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经济怎么了

2019-08-23 05:36:04 财经国家周刊 2019年12期

相均泳

据韩国央行发布数据显示,由于出口和投资下降,韩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萎缩0.3%,是10年以来最差表现。5月6日,韩国中小企业中央会相关调查结果显示,作为韩国经济支柱之一的重要企业,80%的受访者表示今年的经营状况出现恶化。韩国经济或将进入“失去的二十年”。

今年初因韩国偶像组合Bigbang成员李胜利而揭开的韩国政经丑闻至今仍在发酵,所有矛头再次指向了财阀。

韩国驻华大使张夏成提出一个几乎让所有人困扰的问题:“财阀是不是韩国经济的未来?”

地缘造就发展格局

韩国整体地势略高,以丘陵山地为主,有三个相对平坦的地方:以首尔为中心的江汉平原;以釜山为中心的洛东江平原;以西海岸全州、光州为中心的湖南地区。

另外,其境内缺少现代经济发展所必备的铁、铜、铝等矿产资源和石油、天然气等能源资源。这种地形地貌和资源禀赋也影响着整个韩国的经济和政治走向:政治和经济中心集中在以首尔、仁川为中心的京畿地区;工业主要集中在以釜山、大邱为中心的岭南地区;农业则更多主要集中在以光州、全州为中心的湖南地区。

这三个经济圈相对独立、各自发展。要想实现韩国经济腾飞,必须打通壁垒,从而形成发展合力。

依赖 韩国政府和企业的这种依赖关系,在韩国被称为“政经有着”——政府通过向财阀倾斜经济资源来实现经济发展目标,财阀通过获取经济资源实现发展壮大。

1945年,韩国摆脱日本殖民之后,全国上下形成了空前的凝聚力。但是,现实是国内资源匮乏、市场狭小、经济疲敝,既要与朝鲜对峙,又要高度依赖美国的援助。在强烈的危机感及发展渴望的推动下,朴正熙政府集中力量发展外向型经济,从1962年开始实施经济政策“五年计划”,重点执行出口导向和重化工业驱动政策。但现实是,韩国国内缺乏矿产和能源资源,制造业的发展之路不可能靠私人企业自行铺就,必须另辟蹊径。这时,深受日本影响的朴正熙将目光转向了东方,开始实施综合商社制度。这直接造就了韩国财阀。

朴正熙的“汉江奇迹”

朴正熙政府强力干预经济,推行出口导向政策和重化工业驱动政策,形成了由政府强有力主导的外向型经济格局,对韩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了决定性影响。

为了促进制造业的发展和出口,朴正熙政府一方面执行韩元贬值政策、限制外商直接投资以保护国内产业,另一方面实施出口补贴和制造业补贴政策。

这一系列“组合拳”使得韩国制造产品具备了较高的竞争力。在此期间,韩国各大企业积极发展制造业,大力布局出口。

三星成立了三星电子、三星重工业、三星造船厂、三星精密化学、三星综合建设等企业;设立纽约办公室,开始向非洲出口纺织品。

现代设立了现代建设、现代汽车、现代重工业、现代电子等企业,开始布局海外建筑业务。

LG成立了乐喜油脂、金星社(LG电子)、韩国电缆工业(LG电缆)、湖南炼油(GS Caltex)等企业;对内在家化、电器产品领域实现了零的突破,对外在多国先后设立分支机构,初步形成了全球网络。

以首尔、仁川为中心的京畿地区是韩国的政治和经济中心。

同时,韩国也迎来了扩大出口的重要机遇。美国发起了持续近二十年的越南战争,从韩国采购了大量军需物资。仅1965~1972年间,韩国获得的直接外汇收入就超过10亿美元(不包括美国提供的无偿援助)。美国还为韩国提供技术和设备支持,优先采购韩国产品。1966~1967年,韩国钢铁制品生产总量的94%、运输装备生产总量的51%、化学制品生产总量的40%都出口到越南。越战结束时,韩国通过军需物资赚到了大约50亿美元外汇,这大大促进了韩国制造业发展。

财阀和政府的利益交换

朴正熙政府在政策具体执行中,积极主动直接指导企业,甚至半强制性地要求企业参与其中。1973年1月,朴正熙发表“重化工業化宣言”,宣布将加快发展石化、钢铁、机械、造船等重化工业。为此,朴正熙找来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让其承接建造现代化造船厂任务,建造巨型油轮运输石油,以满足韩国重化工业发展需求。在朴正熙的半胁迫下,郑周永接受了这个任务,并获得1000万美元支持。

朴正熙政府不断把有限的资源向积极执行政府政策的大企业倾斜,其手段包括金融支持、所得税减免、关税减免、土地政策和劳动力政策等,势必造成资源不断向少数大企业集中。另外,朴正熙本人每月亲自召开例会,与政府官员和企业家共同讨论出口政策成效,消除企业的政策障碍。郑周永、李秉喆、具仁会等企业家从而迅速实现企业壮大,财阀经济体最终成型。到1980年,韩国十大财阀营业收入占GDP比重已经高达48.1%!

韩国政府和企业的这种依赖关系,在韩国被称为“政经有着”——政府通过向财阀倾斜经济资源来实现经济发展目标,财阀通过获取经济资源实现发展壮大。

不可避免地,财阀和政府利益交换成为普遍存在的现象。三星、现代、LG、SK、韩华和乐天等财阀会长都曾因筹集秘密资金、挪用公司资金、逃税等罪名遭受刑事审判,然而,绝大多数都以缓刑告终。1996~2018年,三星会长李健熙和李在镕、现代汽车会长郑梦九、SK会长崔泰源、韩华会长金昇渊,共有过9次生效刑事判决,其中6次为缓刑,最终都被时任总统特赦。

韩国整体地势略高,以丘陵山地为主。

“三星共和国”的沉疴

有人说韩国人一生不可避免三件事——死亡、税收和三星:在三星公寓醒来,打开三星电视机看新闻,用三星手机打电话,出门开雷诺三星汽车,在三星乐购刷三星信用卡购物,看希杰娱乐公司拍的电影,病了去三星病院……以至于韩国人把“大韩民国”戏称为“三星共和国”。

这背后反映出韩国财阀的无序扩张,不仅在纵向上参与主营业务从原材料到成品的所有上下游生产,还横向扩张到没有关联性的业务范围,无所不包、无所不办,甚至掠夺性地复制中小企业的创新成果。使得韩国的中小企业要么被扼杀在摇篮之中,要么依附于大财阀、服务于大财阀,从根本上限制住了韩国经济增长的新活力和新动能。

并且,韩国财阀通过异常复杂的交叉持股,使得企业所有权变得非常集中,通过家庭成员直接持股或者非家庭成员的间接持股,交叉持股比例达到了48%。

这种股份持有模式在必要时可以形成合力、一荣俱荣。但要命的是,一旦出现危机则一损俱损——一个企业倒闭,有可能牵动整个财阀的倒闭;一个财阀的倒闭则会连累上下游的企业,造成众多中小企业连锁倒闭。

比如,大宇汽车在韩国有402家直接合作的企业,如果加上间接合作企业,其合作企业达到9360多家,涉及职工50多万名,大宇汽车公司的破产将直接或间接地影响这些企业,引发关联中小企业连锁倒闭,对韩国经济造成巨大冲击。

财阀会是韩国的未来吗?

今年1月,韩国偶像组合Bigbang成员李胜利经营的夜店发生一起打架斗殴事件引发社会风暴,不断发酵,牵扯出前些年含恨自杀的女星张紫妍,丑闻逐步蔓延到政治、经济、社会等圈层,矛头再次指向韩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特权阶层——财阀。

日前张夏成撰文分析财阀与韩国经济的矛盾。在文中,他把财阀比作是“看不见出发点和终点的迷宫”。他认为,韩国经济中的财阀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韩国财阀在国家经济中占据的比重过大;财阀几乎涉足所有产业和领域;财阀集团缺乏透明度和责任感。

从现状来看,出口形势严峻是韩国经济目前面临的主要难题之一,韩国月出口额自去年12月以来已经“四连跌”。机械和运输设备投资不振,导致第一季度设备投资额减少10.8%,创下1998年来最大跌幅。

现在,韩国人将一丝希望寄托在文在寅总统身上。上台之初,他承诺破除财阀特权,改善垄断问题,提高小股东和工人权力,增加大企业财务透明度。

“胜利门”事件后,文在寅总统要求警方和检方“赌上各自的命运”进行彻查。然而,铁打的财阀流水的总统,依靠只有5年任期的总统来改变树大根深的财阀体系,看起来,真的是难于上青天。

可以预见的是,韩国家族财阀式的经营模式未来仍会长期存在,并且带有极强的惯性。伴随着韩国国内低生育率、老龄化、家庭负债、青年失业和劳资纠纷等阻碍经济发展的社会问题不断积累,如果不能尽快找到走出财阀经济“迷宫”的道路,韩国进入“失去的二十年”恐怕不是危言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