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个Brunch吧,我们不赶时间

2019-09-09 06:09:12 东西南北 2019年14期

郑依妮

还有比Brunch(早午餐)更伟大的发明吗?

作为早餐(Breakfast)和午餐(Lunch)两个词、两顿餐的“合体”,Brunch是继三明治和英式下午茶之后,英国人又一项伟大的饮食创新发明。

Brunch最早源于19世纪末的英国上流社会。当时有钱又有闲的英国人热衷于在晨间打猎,因此一般在打猎结束后才正式用早餐。这顿“狩猎早餐——the hunt breakfast”,开餐时间大多在上午10点至下午3点。餐桌上通常会出现鸡蛋、鸡肝、培根、新鲜水果和甜点,足以令打獵归来饥肠辘辘的贵族们吃到大满足。坊间还有个说法是,越有地位的贵族,吃早饭的时间越晚——在他们的观念里,只有农民才会特别勤劳地早起去干农活。

而将这贵族生活方式转化成大众日常的,是发明Brunch这个词的英国作家盖伊·贝林格。

1895年,贝林格在《猎人周刊》刊登的《早午餐:一个借口》一文中写道:“早午餐是愉悦的、可社交的、诱惑的。它能让你感到心情愉悦,并且和朋友聊个不停,它让你对生活感恩和满足,一扫所有阴霾与忧郁。”

上世纪20年代,贝林格把Brunch称为“周六晚上的醒酒餐”的说法,通过媒体漂洋过海到美国东海岸,最终在禁酒令的“助力”下,被充满商业头脑和投机精神的美国人发扬光大。

Brunch代表的是格调 

美国人热爱Brunch,周末每家餐厅几乎都是满座。如果你在上午11点到下午2点之间造访纽约曼哈顿SOHO区,将会被华夫饼、煎薄饼和班尼迪克蛋的味道淹没。

一顿完美的Brunch是从一杯装在精美骨瓷咖啡杯里的咖啡开始的。然后是班尼迪克蛋、香肠三明治,以及浇了热乎酱汁的烤牛排。香肠上必须覆盖酥脆的小土豆、蓬松的炒蛋、切达干酪,一起被塞进一个烤过的、热乎乎的芝麻奶油蛋卷里……千万别在这时做出“健康”的选择——大麦面包、生芥蓝、花椰菜和腌蛋?你的食欲与欢愉都将被一扫而空。

“住在纽约上东区的人,最爱周末的Brunch。”美剧《欲望都市》里,总会看到四个漂亮女人悠闲地聚在一起,聊着彼此的“本周八卦”。她们在吃什么不重要,吃得漫不经心,显得慵懒而性感,才是一种展示奢侈的新姿态。因为Brunch代表的不是食物,而是格调。

美国的Brunch“革命”始于芝加哥,这是好莱坞名流和中产精英们进行火车横贯美洲大陆之旅的必经之路。乘客抵达时寻求精致的早餐,当地酒店乐意提供援助,因为大多数餐馆在周日都不开门。

美国社会学家法哈·特尼卡尔在其著作《早午餐的历史》中指出:“早餐和早午餐的分别,在于前者是一个工作日的开始,而后者却是周末的欢颂。”最初的Brunch不是每日提供的,一般只安排在周日或假期。这种偶然性赋予了它一种愉快的自我放任感。而如今在纽约,越来越多的餐厅开始全天候供应Brunch——哪怕在傍晚时分也能吃到Brunch。

《纽约时报》记者威廉·格林姆斯在1998年发表了他对Brunch的评价:“Brunch,越奇怪越好。”想吸引更多客人,餐厅必须有具备独特创意的菜单,且花样越多越好。

如果没吃过班尼迪克蛋,那你就不算品尝过真正的美式Brunch。这是鉴定一家Brunch餐厅的必选菜品——蛋的熟度是否恰到好处,酱汁口感是否足够顺滑。

曼哈顿最受欢迎的Brunch餐厅之一“杰克的夫人弗雷达——Jack's wife Freda”的老板迪恩介绍说:“最正统的班尼迪克蛋,由英式马芬、加拿大培根、水波蛋、荷兰酱组成。吃班尼迪克蛋最激动的时刻,就是把娇嫩饱满的水波蛋从中间轻轻划开,看着潺潺流出的蛋液与奶香浓郁的荷兰酱汁相融合,十分诱人。”

Brunch通常会有酒精饮料佐餐,以香槟或者鸡尾酒最为常见。如果你点上一杯含羞草,更显你对Brunch的习以为常,服务生一定会对你关照备至。

各国的Brunch往往各有千秋:法棍是法式Brunch的骄傲,英式早茶注重咸香的肉类,奶甜味的松饼则是美式田园的灵魂,想吃猎奇肉排汉堡就一定要找家地道的澳洲餐馆。

中国也有Brunch,那就是粤式早茶。广州人对早茶的时间概念和纽约人对Brunch的概念极为相似——上午10点后的早茶才属于年轻人,10点前去喝早茶的都是老年人。除了例牌的“一盅两件”,粤式早茶以各种点心为主,烧麦、虾饺、叉烧包、肠粉、马蹄糕等,佐餐的饮品必须是茶。

Brunch是相处的时间和诚意

饮食方式真实地反映了一个城市里人们的生活方式。Brunch很符合现在都市人的生活状态,人们会选择在周末睡到自然醒,在轻松明快的氛围里,与家人或朋友不赶时间地享用一顿丰盛的美食。

Brunch远远超出了一顿饭的范畴。这是一个时间的概念,意味着在上午10点至下午2点这个时段,你很有空。这是在快节奏时代气定神闲的从容,其精髓在于“有仪式感的休闲”。

在曼哈顿,充满活力的人群混在混凝土和金属搭建的时尚空间里,当天气温暖时,落地大窗户通向室外阳台,播放着轻快的音乐。也只有吃Brunch的人会跟你说:“急什么?来吃个Brunch吧,没那么赶时间。”

Brunch的用餐时间不仅因人而异,不同国家也有所不同。有美食家进行了观察:英国人一顿Brunch可以持续到下午1点;慵懒的法国人在用餐上也慢悠悠的,用餐至下午2点;最夸张的是意大利人和西班牙人,一觉睡到下午1点,才愿意下床饱餐一顿,索性连下午茶和晚饭一起吃了。

但是,当Brunch成为一种网红现象——餐厅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食物可能不值得等待,Brunch就失去了灵魂。在纽约的街上,经常可以透过橱窗看到餐厅里好几个人站起来,围着桌子低着头,捣鼓着手机镜头。桌上也许是一杯最近网上很火的玛格丽特鸡尾酒,装饰着一个小汉堡包、三个泰特小面包和一个腌制的墨西哥卷饼。“打卡”完成后,他们还会跑到几个街区之外,以同样的姿势拍摄一种加上阿甘油的牛油果吐司,并乐此不疲。

粤式早茶

《纽约客》杂志专栏作家萨迪·斯坦恩说:“把Brunch当成社交网络炫耀道具的人,毁掉了很多美好的餐馆。对我来说,Brunch的吸引力从来不是拍出好看的照片,提高点赞率。我喜欢鸡蛋和咖啡,我喜欢糕点篮,我喜欢周末唯一一顿饭的节日气氛。我喜欢寻常的小餐厅,在那里我可以平静地阅读周日的报纸,慢悠悠吃上两口薯条,而不会有排成长队的等待就餐者愤怒地盯着我的空盘子。”

毕竟,Brunch最宝贵的是相处的时间和诚意。

(张钰荐自《新周刊》)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