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魂音

2019-08-22 04:08:56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9年8期

魏炜

马九明是个樵夫,每天天不亮就进山打柴,然后担着柴到城里卖了,再买回米面蔬果。本来是个默默无闻的人物,有一天却被人发现了异能。

马九明和他老娘相依为命。那天早上起来,他老娘看着稀汤寡水的小米粥,说道:“再这么熬下去,咱俩这身子骨都得完了。”马九明说:“娘,晌午我买条鱼回来。”他娘就笑:“你那担柴,能买多大一条鱼?”马九明说:“那你就不要管了。”

马九明卖完了柴,出得城来,就来到了西河边上。他看四下无人,就站在河边看着河水。见有一条大黑鱼游过来,他冲着黑鱼就发出了怪声。那黑鱼即刻晕了,浮上水面,马九明捞起来,折根柳条穿了鱼鳃,提着就回了家。

不承想,这一幕却被李小六看到了。李小六蹲在一丛荆棘后面方便,马九明没看到他,他却看到了马九明捕鱼的全过程,惊得目瞪口呆。他是个大喇叭,很快就把这事儿传扬出去了。但是,听的人却不信。尤其是杠头甄二虎,还鼓着眼睛说:“真是胡扯!他要有这本事,就不跟咱这穷乡僻壤待着了。再说,你看他家那苦日子,是常吃鱼的主儿吗?”

李小六最气人家不信他说的话,拍着胸脯说:“保准是真的,我亲眼所见,我要加了一分夸张,天打五雷轰!”甄二虎还是不信,满脸鄙夷。李小六生气地说:“你要不信咱就打赌!”两个人击掌为赌,彩头就是一两银子。

定下了赌,李小六就找到马九明,让他露一手怪声杀鱼的本事,赚了银子俩人平分。马九明却一口回绝了,还说他没这本事。李小六当然不肯就此认输,左拐右绕,居然跟马九明他老娘扯上了远亲。他登门拜访,还说第二天晌午他爹要上门认亲来。老娘很高兴,又不能清汤寡水地招待亲戚,就让马九明再买条鱼来。马九明只得应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呢,李小六和甄二虎就悄悄藏在了马九明家门外。天色微明,马九明就扛着柴刀出了门,李小六和甄二虎二人远远地跟着。马九明爬上山,打了一担柴,挑到城里卖了,出城就来到河边,看到有条大鲤鱼游过来,他又发出怪声,那鱼应声而晕,浮上水面。马九明捞起鱼,回家去了。

马九明这回逮鱼,李小六和甄二虎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得甄二虎不信啊。他也是认赌服输,给了李小六一两银子。马九明用声音杀鱼的事情,就越传越广,也越传越神了。

这话传到马九明耳朵里,他笑笑说:“我哪会用声音杀鱼了。真有那本事,我就天天杀鱼来卖,何必再辛辛苦苦地打柴呢。”他虽是矢口否认了,但传说还在。他再进城,就会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地说:“就是他啊,能用声音杀鱼。”听的人肯定会大惊失色地问:“那他也会用声音杀人吧?”对方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说:“应该会。”马九明只剩下了叹气。

那天,马九明又到城里去卖柴。他刚把柴摆到街边,就听不远处有人惊恐地大喊:“让开,快让开,马惊啦!”他循声望去,见一匹枣红马拉着大车,正疯了般沿街跑来。街两边的人,纷纷避让。但街上有几个正在玩耍的孩子,分明是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一时僵在那里。眼看着惊马就要奔到孩子们眼前了。

马九明两手呈喇叭状放在嘴前,嘟起嘴唇,发出了怪声。那惊马即刻四蹄着地,急停而止。可那马车却停不住,依旧往前冲来,撞到马屁股上,那马被撞翻在地,却仍旧没往前迈一步。

人们被眼前这奇异的景象惊呆了。很快,大家就明白了,是马九明出怪声止住了惊马。那马主人奔过来,一头给马九明跪倒,连磕了三个响头:“谢兄弟救命之恩!”那几个孩子的家长也赶过来,给马九明跪倒行礼,谢他的救命之恩。马九明晃了晃身子,扶着柴担才勉强站住,嘴巴里一阵难忍的腥气,一张嘴,吐出一口血来。

大家这才明白,马九明这个功夫,是很费内力的,难怪他平时不用。那几个家长更是拉过孩子,给马九明磕头谢恩。马主人要带马九明去看郎中,马九明摆摆手说,他需要养,郎中是看不得的。他转身往城外走。那几个人忙着把身上的银子铜钱都掏出来往马九明手里塞,马九明一文都不肯要。

马九明回家就倒在炕上,他娘忙前忙后地伺候着他。

这天晚上,马家忽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马九明他娘把他领到马九明的炕前。马九明坐起身,却见来人五十来岁,身材矮小,微微发胖,一双眼睛倒是很精亮。马九明不认得他,疑惑地看着他。那人抱拳行礼后,问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马九明吗?”马九明点点头。那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了个响头,恳求道:“求英雄救百姓于水火!”

马九明忙着问他是怎么回事。那人站起身,这才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那人名叫高之跃,在城里开着一家商号。小日子原本过得风平浪静,可最近两年,城里来了个恶霸,名叫龙三,手下带着一群恶徒,欺行霸市,胡作非为,硬要他们交保护费,交不上的轻则拳脚相加,重则堵门倒粪,让商户们苦不堪言。更有甚者,龙三看中了高之跃的爱女三娘,想要霸占,遂天天在門前捣乱,顾客不敢靠近,好好的商铺眼看着就完蛋了。高之跃受乡邻们所托,请马九明出山,制伏龙三,还天下一个太平。

马九明沉吟不语。

高之跃从袖袋里掏出几个银锭子,放到炕头,说这是乡邻们的一点儿心意,请马九明务必收下。马九明说,这抽魂音极伤内力,这次喝住惊马,已经让他内力大失,须得养些日子,待功力恢复了,才好做事。高之跃虽是焦急,但马九明话已说到这个份儿上,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讪讪地走了。

几日后的一天夜里,马九明正睡着,忽然被一阵悲切的哭声吵醒了。他本想翻身再睡,但那哭声却不时响起,声虽不大,却异常凄楚,吵得他心烦意乱,披衣下炕,出了门,循声找去,却见一个俏丽女子正悲切切地哭着,身后的歪脖树上挂着一根绳子。他忙着问道:“姑娘,为何哭得如此伤心?”

姑娘道:“龙三逼我嫁给他。我怎么能委身于一个混蛋呢?本想就此寻了短见,却又舍不得爹娘,故此伤心。”

马九明咬牙切齿地说:“待我恢复了元气,必要惩治这个混蛋!”姑娘就是那三娘。三娘怯怯地说,马九明若能救她于水火,她情愿嫁给马九明为妻。马九明望着三娘俏丽的脸庞,不觉心中一动。龙三只给了三娘七天期限,马九明决定七天时动手。

七日后,龙三如约来到望河楼。

巳时,高之跃大咧咧地来了。他穿着一身破旧的平民衣裳。龍三一见他,就惊得目瞪口呆:“高大人,你穿得如此破旧,是何意思?”高之跃笑着说:“如此,才显得本官亲民啊。”龙三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愤愤地说道:“哼,亲民!你真要亲民,就不会横征暴敛了!你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巧立名目,增赋加税,逼得老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你也敢说自己亲民?”

高之跃变了脸色,怒声说道:“你们这些小民,原本就是苦虫,不压不行。你还敢放刁,带头反对本官,本官今日就给你好看。”龙三倒笑了:“高大人原本说要跟小民谈谈,小民还以为高大人是回心转意了,现在看来,我真是幼稚了。如此,我就不奉陪了。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龙三起身要走,高之跃忽然扑过来,一头跪倒,声泪俱下地说道:“龙三,龙大爷,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放过我家三娘吧!你已有了妻室,就别再打她的主意了,放过她吧!”龙三没想到他会忽然来这么一出,一时愣在那里,手足无措。

这时,三娘引着马九明上来了。高之跃冲她大喊道:“龙三非要纳你为妾,我求不下他,你快跑吧!”三娘回头对马九明喊道:“他终究还是不肯放过我,我死在你面前,到阴间去等着你做夫妻吧!”说完,她就朝柱子上撞去。

马九明一把拉住了她。

三娘怒道:“你的功夫呢?”

高之跃也喊:“杀了他,我把小女嫁给你!”

马九明瞪着龙三。

龙三看着他,笑了。

马九明抱拳行礼,微笑着说道:“你拿到他的把柄了吧?看把他吓得,花了大把的银子,还编了花言巧语,让我来杀你。”

龙三道:“我原来还想救他一救。没想到,他不可救药了。我这就到州府去告他。”说完,龙三大步走了。高之跃忙着喊差役来抓他。但龙三那身功夫,又岂是几个差役能够拦得住的?只打了一打,就冲出了包围圈,很快没了踪影。

高之跃瘫软在椅子上,忽然问马九明:“你如何知道我们这是一计?”马九明淡淡一笑,说道:“你肤白手细,哪里就是经历过风雨的人了?我到城里一打听,更知道了龙三的为人处世。他跟你斗,不是出自个人恩怨,而是为了全县的百姓。三娘引我上楼,故意在柱子上撞了一下,我更确定那是给你发信号儿了。我刚学艺时,师傅就教导我,要练武功,先明是非,那是不会错的。我的抽魂音虽然厉害,但只会匡扶正义,绝不会助纣为虐。否则,天地不容。”

高之跃木呆呆地望着房顶,目光中越来越绝望。

高之跃被带走的那天晚上,三娘欲在房中悬梁自尽。忽然,她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即刻僵在那里。马九明推门进来,说道:“你爹贪赃枉法,罪有应得,与你何干?你已答应嫁给我,怎可食言?”三娘魂都没了,成了一个木头人。马九明就带着她回了家。

数日后,三娘逐渐清醒过来,她也想明白了。自己死了,也就是白死了,倒不如活下来,多做些善事,也算是给爹弥补些罪过吧。她就嫁给了马九明为妻。马九明那抽魂音,就没再用过,他也没传给谁。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9年8期

民间故事选刊·上的其它文章
神奇的记忆芯片
苏先生
连珠箭
无影剑
搬家
冬日夜长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