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我与东北大鼓的不解情缘

2019-09-09 06:09:12 东西南北 2019年14期

刘海东

曾几何时,人们惯于放下手里的农活,围坐一隅,只为一曲字正腔圆,饱含正能量的“大鼓书”而来——台上,演员们声情并茂,说唱有序;台下掌声不断,赞声连连。这种“纯粹”的表演形式匠心独具,让历史与现代言和,艺术与百姓握手,时间在饶有韵律的古今说唱中缓缓流淌。

回首流金岁月,田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转而她也在为这种渐行渐远的说唱艺术扼腕担忧:“由于难学,现在东北大鼓书面临着后继无人、随时断层的危险。”为了力挽狂澜,她在10多年前放弃经商,重拾老本行。她说,那是儿时的梦想,现在经济条件允许了,要为大鼓书复兴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10多年间,田野为大鼓书鼓与呼,先后通过义演、大鼓书进校园、演唱会等形式将大鼓书文化传播至全国各地,同时她还担当起创新发展的重任,迄今创作新词新曲共计10余首,著名唱段《黄大年颂》《学习郑德荣》《鼓韵沧桑》等荣获多项大奖,在坊间广为传唱。

“2016年我们把东北大鼓带到了中国最高鼓曲盛会——河南马街书会。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东北大鼓走进更多校园,让孩子们了解这门艺术,期待与政府联手,一同传承。”田野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重振东北大鼓雄风,让这种扎根于民间黑土地的地头、炕头、口头的民俗艺术重新闪耀在中国曲艺舞台。

一鼓一板诉衷肠

在田野家中,一面以鹦鹉赏梅彩绘为主,配以“东北大鼓”字样的背景墙格外醒目。不远处的长方桌上,一鼓一板错落摆放,这一切,都似乎诉说着她与东北大鼓的不解情缘。那种挚爱,源于坊间,而止于内心。

田野说,东北大鼓历史悠久,鼓韵丰厚,独有的评书+唱的形式对演绎者要求甚高,由于人物与故事情节都需完整刻画,因此是完全以“功夫论英雄”的曲种之一。“一板一鼓要默契,手眼身法步要到位,同时还要和三弦配合;开头两大口,排字要讲究;表演的既可以是千军万马,也可以是悲壮凄凉,各种场景全部都得看功底儿。”

田野12岁时对东北大鼓已是情有独钟,彼时,仁义礼智信的宣教风格让这种曲艺形式在坊间极为盛行。16岁时她便可以为学三弦的叔叔做配唱。随后她师从当时东北大鼓名家王惠兰先生,开始了对东北大鼓演绎及文化的深度挖掘。

“东北大鼓也叫‘大鼓书,所有的曲牌都要为故事情节服务,学起来非常难。”田野说,东北大鼓讲究言传身教,口口相传,很多精髓都是要由师父传授,徒弟心领神会才行。历时一年半的勤学苦练,她不满17岁便可登台演出。

字正腔圆话春秋

相较于其他曲艺形式,大鼓书场景设置较为简单:一鼓一板一三弦,配以演员表演即可。在生产队时期,时常是十里八乡聚集一起,在舞台三面形成“人海”,大人们听得津津有味,小孩们则习得知书礼教,各得其乐,也各得其所。

三国演义之《古城会》《单刀赴会》《华容道》《草船借箭》,红楼梦之《黛玉焚稿》《黛玉悲秋》《宝玉探病》,一些段子流传至今,百姓传唱、经久不衰。

田野说,大鼓书有长篇和段子之分,断字扣题都十分讲究。长篇往往要唱上1-2年,段子則需几分钟到数小时。而段子当中颇有文采的要数子弟段子,系清朝八旗子弟所作,也是最经典、传唱最广的大鼓书。

相传,大鼓书迄今已有300多年历史,盛行于辽宁省沈阳市,故又称奉派大鼓,发展至近代,形成了略显差别的东城派、南城派、西城派、江北派等派别,以及饱含长春本地民俗地域特点的奉调大鼓,而田野便是奉调大鼓的第四代传承人,据她介绍,奉调大鼓起源于200多年前,第一代传承人杜成章将沈阳奉派大鼓和梅花调带到吉林,结合当时盛行的影调及吉林文化而形成,自此在茶馆及民间中盛行,代代相传。

弃商从艺道传承

田野对大鼓书的痴迷,众人皆视,精湛的鼓板表演及唱腔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民间掀起一股“大鼓书”热潮,但仅仅3年的艺术生涯却随着农村“包产到户”的实行戛然而止。

“因缺少场地,大鼓书表演几乎跌落谷底;很多艺人纷纷转行,另谋生路……”即便是今天提及这段过往,田野仍心有余悸,备感惋惜,而这些被迫转行者的队伍中,也包括她自己。

从商十几载,几乎与大鼓书绝缘。沉浮数十年,却始终心中有梦。

2006年,田野找到师父王慧兰,共圆大鼓书复兴之梦。20多个唱段,竟未费吹灰之力在田野的脑海中渐渐复苏。随后,在师徒数次下乡演出中,田野对大鼓书的传承也形成了新的认知。

公益演出,大鼓书进校园,出唱片,研讨会,拍快手抖音……一系列的举措为大鼓书的复兴之路点亮盏盏明灯。2016年,一场别开生面的大鼓书演唱会更是首度在吉林亮相,宾朋满座,共同见证大鼓书的传承与发展。

而令田野更加欣慰的是,2017年开始,便陆续有4名大鼓书爱好者前来拜师学艺,这其中,不乏造诣深厚者,这让田野不禁为大鼓书的后继有人松了一口气。田野希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她亦会将多年形成的精髓毫无保留传授给弟子。

匠心创作谋未来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大鼓书的正向内涵及宣教意义让许多人为之倾情,而这也是田野多年来一直坚守的根本所在。

近年来,田野深感大鼓书唱段匮乏,2013年前后,她便投身到大鼓书的创作中。随后,《黄大年颂》《鼓韵沧桑》《学习郑德荣》等10余唱段陆续登场,题材涉及食品安全、弘扬社会正气之风等,形成了大鼓书创新发展的涓涓细流。

田野说,大鼓书发展至今,若想不枯竭,创作上必须紧跟时代步伐,同时还要根据舞台需求进行调整。而这一过程,往往需要对主题进行全方位把控,并结合大鼓书特点来完成。

田野回忆说,在写《黄大年颂》时,由于被其事迹所感动,加之创作上的夜以继日,眼睛疲劳到封喉的程度;而一曲《鼓韵沧桑》历时两个半月创作,几乎道出了大鼓书的前世今生……

田野说,大鼓书曾经教育了几代人,是正能量与东北文化的化身,相较于其他消费型艺术,更值得被珍惜。她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其中,让这颗逐渐晦暗的珍珠重现昔日璀璨之光。

田野:吉林省曲艺家协会会员,第四代奉调东北大鼓代表性传承人,曾参加全国多场曲艺演出。先后创作了《黄大年颂》《鼓韵沧桑》《学习郑德荣》《英台求读》《反邪教》等唱段,并改编了《调寇》《圆角寺降香》《临童山救驾》《大纲鉴》和长篇大书《回龙传》《三国演义》等作品。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