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珠箭

2019-08-22 04:08:56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9年8期

徐树建

张清眼睛明亮,身材瘦削,一身青衫虽然破旧,却清清爽爽,举手投足间慢条斯理,一句话,这是个文弱的人。

这段时间邻人老李头犯了大难。老李头是个山货贩子,一个冬天收了好多山货,不外乎山果、猎物、皮张之类的东西,可是准备出山贩卖时出现大问题了,原因是青狼山新近啸聚一伙强人,专门拦路抢劫杀人越货,这要是让他们劫了道,一切可就全完了,而青狼山又偏偏是出山的必经之路,想不走都不行。

过了两天,老李头趁着天还没亮,赶着大车就出了门。一辆大车上满满当当的全是山货,另两辆大车上则坐着十几位膀大腰圆的邻居,他们都是习武之人,交起手来三五个人近不了身,一向颇为自负,加之老李头报酬不菲,所以要护送老李头过山。不知不觉中一行人到了青狼山脚下,忽听得一阵马蹄响急如骤雨,随即从不见天日的密林中冲出一小队人来,当先一人扬刀喝道:“走道的,留下买路钱再走!”

强人来了!一个棒小伙儿倒也不惧,猛地一声喊,冲过去,手中刀“唰”的一下朝强人面门直砍下去,却见强人身躯纹丝不动,众人似乎看到他手动了一动,只听得“嘡”的一声响,再一看,棒小伙儿手中刀早已飞得不知去向,原来强人远比想象中的厉害多了。

强人狞笑着举起刀,老李头和其他人吓得魂都没了,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人轻喝一声:“住手!”

所有人为之一惊,这是谁?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身后?掉头一看,却是张清。

只见张清手中举着一把弓,身后背着箭壶,对强人慢条斯理地喝道:“趁我没出手之前,赶快滚出青狼山地界!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强人一见哈哈大笑:“哪里来的病鬼子,我偏要杀了他!”说着举刀就砍,另有两个强人举刀直奔过来,众人正惊慌,张清出手了。

只见他闪电般从身后抽出箭,不是一支,是三支,搭上弦、稳稳拉开,“嗖”的一声,风声无比疾劲,然后又是“夺、夺、夺”三声。

一切戛然而止,三个强人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动也不动,因为他们的帽子全没了,三支箭射中帽子,又死死钉在身后的树干上。如果张清想取他们性命,易如反掌。

片刻过后,当先的强人颤着嗓子说道:“你你你就是名震江湖的连珠神箭张清张大侠?”

张清神色如常:“小贼也晓得我的名头?”

强人说:“大侠怎么会隐居在这穷乡僻壤?”张清轻叹口气,神态说不出的寂寞,说:“人各有志,我厌倦了江湖上的打打杀杀,想图个安静而已。这些农人都是我的邻居、朋友,你们非要跟他们过不去吗?”

那强人勉强笑着,说:“哪敢哪敢,谢大侠不杀之恩。从今天起,大侠在这儿一天,我们绝不涉足半步。弟兄们,扯乎!”

当一众强人消失得远远时,老李头和众邻人的嘴巴还大张着。原来这秀才模样的张清竟是个高手。

从此后神射手张清的名号一下子就传开了,可谁也见不到张清出手了,直到这一天。

这天,官府的人把大盗草上飞围困在了凌云塔上。草上飞是在偷盗知府的银库时被发现的,一番恶斗之后他腿部中刀受伤,即使轻功再卓绝也飞不起来了,没办法只得躲进凌云塔作困兽犹斗。一时间官府的人攻不上去,因为草上飞手中还有最后一支箭,在此之前他已射杀多名官兵,人人惧怕那支箭会射进自个儿的胸膛。而草上飞也无法突围,他只有一人,又受了伤,冲出来只有死路一条。官兵决定来个围而不攻,活活饿死他。

就在这时张清骑着匹高头大马赶到了。他如神龙一般疾驰到塔下,勒马仰面高叫道:“草上飞,久闻你大名,我是张清,你敢接我三支箭吗?”

草上飞闻声现身在第七层塔上,傲然叫道:“有什么不敢?我草上飞死于你箭下,胜过死在官兵手上百倍,你出招吧!”

张清一听抬手摘弓,稳稳搭上箭,众人一下子屏住了呼吸,知府和官兵也傻傻地瞧着,是三支箭,张清要施展他那无与伦比的连珠箭法了!

“唰”,三支箭挟着疾劲风声离弦而去,再看草上飞,双手一扬,竟硬扎扎抓住两支箭,刹那间,第三支箭直奔面门而来!众人失声惊呼,官兵也睁大眼睛,忽然间避无可避的草上飞口一张,竟咬住第三支箭!

草上飞大笑声中形势逆转,因为他凭空多了三支箭,手一扬,一支箭射了下来,张清哎呀一声,跌落马鞍,他左胳膊中了一箭!

这还没完,草上飞似流星一样从高高的凌云塔上直跳下来,“啪”的一声,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张清那匹马的身上,打马就走。

官兵这才反应过来,正要追,只见草上飞从马上转过身来,轻舒猿臂拉弓搭箭,“唰、唰”就是两箭,这两支箭正是刚才张清射他时被他接着的,只听得两声惨叫,却是知府和一名卫士跌落尘埃。这一下直唬得众人胆都破了,个个借口保护知府大人勒马回转,眼看着草上飞飞一样离去了。

张清施展连珠箭法的后果是:知府大人被射傷。然而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从此人人都知道张清的传说毕竟只是传说,至多吓唬吓唬小山匪,碰到草上飞这样的高人,就变成银样镴枪头,耍得好看,当不得真了。

从此后张清就夹起尾巴做人了,而草上飞的威名更加显赫,人人称之为“侠盗”。可是这天他再次被大伙儿围困在了凌云塔上。

这次围困他的却不是官府,而是百姓,百姓围困他们心目中的侠盗干什么?提起这个可把大伙儿气炸了,原来草上飞竟想凌辱一个姑娘,结果被大伙儿撞见,大伙儿拎刀提棍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草上飞虽说武艺高强,但见百姓如潮水一样,慌不择路之下只得再次躲进凌云塔。

于是跟上次相同的一幕再次发生了:百姓忌惮草上飞的箭术和功夫,不敢强攻,草上飞也不敢冲出来。正僵持着,张清来了。

张清一身破旧青衫,依旧一副落魄书生的模样,这回没有骑马,而是文文静静地来到塔下,仰面问道:“草上飞,我们敬你是名侠盗,可为什么会做出如此不耻的事来?”

草上飞从七层塔上露出身子,气急败坏地叫道:“为什么?只因为大爷我好事做够了,好人太苦,扮个侠盗太累,如今身上甭说一两纹银,连个女人都没有,所以从此要做个坏人,我要好好享乐一番。识相点儿,就让我出去,不然的话,我可就大开杀戒了。”

张清摇摇头,一副惋惜的样子,说:“草上飞,你敢再接我三支箭吗?接得着,就让你出去,接不着,你只好自认倒霉。”

草上飞一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叫道:“手下败将也敢张狂?来吧,大爷要瞧瞧你手段长进了没有。”

大伙儿一听坏了,张清的连珠箭法根本是绣花枕头,正要阻拦,说时迟那时快,张清已拉开了弓,呼啸声中,三支箭直飞过去,草上飞依旧一伸手,“啪、啪”两声,接住了两支箭。

众人心一凉,就在这时第三支箭射出,草上飞见来势缓慢,心下好笑,张嘴就咬,牙齿刚咬住利箭,顿感不好,一股无比强大的潜力如大海涨潮,汹涌而至,再也咬不住,牙齿全折,箭势并未消减,“噗”,直透口腔,“叮”的一声,竟直穿过去,再射在塔壁上,火星四溅!

众人早就瞧傻了,鸦雀无声。

张清淡淡地说道:“上次敬你是侠,暗中助你一臂之力。这回你已成盗,非死不可!”

选自《民间文学》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9年8期

民间故事选刊·上的其它文章
神奇的记忆芯片
苏先生
无影剑
搬家
冬日夜长
帮你花出去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