别》;也可八句以上,如《南陵别儿童入京》共写了十二句。这些自由写法显然违反格律诗句型要求,可长可短,挥洒自如。读来荡气回肠,试想我们自己作文,写九百字左右的文章,平铺直叙,流水账似一般死气沉沉经不起半点波澜,怎么能打动人呢?由此我们可看出:学习李白的诗作,最起码先在作文形式寻求变化,唯有变化,才充满灵气。

以“我”为主 真情表露

李白那炽热的感情,强烈的个性,在表现各种生活的诗篇中都打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处处留下浓厚的自我表现的主观色彩。他雄心壮志,“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他仰慕名贵,“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是韩荆州”;他清高自许,“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他信心满满,“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他入京求官,“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他政治失意,“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他控诉冤曲,“我欲攀龙见明主,雷公砰訇震天鼓”;他想念长安,“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他登上太白峰,“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他求仙,“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他饮酒,“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李白这种强烈的自我表现的主观色彩,从艺术效果来说,有的地方使诗歌增加了一种排山倒海而来的气势,先声夺人的力量;有的地方又让人读来感到热情亲切。当然,这种主观色彩,并不限于有“我”字的诗句和诗篇,例如在很多诗篇里,鲁仲连、严子陵、诸葛亮、谢安等人的名字,也往往被李白当作第一人称的代用语,让古人完全成为他的化身。如“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笑谈静胡沙”,以谢安自居,希望永王重用自己,实现“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人生抱负。

李白是个个性十足的浪漫主义诗人,他这种喷薄而出一泻千里的真情写法值得我们效仿,这也是我们时常所倡导的“我手写我心”的写法,它要求我们作文敢于直面人生,直面自我,以“我”构成作文的第一要素,真实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