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之失,失在衰落、失衡与自闭

2019-09-09 06:09:12 东西南北 2019年14期

叶檀

三年前,我写了一篇《我眼中最无前途的十大城市》,在网络上引发了巨大争议。现在我想谈谈我们这个时代那些失落的城市。

我觉得所谓“失落之城”,大体能分成以下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因为支柱产业的衰败引发城市发展降级,由此让城市感到“失落”。计划经济时代的老工业基地,一旦到了市场经济时代,会无法顺利完善产业链并完成产业转型。比如长春,它本来是中国的物流中心节点,是黑龙江、吉林区域的粮食和重工业中心。但市场经济是资源决定配置,处在一个流动的市场区间里,所有要素都不是固定静止的,所以我们会感觉沈阳在经济发展和曝光度方面比长春表现得好一些。如果立足东北,把东北的资源辐射到全国,那么沈阳肯定是首屈一指的中心城市,地缘优势决定了它既能辐射南方城市,又能承接起胶东半岛。

但沈阳的情况并不比长春好多少。我看过《钢的琴》,也知道《铁西区》《艳粉街的故事》这几部纪录片,还去过铁西区现场调研。但这些文学和艺术作品的曝光,并不能说明沈阳的城市文化和底蕴就比长春、哈尔滨、大同这些城市更丰富,因为文学、艺术作品都是妙手偶得的,并不具备普遍的样本性,所以衡量一座城市是否失落,经济实力依然是最重要的指标。

第二种情况,城市受“虹吸效应”影响太大,导致它的光环被临近的中心城市剥夺了。这一方面,没有哪座城市能出石家庄之右。

《钢的琴》剧照

我之前在盘点最无前途的十大城市时,把天津看作城市“虹吸效应”的一个样本。因为离北京太近,它被首都虹吸了大部分资源,所以我认为它是最没有存在感的直辖市。现在我想说的是,石家庄也许是中国最失落、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会城市。

石家庄距离北京300公里,它可以说是最悲催的省会,因为一直被北京这座巨无霸型的中心城市当作卫星城,更何况自身还没什么有特点的产业集群。研究一下数据你就会发现,石家庄这座城市,无论是从首位度还是区位度来看,数据方面都是很难看的。我觉得它是一个被虹吸的落寂城市。

但并不是所有临近一线城市的卫星城都会像石家庄一样,资源和人才被虹吸,到最后,几乎被外界遗忘。这就又谈回中国三大都市圈发展模式的老问题了。我说过,北京周边穷邻居,上海周边富亲戚。和创造、扶持“富邻居”的长三角、珠三角相比,北京就像一根巨大的吸管,它在鯨吞各类资源,所以位于北京周边的城市很悲催,它们只有一个发展目标,那就是保证首都能落实发展目标。

借失落的石家庄,我也想呼吁一下,其实未来京津冀是大有可为的。因为一旦得到均衡发展,它可以形成“北京-雄安-石家庄”的“铁三角组合”。这三座城市在地缘上构成了一个三角形,能够带动方圆200公里之内的城市、村镇互助发展。

第三种情况可能比较特殊:因为地方文化色彩过于浓烈,导致城市发展格局受限。这方面典型的例子是汕头。汕头虽然是改革开放后的经济特区之一,但它的格局和视野一直受限。我去过几次汕头,觉得这是个文化封闭性极强的地方,拉帮结派现象很严重,地方势力和关系网络也是盘根错节,所以这里的外来移民很少,这和深圳截然相反。

但我不担心汕头的发展,因为这座城市迟早会摆脱失落感的,理由就是它应该会慢慢被沿海的深圳影响。这不是一座适合落脚的城市,但我认为它会在一定时间内摘掉“失落之城”的帽子。

(陈仕荐自《新周刊》)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