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操纵”的标准毫无科学性(观察家)

2019-08-14 06:17:48 环球时报

何伟文

美国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这个荒唐的结论引起世界哗然,不仅立即遭到中国的坚决反驳,这些天来也没有得到G7其他成员国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支持。这个结论之所以荒谬,根源在于其标准本身就是站不住脚的。我们在驳斥其结论时,要注意不能跟着美国的话语体系跑。

人民币汇率水平衡量标准不是美元

仅仅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作为人民币汇率水平的衡量标准,这个标准是臆断的。

衡量主权货币汇率水平的指标体系是对多种货币的加权汇率指数。人民币作为主权货币,它汇率水平不是以它对美元的汇率来衡量,而是在外汇市场与多种货币交易中形成的。因此,代表人民币汇率水平的第一个指标是对一篮子主要货币加权平均汇率指数(CFETS),它包括16种货币,美元仅是其中一种。人民币对一篮子的主要货币汇率指数,截至今年8月5日累计上升0.3%,说明基本稳定。

代表人民币汇率的第二个指标是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实际有效汇率指数,其中主要货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数,以2010年平均值为100.0,2014年平均数,美元是103.3,人民币是118.4。说明2010-2014年人民币汇率指数明显上升,美元则相当平稳。2019年6月美元这一指数升至124.1,人民币是120.4。说明2014-2019年美元汇率指数明显上升,主要原因是美联储退出量宽并加息的影响;同期人民币指数则相当平稳。但从2010年起算,美元累计上升24.1%,人民币累计上升20.4%,相差不大。因此,人民币汇率水平在过去9年里稳定上升,和美元汇率水平相差不大。

第三个指标是IMF公布的特别提款权,即购买一个特别提款权需要的本币数。2018年12月28日需要9.531070元,2019年8月5日需要9.667810元。此期间人民币下跌1.4%,幅度很小,总体稳定。

从上面三个基本指标看,人民币汇率在过去短期内是稳定的。

不仅人民币如此,世界大多数可兑换货币,凡是不同其他某种货币例如美元挂钩的,都要以某个或某几个指数衡量其汇率水平变化。美国自己也从来不拿对某个货币的汇率作为美元强弱的衡量标准。

“汇率操纵国”标准没有科学根据

美国财政部判断汇率操纵国的三条标准是根据美国《2015年贸易便捷与贸易促进法》制定的。第一,对美国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第二,经常账户顺差超过GDP3%;第三,过去12个月(后改为8个月)持续购入美元以压低本币,并在12个月内累计购买美元数达到GDP2%。一般认为,中国除了第一条达标外,其余两条都不达标。但实际上,这三条标准本身就违反了经济规律,必须予以否定。

第一条,对美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可以说完全是产业分工所致,与货币因素无关。2019年上半年,美国在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领域对爱尔兰有132.02亿美元逆差,对意大利则有4500万美元顺差。这是因为美国把该领域相当一部分生产放到爱尔兰,没有放在意大利。这与货币没有关系,因为爱尔兰与意大利都使用欧元。

第二条,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顺差是全球贸易的结果,都算到对美是否操纵汇率显然牛头不对马嘴。2018年德国经常账户顺差达到2999亿欧元,相当于GDP的7.8%,主要顺差来源是欧盟内部。

第三条,持续购买美元压低本币,以获得出口优势。欧元区的货币政策集中在欧洲央行,德国无法干预欧元。

这三条之所以违反经济规律,是因为它建立在以美国为中心、对象国的业绩和行动都涉及美国利益的假设上,排除了其他国家之间的价值链和贸易关系。因此不符合国际贸易的总体事实。

从过去的事实看,美国使用“汇率操纵国”大棒主要是配合其利益需要,迫使对方在贸易条件上做重大让步。一旦这个目的达到,它也可以不使用。是否真的“汇率操纵”其实并不重要。

美国使用汇率操纵国大棒是有选择性的。2019年初至8月2日,人民币对美元下跌0.9%,就被戴上“汇率操纵国”帽子。同期澳大利亚元对美元下跌2.7%,欧元对美元下跌3.1%,它们却不是汇率操纵国。美国给中国戴“汇率操纵国”帽子,根本不是货币决定,而是政治决定,是在中美下一轮磋商前对中国极限施压的一个工具。

毫无专业性可言的“汇率操纵国”帽子告诉我们,特朗普政府已经失去章法,失去逻辑,为了压服中国,正在错误的道路上狂奔。我们必须坚持原则,坚持现行人民币以市场为基础、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体制,并高度防范和狙击境外做空人民币的势力,有效防范和应对美国依此为借口对我实施金融限制;还应在更高层面上,坚持中国经贸磋商的原则立场不动摇。事实将会证明,“汇率操纵国”这个错误的大石头,最后将砸在华盛顿自己的脚上。▲

(作者是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