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酒局引发疯狂“车祸”

2019-09-09 06:11:10 方圆 2019年15期

常洪波 高志岩 郝孟莘

那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让刘进波与昔日同乡朋友反目成仇,竟然疯狂驾车撞人,造成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呢

2月13日,农历正月初九的傍晚,还沉浸在过年喜庆气氛中的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某村却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一幕:一辆白色越野车内,一名男子正带着满身酒气,怒气冲冲地加大马力,汽车不断发出“嗡嗡”的轰鸣声,车轮飞转,他不断地前行、后退,调整着方向。然后,就在一刹那间,车子像一只发狂奔跑的野兽,径直朝一名站在不远处的男子狠狠地撞了上去,随后“哐当”一声,只见两个人影倒在血泊之中……

一死一伤的“车祸”悲剧

2月13日晚22时20分许,招远市公安局辛庄边防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语气慌张,称招远市辛庄镇孟格庄村有人开车撞人了,请警察赶紧过来处理一下。

随后,公安民警立刻出警赶赴事故现场。到现场后,被撞的两人伤情严重,已被120急救车拉走抢救,现场还留有散落的鞋子和几摊血迹,民警在对现场进行封锁和拍照后,又在村委会人员的陪同下,在一处民房内找到涉案的白色现代越野车:只见这辆车的车头部分已经深深凹陷,车内的两个安全气囊全部爆开,车钥匙虽然还插在车上,但车子已经无法发动……

当晚23时许,公安民警初步落实,被撞的两人已有一人经抢救无效死亡,另一人双腿及骨盆骨折仍在抢救中……

经调查了解,公安民警得知,开车撞人者叫刘进波,今年26岁,刚刚结婚不久,日常主要给人打零工为生。受伤正在医院抢救的人叫柳小斌,已经死亡的人是柳小斌的父亲柳惠民。据村民们反映,柳小斌与刘进波是一个村里的人,两人之间也从未有过矛盾,平常还时常凑在一起吃饭,喝个小酒。

民警立即对撞人者刘进波开展了抓捕。2月14日凌晨2时许,刘进波在亲属的陪同下投案自首。

那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让刘进波与昔日同乡朋友反目成仇,竟然疯狂驾车撞人,造成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呢?

聚餐喝酒却反目成仇

2月13日18点左右,刘进波和妻子小娟与同村柳科胜夫妇在辛庄镇上的某烧烤店吃饭。朋友相聚甚是开心,不多大会儿,六七啤酒已被他们喝下肚。酒足饭饱后,柳科胜向刘进波提到,因为去年夏天借了柳小斌堂兄弟柳大林两万元钱,至今还没还清账款,提议要去到同村柳小斌家里找柳大林商量此事。随后,刘进波和柳科胜各自把妻子送回家后,刘进波便陪柳科胜驾车去了柳小斌家中。

与此同时,柳小斌家里也正有一幫兄弟,柳小鹏、吴林辉、孙凯林等人在喝酒吃饭,一进门,酒劲儿有点上冲的刘进波就感觉有点困意,稍微喝了点水,他就倒在柳小斌家的炕上呼呼大睡起来,但是没多久,他就被吵醒了。原来,柳科胜因为欠钱的事和柳大林吵了起来,刘进波睡梦蒙胧中听见了打闹声,接着就看见柳小斌和柳大林一起殴打柳科胜。

素来为人“仗义”,能“为兄弟两肋插刀”的刘进波没有多想,起身拿起手边的啤酒瓶就冲了上去。但没等刘进波冲过去,躺在炕东边的孙凯林冲上去,就夺下了他的啤酒瓶,拳脚随即朝着刘进波的身上打去,刘进波也不甘示弱,回身一拳打破了孙凯林的鼻子,两人在炕头厮打起来。

柳小斌见状也冲上去殴打刘进波,现场乱作一团,混乱之中,孙凯林举起菜刀要砍向刘进波。柳大林意识到,打架归打架,如果动了刀子,那事情的性质可能就变了,于是连忙冲上前去,一把把菜刀夺下来。

“我眼瞅着柳小斌和刘进波两人还在厮打,我觉得柳科胜跟刘进波肯定是来找碴儿的,就跟柳小斌一起打了刘进波几下,他也还手,打了我和柳小斌,后来被在场的人给拉开了,之后刘进波就离开了。”案发后,柳大林回忆当时的场景说。

最后,刘进波在朋友的劝说下回家了,双方也逐渐冷静下来。但走在回家路上的刘进波,虽然表面上一声不吭,却是越想越气,内心里埋下了报复的种子。

劝架不成走向极端

“明明是他们打架,这件事本来就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好心去拉架,结果反过来还被打了一顿,真是窝囊!”刘进波想起刚刚发生的不快,心中愈发觉得窝火。

刘进波一进家门,他的母亲就看到了他脸上的伤,急忙询问发生什么事情,刘进波在母亲和妻子的询问下,说出了打架的原委,本就在气头上,再加上妻子和母亲的关切询问,刘进波却是越说越气,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心中怒火难消,冲到厨房拿起菜刀,说要回去报复,妻子见状赶忙把他拦下。

然而,母亲和妻子的好言劝慰并未能熄灭刘进波心中的怒火,反似火上浇油,愈发难以平息。被怒火冲昏了头的刘进波决定要狠狠教训一下柳小斌,于是开上自家的越野车就要出门去找他。

妻子害怕他冲动做出傻事,急忙跑到院子里,将自家大门锁上,爱子心切的母亲也在一旁极力劝阻,可是怒令智昏的刘进波已经全然不顾妻子和母亲的阻拦,将大门砸开,驾车扬长而去,一路开到了柳小斌的家门口,一脚油门踩到底,撞开了柳小斌家已经关闭的院门,发出巨大的声响。

正在家里的柳小斌等人听见了撞门的声音,赶紧从屋里冲了出来,便看到刘进波开车撞了他家院门,顿时火冒三丈,直接抄起棍子朝刘进波越野车的前挡风玻璃砸了过去。刘进波本想给柳小斌一个下马威,不料下马威没使成,对方竟还把自己的车给砸了,虽然心里窝火,但看到对方人多势众,刘进波见势不妙,就急忙倒车,驶离了柳小斌家。

离开后的刘进波仍然未能冷静下来,看着被柳小斌等人砸坏的车身,心中复仇的怒火又再一次燃烧起来。于是,刘进波立即调转车头又冲回了柳小斌家中。“这次回去,我其实想假装开车撞柳小斌,吓唬吓唬他,快撞到他的时候,我打算把方向转了。”案发后,刘进波回忆道。

刘进波这次的确也把车停下了,但柳小斌等人看见刘进波又开车回来了,还是手持棍棒拼命砸车,丝毫没有惧怕的迹象,刘进波也没敢下车,再次将车掉头驶离了柳小斌家中。

刘进波在跑出去十几米后,他又把车开回到了柳小斌家,“我第一次本想吓唬他,结果他不害怕,还继续砸我的车,这次,我就决定开车回来撞柳小斌了。”

而此时,柳小斌的父亲柳惠民听到声响,也走了过来,大声问道:“这是怎么了,你们要干什么?”

而双手紧握方向盘的刘进波怒火中烧,已经无心去留意柳惠民的声音,双眼紧紧盯着柳小斌,越野车在他的操纵下,一进一退地调整方向。

刘进波的脑海里充满了报复的想法。他调整方向,加大马力,汽车发出“嗡嗡”的轰鸣声,就在一刹那,白色越野车迅速地径直朝着柳小斌狠狠地撞去,但令刘进波也没想到的是,随着柳小斌倒下的,还有他的父亲柳惠民。

“刘进波驾车在门口疯狂地前行、后退,而且车速飞快,我吓得不敢出去,大约过了10分钟,我听见外面没动静了,出去看见柳小斌、柳惠民躺在门东边15米左右,柳小斌疼得乱叫,柳惠民当时就没气了……”当时在现场目睹了疯狂一幕的柳小鹏,至今回忆起现场情形,还是心有余悸。

当晚22点,惊魂未定的柳小鹏慌忙拨打了110报警,没几分钟,120救护车也到了,将柳小斌、柳惠民二人送到医院进行抢救。

亲人劝说下自首

刘进波出口恶气的目的终于达到,但此时,他的心中却也没有丝毫的愉悦可言,当他发现柳小斌、柳惠民倒在血泊中时,恐惧感迅速袭上心头,于是他赶忙倒车逃离了现场。

“我在家听见刘进波开车回来,看见车前头撞碎了,前挡风玻璃也碎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刚才开车撞人了。”妻子小娟说起这件事总是泪水涟涟。

还没等刘进波说完,小娟就看到身后有人手拿扁担追过来,要打刘进波,小娟一边阻拦,一边向刘进波喊道,“赶紧跑!”慌不择路的刘进波一直跑到了村外。过了一会儿,妻子小娟从后面追了上来,刘进波才向妻子道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得知事情真相的小娟心里无比害怕,眼泪止不住地流。小娟与刘进波2018年剛刚结婚,面对突然发生的这场灾祸,夫妻俩都惶恐不安,哭过之后也没了主意。

此时,刘进波想到了向舅舅求助。舅舅从小看着刘进波长大,刘进波什么样的秉性,他是最清楚的,得知外甥出事了,便急忙开车到孟格庄村的村北附近,接上了刘进波夫妻俩。他一边开车一边了解事情经过,坐在车后排座位上的刘进波回忆起撞人的场景,越发吓得失了神,声音颤抖地说:“舅舅,把我送到海阳去吧!”

舅舅一听这话,知道刘进波心里恐惧,想要逃避法律责任,想一跑了之,但舅舅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劝刘进波快打消这个念头,赶快去当地派出所投案自首。“之前,我听说过很多驾车撞人后逃逸的事,但万万没想到现如今这种事情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家里,而且,这次也不是一般的交通事故,而是故意撞人,他今年只有26岁,不能错上加错啊。”舅舅痛心疾首,劝说着外甥。

经过家人劝说和一系列思想斗争后,刘进波慢慢平复心绪,他清楚,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犯下大错,造成了两个家庭的悲剧,自己还有成婚不久的妻子、双鬓斑白的父母,此刻内心更是懊悔不已,绝不能撇下家人逃之夭夭,最终接受了舅舅的提议,并提出想在自首前,见见自己的母亲。

后来,舅舅开车将两人放下,回家去接刘进波的母亲,过了一会儿,舅舅和公安民警一起开车回来。2月14日凌晨2点,在舅舅的陪伴下,刘进波来到招远市辛庄镇派出所投案自首。

“当时我已经喝了酒,也在气头上,只想开车去撞他,没有考虑后果,更没有想到会威胁到其他人的安全……”自首后,刘进波回忆当时情景总是懊悔不已。但无论他怎么懊悔,死去的人不能复生,发生过的事情也不能凭空消失。

2月21日,招远市检察院受理刘进波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检察机关认定刘进波有犯罪事实,且其行为有社会危险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81条的规定,决定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刘进波。7月,本案移送招远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司法救助及时跟上

在办理该案过程中,办案人了解到柳小斌的母亲身体残疾,没有劳动能力,家庭生活条件十分困难。目前儿子双腿骨折正在烟台某医院进行治疗,未来治疗的花费注定不菲,丈夫已被撞身亡,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本就拮据的家庭雪上加霜,柳小斌的母亲精神状况一度非常恍惚。

办案检察官遂及时对接该院控申部门,控申部门检察官在对案件材料进行全面审查的基础上,多次到受害人所在村庄详细了解柳小斌家中的实际情况,并向被害人柳小斌讲解国家司法救助的规定。

经审查了解后,控申部门检察官认为,被撞人柳小斌的家庭情况符合中央政法委等六部委《关于建立完善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意见(试行)》及高检院、省院的有关规定,遂立即启动司法救助程序,并根据救助申请人的实际困难和需要帮助柳小斌准备申请资料。考虑申请救助金审批需要时间较长,为了帮助受害人家庭解决燃眉之急,该院决定先为该案垫付救助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3万元的国家司法救助金便发放到被害人柳小斌手里上。

“非常感谢检察机关,在我家里最绝望的时候给予的支持和帮助,今后我将和母亲好好生活下去。”被害人柳小斌拿到救助金时,这个遭受巨大家庭变故的汉子几度哽咽说道。 (文中涉案人物除被告人刘进波外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