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杀”总统的奥德布莱切特公司是“什么鬼”

2019-09-09 06:09:12 东西南北 2019年14期

徐浩程

2017年12月15日,由于秘鲁时任总统库琴斯基涉嫌卷入奥德布莱切特公司贪腐案,部分国会议员向国会提出弹劾库琴斯基的动议。

当地时间4月17日晨,涉嫌贪腐的秘鲁前总统阿兰·加西亚在得知秘鲁司法当局要拘捕他时,朝自己脑袋开了一枪。虽然立即被送入医院,但是69岁的加西亚还是不治身亡。

这一切都与一家公司有关——巴西建筑业巨头奥德布莱切特。秘鲁当局怀疑加西亚在2006年至2010年的总统任期内,收取奥德布莱切特公司10万美元的贿款,并暗中施压、让对方中标秘鲁首都利马的地铁1号线项目。

加西亚到底有沒有收钱,还不得而知,但奥德布莱切特公司堪称是名副其实的“总统猎手”,被它“围猎”的总统可不止加西亚一个。除加西亚外,秘鲁至少还有三位前总统:亚历杭德罗·托莱多、奥良塔·乌马拉及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都被奥德布莱切特拖下水。而秘鲁之外,在拉美地区还有巴西前总统卢拉、巴拿马和哥伦比亚总统均涉嫌从奥德布莱切特受贿。

“无论他在哪儿”都要将其逮捕

奥德布莱切特是一个家族企业,由诺尔贝托·奥德布莱切特于1944年创建,最初参与了巴西南部的公路建设,后来借着过去25年拉美国家经济发展之势,成为拉美最大建筑公司,且涉足建筑、房地产、化学、石油等多个领域,拥有诸多下属公司和承包商。

该公司尤其深度参与拉美国家进入现代基础设施开发进程,如在哥伦比亚建设先进的高速公路、在多米尼加建设发电厂、在厄瓜多尔建设运河和渡槽、巴拿马地铁、秘鲁水力发电站等。

但2015年6月,奥德布莱切特公司前总裁马尔塞洛由于行贿罪、洗钱罪和组织犯罪被判处31年零6个月监禁。之后,马尔塞洛与巴西检方签署坦白宽大协议,量刑降至10年,并采取不同形式的监禁方式。

对此,奥德布莱切特公司发表声明表示非常后悔,2018年2月奥德布莱切特前驻秘鲁代表豪尔赫·巴拉塔的声明,承认其公司曾为秘鲁多名高官的竞选活动捐款,包括几任前总统。

被牵涉其中的“总统们”就不这么“干脆”了。除了加西亚“以死抗争”外,秘鲁前总统托莱多也否认从奥德布莱切特受贿2000万美元,称这些都是政敌的迫害行为。

2001年,托莱多成为秘鲁首位自由选举出来的印第安人总统,就职时,他曾说:“我的政府将不会允许政治操作偷走穷人尊严的行为。”当时托莱多上台时的一项承诺即为反腐,倡导廉洁政治,他也因致力于提高教师薪酬、为穷人修路、提供住房和医疗照顾而受人尊敬。

但奥德布莱切特公司承认,为获得秘鲁跨洋公路项目,他们向托莱多政府行贿2000万美元。2017年初,秘鲁据此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托莱多发布红色警报,“无论他在哪儿”都要将其逮捕,还开出10万索尔(约合人民币20万元)的悬赏,以便尽快将其缉拿归案。

时任秘鲁总统库琴斯基曾在托莱多内阁任经济部长,呼吁托莱多回归正面回应腐败一事。但没有想到,不久他也卷入了奥德布莱切特“围猎”案中。秘鲁当局调查发现奥德布莱切特公司曾于2004年至2007年向库琴斯基独资的投资银行咨询公司汇过七次咨询费,共计78万余美元,约合人民币517万元。去年3月,在强大舆论压力下,库琴斯基宣布辞职。

一个一个地陷落

加西亚自杀后,库琴斯基被宣布实行36个月预防性监禁。“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接受调查。我没有银行账户,信用卡也被剪了,”库琴斯基在一场上诉听证会上说,“我的声誉已被完全摧毁。”

而暂居国外的托莱多轻松得多,在网上写道:“我和妻子对前任总统阿兰·加西亚的去世,以及前任总统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进入重症监护室的噩耗,深感悲痛。我们一直思念着秘鲁,没有怨恨。”

这些被“围猎”的总统们,此前表现均不错,用当地评价来说,至少是“在人们心目有着较高道德素养的人”。但正因与奥德布莱切特及其他巴西公司的腐败网络有关联而一个一个地陷落。

除了秘鲁,奥德布莱切特还可能“围猎”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哥伦比亚原总统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他因努力协商促成与该国最大的反政府组织达成和平协议而获奖。有证人向检方作证称,桑托斯涉嫌在2014年竞选中收了近100万美元的非法献金。

对此,桑托斯在社交网络上呼吁国家选举委员会进行彻底调查。此前,哥伦比亚前议员奥托·布洛因受控与将高速建设合同赋予奥德布莱切特公司一事有关而被捕,桑托斯收受竞选献金一事即由其捅出。

奥德布莱切特公司腐败案件还延烧至巴拿马的现任总统。据路透社报道,巴拿马总统胡安·卡洛斯·巴雷拉被前顾问指控接受奥德布莱切特公司的献金。当时,作为巴雷拉的前顾问、律师、朋友,方塞卡·莫拉透露:“总统告诉过我——若说谎愿天打雷劈——他接受了该公司的资金。”

此外,据当地报道,巴拿马前总统里卡多·马蒂内利的儿子及兄弟正在接受调查。

而在奥德布莱切特总部所在地巴西,多名政客牵涉其中。被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称为世界上最受欢迎政客的前总统卢拉也因与该公司贿赂有关联而受腐败指控。在去年的一份证词中,巴西时任总统特梅尔也被指收受该公司竞选资金。

专门成立贿赂官员的部门

在巴西,奥德布莱切特公司无处不在,尤其是在里约这座海滨城市,以硕大红色字体书写着公司名称的建筑标牌随处可见,充斥着从翻新改造后的老港口区到崭新的写字楼和公寓。

然而,原材料和其他物资的高成本、官僚主义的拖沓、融资渠道短缺和技术工人匮乏等问题一直困扰着巴西建筑业,严重影响了部分企业的盈利水平。即便奥德布莱切特也难逃这些问题。

承接2016年巴西奥运会大部分场馆建设时,奥德布莱切特的总裁朱尼尔就很少见的接受媒体采访,列举出一系列影响奥德布莱切特开展世界杯项目的因素。

以前在巴西建筑行业,基本上都是各家公司先开工,然后来一句“好,成本我们走着看”。然后在中间各种腐败丛生。2007年里约泛美运动会就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据估算,该届泛美运动会的最终成本是初始预算的六倍。

在这种情况下,不难想象奥德布莱切特这些大的企业会不断去“围猎”官员。奥德布莱切特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工作职责单一但是繁重,那就是支付官员的贿赂款。

巴西最大的食品加工企业JBS的行贿级别也不低。根据董事长乔斯利·巴提斯塔交代,前任总统特梅尔、前前任总统罗塞夫、前前前任总统卢拉,都收过他的钱,金额达1.23亿美元。

虽然特梅尔反复表示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但是就在3月初,他在一次大范围的反腐调查中被捕。

显然,奥德布莱切特这些巨头企业之所以能成为“总统猎手”,是内外多种因素造成的。

再回到加西亚,2017年他曾说:“希望在我死后,所有说过我坏话的人都来到我的墓前承认他们错了,因为他们什么也找不到。”如今,这句话就像墓志铭一样,给他的人生草草地做了了结,但腐败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萧澈荐自《廉政瞭望》)

马尔塞洛·奥德布莱切特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