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盆景艺术创新与发展研究

2019-09-08 11:09:10 神州·下旬刊 2019年8期

张海花 杨瑞仁

摘要:本文概述武陵盆景基本环境、概况和特色,集中介绍张家界盆景发展现状和武陵文化盆景和砂石盆景的创新发展研究与实践成果。

关键词:武陵盆景;艺术创新与发展;张家界

盆景艺术与地理位置、气候条件,人文风俗紧密相关,张家界位于武陵山区,其盆景类型和风格与武陵盆景基本一致,本文以张家界盆景为例,以点带面的方式,就张家界“武陵文化盆景”的艺术特色和创新发展开展研究,旨在为武陵盆景的崛起,为武陵文化盆景打造和产业创新发展做出贡献。

一、武陵盆景的发展现状

武陵山区指武陵山及其余脉所在的区域。武陵山区东临两湖,西通巴蜀,北连关中,南达两广,位于中国华中腹地。武陵山区是我国三大地形阶梯中的第一级阶梯向第二级阶梯的过渡带,平均海拔高度在1000米左右。武陵山区气候属亚热带向暖温带过渡类型,是植物宝库,森林覆盖率高达72%,森林树种多达171科645属1264种。据考察,武陵山区具备叶小、根奇、杆秀、枝密、色美、天然矮化适宜做树木盆景的植物多达300余种,为武陵盆景奠定了树种优势。其中最常用的盆景树种,有各种松柏、南天竹、紫薇、赤楠、黄杨、葡地蜈蚣、火棘、水杨梅、胡秃子、红豆杉、银杏、水杉、金弹子等。最具特色的盆景树种是金弹子。武陵山区是全国金弹子主产区,资源丰富。金弹子以怪称奇,根杆多变,千姿态百态;叶形丰富,有尖有圆,小如豆瓣,长如柳叶;果型如球、似冬瓜、南瓜、葫芦等变化多端,鲜艳吉祥;外加枝干黝黑,叶葱绿,花幽香,因此金弹子是制作观果盆景的首选树种,极富神秘浪漫的武陵地方特色。武陵山区是金弹子之乡,开发研究利用好金弹子,既是上天赋予武陵盆景的财富,也是每位武陵盆景人的义务和责任。武陵山区是褶皱山,连绵十万平方公里。适宜制作赏石、盆景的石料丰富多彩,美不胜收,常用的有钟乳石、芦管石、砂片石、龙骨石、石灰石、武陵石、龟纹石,其中武陵石以其特殊魅力,得到全国同道的认可,石以武陵命名,得到广泛认同。更值得一提的是龟纹石,龟纹石裂纹纵横,千姿百态,变化万千,是制作山水盆景的绝佳材料。

武陵山千山万岭,峰峦叠蟑,山同脉,水同源,树同根,人同俗。武陵地区各族祖先在历史长河中,共同创造了颇有特色的武陵文化,积淀了大量的文物古迹资源、民族文化资源和名胜文化资源。武陵盆景有明显的对武陵地域和文化的认同特点,如将创作的盆景取名为:武陵荟萃、武陵盛景、武陵风情、等就是突出的例证。

武陵盆景发展历程中,形成了以湘西为核心,辐射武陵山其他地区的发展格局。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湘西州以吉首市曹世卿为首成立“武陵盆景研究会”,吸收了湘鄂渝黔四省边区盆景人参加,这些盆景人经过近30年的发展,形成了一定规模的产业链,但基本处于“卖材料”的阶段上。艺术追求方面,局限在中国五大流派中跟风,或徘徊在自然粗犷简单的层次上,似乎还没有完全形成武陵盆景独立鲜明的风格追求。

二、张家界盆景发展现状

张家界盆景以桑植县和永定区为代表。

桑植县境内峰峦叠峰,河流纵横交错,森林植被丰富。特殊的地形地貌造就了可用于制作盆景的千奇百怪的原始桩材,且优良树种多,尤以金弹子、黄杨、紫薇等最受玩桩人青睐。桑植盆景起步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批早期玩桩人在湘西盆景的影响和启示下玩起了盆景,并小有成就。随着时间的推移,采桩玩桩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也因此发了财,现养桩基地遍布全县各个角落,树桩存量十分可观。

桑植盆景已走过二十多年的历程,由于多种原因,导致虽有一定规模,但艺术水准较高的作品不多,但凭借桑植丰厚的桩材,加上爱好者、艺术家不甘落后、不屈不挠、坚韧不拔的精神,精心制作,潜心研究,可力争在三至五年内培育出一批精品力作出来,并培养一批制作盆景的能工巧匠,为武陵盆景增光添彩,为地方经济作出贡献。

永定区的盆景人数十人,十余位是资深盆景人,均自有盆景园,在地方材料的挖掘和经典的黄杨、对节白蜡等树桩的培育和艺术再现均有建树。

三、武陵文化盆景创新发展现状

2016年10月15日至10月18日,张家界市国际森林保护节·醉美武陵盆景博览会在张家界学院隆重举办,来自武陵山区10个地区的盆景汇聚一堂,争奇斗艳。167盆作品,树桩盆景占百分之八十以上,武陵盆景与全国大多数地区盆景一样,以树桩盆景为主,以山水盆景为辅。

在众多作品中,有三盆山水盆景格外引人注目:作品《武陵洞天》采用破缸造型,酱色陶缸曲线打开,三分之二主缸立置,三分之一偏缸卧倒。主缸在半开放钟乳石石洞里置一个石碾,一个石碓,水车带动石碾石碓,石碾和石碓各有两个人物活动其间。卧缸分上下两个层次,下设水田,有农夫赶牛耕种,上设茅屋三间,有妇人正背柴回家。取题《武陵洞天》,一切恰如其氛,再现了武陵山区的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武陵飞歌》和《武陵渔夫》均用汉白玉为底盘,钟乳石龟纹石为洞体和山峰。《武陵飞歌》龟纹石山峰高耸,山下吊脚楼惟妙惟肖,人物四个,二男二女,隔河对唱情歌。《武陵飞歌》主峰设置靠后,置于边沿,打破了传统的将主峰居前居于中心的程式,别具一格却又合情合理。《武陵渔夫》设人物扁舟一对,一远一近,再现武陵桃园境界。这几盆作品与中国一般山水盆景的区别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用盆景来讲故事,特别重视人物形象的塑造,注重故事细节的交代。请看“武陵飞歌”中飞歌的两个男子,一个打柴回家,见对岸女子洗衣,放下柴担走到水边飞歌,另一男子停下犁地耕牛,来到水边帮腔。再看“武陵洞天”中的背柴女子,赤脚负重艰难上坡,向高崖下的茅舍之家走去,这些细节十分动人;

第二、特别重视人文环境的打造,重视亭台楼阁草屋碾房的设置和民俗事物的设置,人物与这些人文环境高度融合,不是生硬放置和千篇一律程式化的表现。

第三、重视现代声光电和机械机巧的加入。声光电的加入在博物馆的相关人物和场景展示中有所使用,譬如《武陵洞天》水车带动水碾、石碓,形成连动,形象反映了武陵农村自给自足的生活;

第四、降低植物的古怪稀奇程度和年代要求,强调山水组合,降低了制作成本,降低制作盆景的门槛,扩大了市场需求,较易形成产业化、规模化生产;

第五、豐富了盆景艺术的表现对象和表现领域,强调文化成分和艺术成分。将民俗故事、名著故事、名人故事和名景地貌入盆,将过去的“卖材料”“卖树桩”扭转为卖艺术、卖文化、卖故事。

这类作品,有浓厚的乡土风味,可泛称为“乡土盆景”。乡土盆景属于文化盆景其中一类。这种乡土盆景有鲜明浓厚的武陵山地域文化成份和故事情节,于是统称之为“武陵文化盆景”亦雅亦俗,雅俗共赏,受到专家的高度肯定,受到大众的广泛欢迎,市场需求前景广阔,是武陵盆景艺术生存探索发展中的一种新尝试新创造,是武陵盆景经过了几十年徘徊彷徨之后走出的一条新路。

除了文化盆景外,砂岩石雕画手法与武陵文化盆景艺术手法相结合,打造的一种跨界的艺术新品种已经成型,称之为“砂石盆景”。砂石盆景有盆景的小中见大,又有砂石画的五彩缤纷,有雕塑的立体逼真,又有山水制作的动感,还有室内摆放不用维护的便利。目前制作成功的砂石盆景已长达25米,此外制成的挂壁盆景已经在2019北京世园会湖南省预选赛中获得金奖,直送北京世园会,该盆景砂石盆景采用特色山石为骨架,焙干的真树青苔为枝叶、间以黄杨等珍贵树苗,辅以砂石材料作多方面表现,形成自己独特系统的表现手段,表现力很强。而砂石盆景作为张家界特色旅游产品的开发,砂石盆景很有希望赢得市场,形成产业化的量产。

参考文献:

[1]易启茂.武陵盆景-中华盆景艺术后起之秀[J].中国花卉盆景,2001,1.

[2]王蔚君.第二届武陵盆景赏石博览会在张家界举办[J].花木盆景,2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