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国家“对华关系变奏”

2019-09-09 06:09:12 东西南北 2019年14期

向骏

如果认为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只是单纯的其乐融融,可能就忽视了当前拉美国家对华关系变奏的风险。

截至2019年4月底,拉美共有19个国家与中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即《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其中委内瑞拉、智利、厄瓜多尔、秘鲁属“全面战略伙伴”。

中国在拉美的另3个“全面战略伙伴”,是巴西(2012年)、墨西哥(2013年)和阿根廷(2014年)。阿根廷总统马克里曾出席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但阿根廷距离中国遥远,近来又遭遇经济困境,因此尚未大规模参与“一带一路”项目。

如果说“全面战略伙伴”是“朋友圈”的重要指标,那么过去一年拉美数国大选的结果,导致中国在当地的“朋友圈”亟待重建。其中,又以墨西哥和巴西最为棘手。

美国“鹰派”高官近期频频对拉美事务发声: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暗示,不仅要迫使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下台,还要在尼加拉瓜和古巴实现政权更迭。早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曾称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和古巴为“苛政的三驾马车”。

《美墨加协定》不太可能按照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原本争取的时间表,在今夏结束前获得美国国会批准,甚至可能被永久搁置。

博爾顿在谈及委内瑞拉局势时称,美方不会容忍“敌对外国势力”干涉西半球事务。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回应道:“拉美事务不是某一个国家的专属,拉美地区也不是某一个国家的后院。”这一变化显示美、中、拉三边关系已进入“短兵相接”的阶段,中国务必“步步为营”沉着应对。

2018年12月13日,智利政府在圣地亚哥举办百辆比亚迪电动大巴交付仪式,智利总统皮涅拉(中)体验乘坐比亚迪电动大巴。这是中国车企在海外最大规模的单批次纯电动大巴车队投放。

过去10年来,中国与拉美双边贸易快速增长,2017年达到2440亿美元,超过美国成为该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目前,拉美是中国第二大对外投资目的地,中国是拉美第三大投资来源国。

成立于1959年的泛美开发银行(IDB)是成立最早和最大的区域性、多边开发银行,其宗旨为“集中各成员国的力量,为拉美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计划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很大影响力。

中国在2009年1月正式成为IDB第48个会员国。为庆祝中国加入该银行10周年,IDB理事会2019年年会原本预订于3月下旬在成都举行。但在3月22日,该行决定更换地点,理由是北京拒绝向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瓜伊多的代表豪斯曼发放签证。

中方只是拒绝让一个讨论经济问题的国际会议变相成为其他国家的政治工具。对泛美开发银行决定取消成都年会中方“深表遗憾”,并表示“相信与泛美行和广大拉美国家的合作不会受到干扰”。但美国副总统彭斯借机在《迈阿密先驱报》上撰文煽动说,这将是IDB“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年会主办国拒绝邀请一位代表的情况”。

对于IDB在年会召开前不到一周决定更换地点,《经济学人》的评论算是相当中肯:“让IDB远离中国恐难让中国远离拉美。”但滑稽的是,《经济学人》认为反正马杜罗政府也撑不了多久了,届时豪斯曼可以邀请IDB和中国的代表到加拉加斯共商大计。

新加坡全球战略咨询公司Future Map的创始人、也是《联通:描绘全球文明的未来》等多书的作者帕拉格·康纳认为:“中国发起了一场基础设施竞赛,越来越多的大国希望参与亚洲互联互通的建设。这意味着,‘一带一路无论以什么名义实施,都将持续不断地进行下去。”

可以说,拉美国家当前的“对华关系变奏”,只是围绕长期趋势的一次有限波动。正如IDB行长莫雷诺近日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所说,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有助于促进拉美地区互联互通和区域贸易增长,中拉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拥有广阔合作空间。

(沈悠荐自《南风窗》)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