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须有的宝藏

2019-08-22 04:08:56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9年8期

曾凡洪

资金链要断裂

朱亚问、诸葛玛和虎卫林三人是大学同学,一起创办了亚宇集团,这几年迅猛扩张,涉足多个领域。这不,他们刚刚拿下了汽车改装厂的项目,三个人心情大好,聚在虎卫林家里,准备喝个通宵。

三个人往沙发上一靠,跷起二郎腿,开始边喝酒边海侃起来。话题扯着扯着就扯到了古董收藏上,虎卫林神秘地说:“要说古董,我家就有一件,祖传的,有几百年历史了。”见两个人一脸嘲弄的神色,虎卫林起身去卧室里拿出一个腰牌,炫耀地晃了晃,说:“知道这是什么吗?库臣国知道吗?”

库臣国是几百年前的一个小国家,活跃在云南南方一带,因为反对朝廷,被大明朝的军队镇压,从此在历史上消亡。虎卫林说,库臣国贵族身份分为四等,每一个等级都有一个象征身份的腰牌,分别是龙、虎、狼、犬,龙头牌只能王室身份的人才能佩带。虎卫林手里的是虎头牌,他祖上当初是库臣国的丞相,身份十分显赫。

朱亚问接过虎头牌把玩,它是铜质的,正面雕刻着一个虎虎生威的虎头,背面是库臣国以及丞相的字样。当初库臣国臣服于大明朝,已经被汉化,全部使用汉姓,文字也是汉字。经过几百年岁月的洗礼,牌子的表层已然铜锈斑斑。

一旁的诸葛玛忽然兴奋地说:“哎呀,我家也有一块这样的腰牌。”朱亚问好奇地问:“你也是库臣国的后裔?”诸葛玛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当初库臣国灭亡后,国人都向西北方逃难迁移,这一带,有很多库臣国的后裔啊。”

诸葛玛说,他家的腰牌是一个狗头牌,正面雕刻着一个狗头,背面是匠官的字样。据祖上传说,他祖上曾经是库臣国御用的能工巧匠,是专门为王室设计建造宫殿、监管匠作的官员。

原来两人的祖上同朝当过官共过事,这是缘分啊。虎卫林和诸葛玛格外兴奋,话题自然围绕着库臣国的历史变迁,越说越投机。

这时,猛听得一声脆响,原来是朱亚问不小心摔了啤酒瓶。朱亚问不好意思地说:“喝得有点儿多。要不,散了吧。”

于是,三人互相道别,各自回家睡觉。

投建汽车改装厂的项目紧锣密鼓地开始了。两个月后,总经理朱亚问召集诸葛玛和虎卫林到公司召开紧急会议,开门见山地说:“公司的资金链出现问题,面临着断裂的危险。”

这事非同小可,倘若资金链断裂,就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整个集团公司就会面临破产倒闭。虎卫林焦急地问:“怎么会这样呢?公司不是一直运作状况良好吗?”诸葛玛也比较紧张,说:“我们不是有银行支持吗?当初投资预算时,预测过资金没有问题的啊。”

朱亚问解释,问题就出在银行。由于这几年亚宇集团扩张太快,自有资金全部被用在投资上了,这次投资汽车改装厂的项目,一个亿的资金全靠银行支持。可是,最近银行政策调整,压缩贷款额度,剩下的一千万贷款意向被银行取消。汽车改装厂就要投入生产,资金不能短缺。

短期内去哪里筹集这么大一笔资金呢?虎卫林和诸葛玛忧心忡忡地对望一眼,不由得陷入沉思。

这时,朱亚问掏出一小块羊皮说:“事情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我这里有一张祖传的藏宝图,不如我们去寻宝吧,或许能解燃眉之急。”虎卫林笑着说:“这事听起来有些不靠谱吧,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要靠虚无缥缈的宝藏来解决!”朱亚问板着脸问:“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听你的。”虎卫林一时语塞。

诸葛玛劝解道:“虎哥,还是听朱哥的,试试吧。”

寻找一个人

三人驾车直奔玉龙雪山。在山麓向阳的地方,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户人家。

那户人家主人自我介绍叫刁为民,祖辈居住在这里,得知他们的来意后,主动要求当向导。朱亚问正愁人生地不熟的,当即大喜过望,双方谈妥,酬金为五千元。

山路陡峭滑溜,步履维艰,好在刁为民走惯了山路,他在前面开路,朱亚问三人依次牵手前行,花了小半天,终于到达目的地──离山顶不远的地方。朱亚问拿着地图四处探寻,可是根本找不到洞口。

诸葛玛内急,跑到树丛里小便,忽然尖叫一声,人便不见了。大家急忙跑过去,原来诸葛玛站立的地方土质疏松,塌陷了一个小洞,只听洞内诸葛玛兴奋地高喊:“找到了,找到了,洞口在这里。”原来,天长日久,洞口被堵上沙石后,竟然长起了树,如果不是诸葛玛误打误撞,大家怎么也不会想到,洞口就在树的下面。

大家从背包里拿出安全帽戴在头上,打开安全帽上的矿灯,下到洞里,一道石门横亘在面前。这时,朱亚问走过来,掏出一个铜牌放进石门右侧一个圆形的凹槽里,就听见石门发出巨响,向旁边滑动,露出一间石室来。

待到浊气散尽,大家进到石室。石室面积不小,足有一百多平方米,在一处靠近石壁的地方,有一个台阶,上面堆满木箱。虎卫林和诸葛玛走到台阶上,木箱已经朽了,他们掀开木箱,大失所望地喊道:“里面全是石头!”

刁为民闻言准备上前去看个究竟,才走两步,忽然听见一阵刺耳的怪响。只见台阶下面的地上,钻出一根根铁棍,直达洞顶,围成一个铁笼子,把虎卫林和诸葛玛困在里面。虎卫林和诸葛玛面面相觑,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朱亚问手举着铜牌走近铁笼,就是刚才打开石门的那面铜牌,上面雕刻着龙头,原来是一块龙头牌!虎卫林和诸葛玛异口同声地问:“你是库臣国王室后裔?”

朱亚问狠声说:“不错,我今天向你们讨债来了。先听我讲个故事吧,也好让你们死能瞑目!”

当年,库臣国的城堡眼看就要被明军攻破,国王急忙把太子拉到一边,含泪将传国玉璽和一张羊皮地图交给他,让他从地道逃出去,到玉龙雪山取出珠宝,作为将来复国之本。太子坚决不从,誓要与库臣国共存亡!国王悲愤地说:“城堡一破,玉石俱焚,大家都死了,日后谁来振兴库臣国?”

太子只得率领亲信和国王挥泪而别,往玉龙雪山赶去。半路上,太子碰见跟随丞相埋宝的士兵向他哭诉说,丞相和匠官席卷所有的珍宝往西北方逃跑了。太子惊呆了,没有了珍宝,他拿什么复国?南面正是战火连天,丞相只能往西北方逃跑,于是,太子率领亲信们一路往西北,追赶丞相。

可是一直快追到了中原边界,也没有找到丞相的踪迹。这以后,太子一直率领亲信们四处寻找丞相,一直到老,都一无所获。由于没有钱财招兵买马,复国无望,太子和亲信们只得隐居下来。临终时,太子把藏宝图交给后人的同时,也给他们讲了这个故事,告诫后人,无论何时何地,碰见丞相和匠官的后人,一定要报仇雪恨。

朱亚问当然也继承到了藏宝图和仇恨。那晚,在虎卫林家里,当虎卫林和诸葛玛说出他们是库臣国的丞相和匠官的后代时,复仇的怒火在他心里悄悄燃起。于是,掌管着财政大权的朱亚问谎称集团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险,把虎卫林和诸葛玛骗来寻宝,借机复仇。

藏宝图里附有一份机关图,朱亚问想利用机关,轻而易举把他们置于死地。

朱亚问从包里拿出打印好的资产转让协议书,说:“摆在你们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在协议书上签字,把资产无偿转让给我,我给你们一条生路。还有一条就是你们拒绝签字,在这个铁笼子里慢慢饿死,不过,到时候,你们的资产还是会落入我的手里。”

诸葛玛忍不住大骂:“真卑鄙!利用我们对你的信任设圈套。”朱亚问冷笑一声,说道:“是你们的祖先卑鄙!当初如果不是他们贪得无厌,库臣国何以一蹶不振,我的先祖何以含恨九泉!他们前世欠下的债,得由你们今世来偿还。”

自救的密旨

虎卫林推回朱亚问递过来的协议书,淡淡地说:“且慢,我也来讲一段故事吧。”

库臣国为什么会被明朝派兵镇压?是因为有内奸诬告。库臣国崇兵尚武,国民英勇善战,军事实力在南方众多的小国中是最强的,一直被驻守边关的明朝将领所忌惮。内奸诬告的“意图谋反”本来是莫须有的罪名,可是明朝将领却正好找到了出兵的理由,于是大兵压境。库臣国国王急忙派使者向朝廷修书明志,请求退兵,无奈使者在半途中被明朝将领扣押,拒绝言和,坚决要灭掉库臣国。

凭库臣国弱小的国力和大明朝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国王忧心忡忡,求和罢兵不能,对抗是死路一条,看来库臣国凶多吉少。国王急忙找来丞相,密商大计。

过了几天,一队人马跟着丞相和匠官出城,消失在夜色中。隨即,城里流传起丞相和匠官此次出行是去修建藏宝处的传闻。过了大约半个月,返回的丞相又带着一队人马,拉着大车小箱,趁着夜色悄悄出城去了。

与此同时,大明朝的军队发起了总攻,残酷的战斗打响了,库臣国的军队节节败退。于是,国王就把藏宝图交给太子,叫太子逃走,他日兴国。

其实,这是一个计策。库臣国年年向大明朝进贡,国库根本不足。丞相带人到玉龙雪山修建密室是真,可是木箱里装的根本不是什么宝物,而是石头。在当时的情景之下,国王没办法向太子说出真相。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迷惑内奸。国王让太子携带宝藏地图潜逃出城,必然逃不过内奸的耳目。那么,当太子出城后,内奸必然会带领明军在玉龙雪山附近埋伏。太子在半道上得知珠宝被劫的消息后,只能转向,往西北追寻丞相,因此,也阴差阳错地躲过了截杀。

于是,为了复国的梦想,太子一生都在寻找丞相。也正是为了寻找丞相,太子才忍辱负重地活着,为王室延续下一支血脉。这,其实就是国王当初的真正意图。

虎卫林刚讲完,朱亚问就鼓掌嘲笑说:“忽悠吧,你还忽悠得真像那么回事!”

虎卫林说:“你别不信,我有赦免圣旨。”说完,虎卫林从肩上取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长方形纸盒。朱亚问没有伸手去接,怀疑地问:“你随身带着这道圣旨,难道早就知道我的王室身份?”

虎卫林说:“那晚在我家,你失态打碎啤酒瓶,再加上你姓朱,这是库臣国当初归顺大明王朝时,明朝皇上赏赐的国姓,我就开始怀疑了。当你抛出带我们寻宝的荒唐筹款计划时,我就已经心知肚明。”

朱亚问接过纸盒,打开,里面躺着丝织绫锦质地的一卷圣旨,已经泛黄。朱亚问展开圣旨,看见右下角盖着库臣国的玉玺。玉玺作为传家宝传了下来,朱亚问非常熟悉上面的图案。他仔细看了看,从丝织绫锦的质地和玉玺的图案,判断出这道圣旨是真的。他不由得轻轻念出声:“珍宝虚无,计出本王,丞相虎氏,救国有功。”

朱亚问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几百年来,让我们一直苦苦追寻的恩怨,原来是一场用心良苦的计谋!”

守着一个梦想

这时,猛听得一声肝肠寸断的干号,夹杂着“怎么会这样”的质问,原来是刁为民。

朱亚问小声问:“兄弟,你哭什么?”

刁为民自顾自地哭着,待到哭够了,左手一抹眼泪,右手举起一块铜牌,对着三人晃了晃,目露凶光,说:“这是一块狼头牌。轮到我讲故事了。”

刁为民的先祖曾经是一个部落的土司,部落发生叛乱,刁氏逃出,投奔到库臣国,因他英勇善战,被封为威猛将军,受到重用。

刁将军心里有一个大大的心结,就是梦想夺回自己的土司职位,他向国王求助,发兵帮他平定部落叛乱,却遭到国王的拒绝。于是,刁将军怀恨在心,心生歹计,跑到镇守边关的明朝将领那里,诬告库臣国囤积粮草,训练精兵,意欲图谋不轨。明朝将领当即和刁将军约定,要他做内应,事成之后,保奏他恢复土司的职位。

有了刁将军做内应,加上明军兵力雄厚,库臣国兵败如山倒。刁将军时时刻刻盯着国王的一举一动,当国王交给太子宝藏地图,叮嘱太子他日复国之时,刁将军躲在暗中,耳闻目睹得一清二楚。他当即纠集亲信,埋伏在玉龙雪山附近,盘算着太子取出珠宝下山之时,杀死太子,将珍宝据为己有。当然,关于宝藏的消息,他没有报告给明军将领。

可是,刁将军左等右等,一直没有看见太子下山。后来,他带兵上山搜寻宝藏,也是一无所获。

库臣国的城池被攻破后,由于太子失踪,明朝将领怪罪于刁将军,没有兑现保奏刁将军恢复土司职位的承诺。刁将军的梦想落空后,就带着几位亲信驻扎在玉龙雪山的山脚下。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很精,只要太子来挖取宝藏,就一定逃不过他的眼睛,到时挟持太子夺取珍宝,用珍宝招兵买马,夺回土司之职。

这一等就是三百多年。刁将军临终之时,立下遗嘱,刁氏的子孙,哪一天找到宝藏,哪一天才能离开玉龙雪山。可是亲信们不受遗嘱限制,他们的后代渐渐离去,最后就只剩下刁氏一家,守着这座难觅人踪的雪山,守着一个梦想。在这三百多年里,十几代人,几乎把这座山寻遍,熟悉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也没有找到宝藏在何处。

而今,这十几代人守着的梦想,居然子虚乌有,根本就不存在,刁为民当然是悲愤欲绝了!

朱亚问三人至此才明白,当年导致他们国破家亡的内奸,竟然是刁将军!

刁为民咬牙切齿地说:“我恨你们的先祖,一个小小的计谋,让我们刁氏困在深山里几百年。哈哈,现在老天开眼了,我要把你们永远埋在这个莫须有的宝藏里,一解心头之恨!”

刁为民边说边往石门退去。诸葛玛忙说:“朱哥,快拦住他,他要关闭石门。”朱亚问醒悟过来,快步冲上前去。刁为民猛地拉开衣衫,扬了扬手里的打火机,恶狠狠地说:“别过来,不然就同归于尽!”他腰里,绑着一圈雷管和炸药包,他是有备而来的。

朱亚问只得停住脚步,眼睁睁看着刁为民退了出去,关上了石门。他急忙转身,找到石壁上的开关,打开铁笼,把虎卫林和诸葛玛放了出来。这时,就听得一声闷响,紧跟着地动山摇,头顶哗啦啦撒下一阵碎石和沙土,顶层突然下塌了一米多,石门被挤得变了形,他们三人只能勾着腰或者蹲着。

虎卫林嘀咕道:“该死的刁为民,把洞口封死了,这次我们死定了。”

朱亚问满怀歉疚地说:“实在对不起!怪我心胸狭隘,做下这等蠢事。”

虎卫林劝解说:“唉,其实也怪我。如果在出发之前,我直接把圣旨拿出来,把心中的猜测讲出来,误会马上就会解释清楚。可是,我偏偏要看看,你到底耍的什么心机。现在好了,把命也搭上了。”说着说着,不由得伤心地哭了起来。

朱亚问也跟着呜咽了起来。

不能带出去的机密

这时,诸葛玛笑了起来,说:“其实事情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糟,不是还有我吗?我可是库臣国匠官的后裔,身上流着能工巧匠的血。”他弓着腰站起来,左手举着矿灯,右手从背包里拿出洛阳铲,在石壁上依次敲打着,然后指着一处石壁说:“快,就从这里开挖。”朱亚问和虎卫林惊喜地拿出铲子,挖了起来。

诸葛玛坐在地上,说:“听你们讲了半天故事,现在该我讲了吧。”

诸葛玛的先祖是库臣国的匠官,当初,国王和丞相商量大计时,他并不知道实情。在丞相的授意下,他把这个宝藏设计成一个死局,也就是说,除了从石门进出外,其他地方都是固若金汤的死路。在安排士兵施工时,匠官暗暗在心里揣测,王室宝藏,这么机密的事情,非同小可,有可能藏宝处修成之日,就是他的死期。于是他留了一个心眼,在施工时,悄悄在后壁留了一个暗道。

石室完成后,丞相留下几个士兵看守着匠官,带着剩下的士兵们回到城堡搬来木箱,放进石室里。临走时,丞相叫士兵们守在洞口,他拿出一瓶酒、两个杯子,倒满酒,双手捧给匠官,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这是国王赏赐的美酒,来,干一杯吧。”匠官不接,凄然一笑說:“应该是毒酒吧!”

丞相望着匠官,沉思片刻,给匠官讲了实情。木箱里装的全是石头,根本不是什么珍宝。没错,这是一个完美的计谋!

明军攻破了城池后,内奸肯定会告诉明军,库臣国把珍宝秘密隐藏在玉龙雪山里,那么,明军肯定会放松对太子的追杀,转而派大军来玉龙雪山挖宝。可是,等到他们耗费大量人力和时间,最终找到了宝藏后,也进不去。因为石门除了皇室的龙牌,谁也无法打开。唯一能打开石门的就是火药,这东西威力大,军队里常用来当作攻城炸墙的利器。

于是,丞相在设计宝藏时,暗藏了机关,石门的前方早已挖空,只要火药一响,石门前的一大块地就会立即塌陷,跟着就会起连锁反应,山顶倾斜,山体滑坡,任你洞口多少人马,顷刻间就会化为齑粉。

这个暗藏的机密设计,是由士兵们分组轮流施工的,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能看出其中秘密的,只有一辈子与机巧打交道的匠官了。当然,也不是只有炸毁石门这一种办法,如果懂得石室的设计和结构,也能轻松地打开石门进入石室。而这种办法,匠官自然是内行。因此,匠官不能活着出去!

丞相把毒酒倒在地上,叹口气说:“念在共事一场,我就成全你一次,你留在石室里自行了断吧。”丞相关上石门,把入口处用石土掩藏起来后,带着士兵走了。

本来丞相以为匠官插翅难飞,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他们前脚刚走,匠官后脚就从暗道里爬了出来。匠官悄悄把妻儿接到深山里隐居了起来,那个死里逃生的故事也被一代代传了下来。

听完匠官的故事,虎卫林握着诸葛玛的手,内疚地说:“弟,对不住了,没想到你的祖上差点儿死在我的祖上手里,我代表我的祖上向你们表示歉意!”

诸葛玛大度地说:“其实也不能全怪你祖上,为了整个库臣国的利益,他也是迫不得已。幸亏他心软,没有立即赐死,我的祖上才得以活命,不然,今天我们真的会死在这里了。”

正在挖着石壁的朱亚问忽然惊喜地叫道:“找到洞口了!”

当他们爬到出口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洞口在一处断壁上,无处落脚,离山顶大约有两丈多远,下面却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好在崖壁不是很陡峭,而且有很多凸出来的石块,可以落脚。不一会儿,身体矫健的诸葛玛爬上了崖顶,他把绳子绑在一棵大树上,冲下面喊:“你们上来吧。”

虎卫林和朱亚问先后拉着绳子爬上了崖顶。

善心才是真宝藏

此时,太阳已经偏西,诸葛玛收起绳子塞进背包,说:“不早了,咱们快走吧。”

只走了两步,最后面的虎卫林忽然一声惊叫,原来刁为民放的一炮,把山顶悬崖边的土质震松了,这时被三个人一踩,开始滑坡。虎卫林急忙趴在地上抓着小树,可是小树也在慢慢地往下滑,眼看他就要随着泥土沙石滑下悬崖,手疾眼快的诸葛玛急忙卧倒抓住虎卫林的手。可是诸葛玛也被虎卫林带着往下滑,朱亚问急忙卧倒抓住诸葛玛的另一只手,顺手抓住旁边的另一棵小树。好在这棵树附近的泥土没有往下滑,阻止了下滑的三人。可是这棵小树无法承担三个人的重量,被拉着弓起了树身,只要稍一用力,就会折断。

三个人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如果就这样被悬在半空,是坚持不了多大一会儿的。最下面的虎卫林流着泪说:“诸葛兄弟,你松手吧,死了我一个,还能救回你们两个,没必要把你们两个都搭上。”

诸葛玛涨红着脸嚷嚷说:“别废话,虎哥,我怎么能够丢下你不管!”他转头对朱亚问说,“朱哥,你松手吧,我俩的家人以后就靠你照顾了!”

朱亚问吼道:“你们别废话了!我是不可能松手的!”

最下面的虎卫林见劝不动他们,用另一只手去掰诸葛玛的手,诸葛玛一挣扎,小树边的泥土直往下落,吓得虎卫林再也不敢动弹了。这时,朱亚问猛地觉得上面的手一紧,扭头一看,惊喜地哭叫道:“我们有救了!”拉住他们的是几个警察和民工。

三个人死里逃生,抱在一起痛痛快快地大哭起来。

这时,一个人冲着诸葛玛说:“表哥,你们没事就好!”

原来,诸葛玛也猜测出了朱亚问的王室后裔身份,觉得寻宝计划不靠谱,背后隐藏着什么诡计。于是,他偷偷叫表弟跟踪在后面,以防不测。可是,诸葛玛到了山顶后,手机失去信号。表弟打开手机上的卫星定位功能跟踪到半山腰,失去了诸葛玛的手机信号,打诸葛玛的手机又打不通,正不知所措时,忽然听见惊天动地的响声,急忙打电话报了警,警察带着工人们赶了过来。由于洞口被塌陷下来的巨石挡住,他们正在商量怎样尽快救人时,忽然听见山顶的滑坡响声,就上来了。

这时,一位民工向警察报告,在洞口不远处,发现了一具尸体。三人跟着警察过去,原来是刁为民,他是被山体滑坡压死的。朱亚问捡起地上的狼头牌,叹息不已。

警察对他们简单地做了笔录后,让他们先回去休息,有问题再联系他们。

路过刁为民的家时,朱亚问进去,看着家徒四壁的房子,看着不大的两个孩子,心里涌起一丝愧疚。虽然刁将军卑鄙無耻,可是一个计谋竟然让他十几代人都上了当,守着雪山,过着贫穷的生活,实在是有失公允。他拿出一张名片,交给刁为民的老婆,让她安排好刁为民的后事后,带着孩子们找他,他会帮助他们的。

来到山脚下,朱亚问的手机响了。助理告诉他,刚刚得到消息,银行的信贷行长因为腐败问题被查处了,在调查期间,他签订的所有的贷款合约都被终止了,也包含亚宇集团未到位的一千万贷款。

朱亚问呆了呆,对虎卫林和诸葛玛说:“这次,资金链真的出问题了,我们得赶快回去筹款。”

诸葛玛说:“急什么,我们手里不是有宝贝吗?”他拿出狗头铜牌说:“你们看看,这是凸刻的,雕工精细,图像栩栩如生,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而且,我们老祖宗的冶炼技术,代表了当时的最高水平,极有收藏价值。现在,龙、虎、狼、犬,四枚铜牌集齐了,价值非同一般。再加上玉玺,圣旨,我们把它们拍卖,可以得到一大笔钱,剩下的我们自己凑凑,资金问题应该就可以解决了。”

朱亚问点点头,说:“我们把卖狼头牌的钱算作刁家的股份吧,过去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

虎卫林和诸葛玛夸赞道:“做得好,善心才是最好的宝藏!”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9年8期

民间故事选刊·上的其它文章
神奇的记忆芯片
苏先生
连珠箭
无影剑
搬家
冬日夜长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