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去“地球之肺”拜访河马先生

2019-09-09 06:09:59 世界博览 2019年16期

阿兹猫

除了旅游业,出海捕鱼也支撑着当地人的生活,游客也可以体验海钓。

非洲大陆,野外我遇见的第一种猛兽,竟然不是五霸,而是河马。圣卢西亚湿地公园(Great St.Lucia Wetland Park),河马从湖中张开大嘴,虽然天色昏暗,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肉粉色嘴里的利牙。不要小看哦,论单挑,非洲狮都未必是它的对手。看上去憨萌的外表下其实隐藏了一颗凶悍的心,食草的河马成功打入动物界的“无敌团队”。

20年前第一次走进非洲,印象中的非洲大地一直灾难丛生,能够像南非这样远离战争和饥荒,将现代文明与野性世界合二为一的美丽国度,颠覆了我对于非洲的认识。故事就从南非开始讲起吧,那里留下了我的许多“第一次”:我到的第一个非洲国家,生平第一次体验“Game Drive”(驱车猎游),第一次采访环保人士,圣卢西亚湿地公园是我拍摄的第一处世界自然遗产。

旅行从南非第二大城市,位于东部夸祖鲁-纳塔尔省的德班开始。我和摄影师同伴来到德班向北275公里处的圣卢西亚湿地公园(目前更名为伊斯曼盖利索湿地公园Isimangaliso Wetlands Park)进行拍摄。正是在那里,我遇到了“河马先生”。

湿地,生态系统的重要一环

“如果你喜欢野生动物和大自然,那你一定会喜欢圣卢西亚湿地,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必须知道如何尊重大自然而不是破坏它。” Kian,一位致力于保护这个南非第一个世界自然遗产的科学家,这样对我说,他在这里已经生活了整整16年。

从德班沿N2北上到Mtubatuba镇后拐上辅路R618,开了3小时左右,进入湿地公园的小镇上已经是中午了,来之前,通过朋友联系了Kian Barker先生,于是用过午餐后,拉尔夫开车带着我们找到了他的家,这是一个掩映在花草绿树中的小楼,原来还兼做家庭式度假旅店,Kian听到汽车声出现在二楼阳台上,和我们打过招呼后迎了出来,“你们是我在这里见过的第一批中国客人。”Kian热情地泡了一壶中国茶。

Kian来自比勒陀利亚,已经在这里生活了16年,目前正参与一项湿地保护项目的工作,同时也兼营接待游客的家庭旅馆。说起湿地公园,他拿出一份地图,指着印度洋沿岸一片浅绿色的区域,“圣卢西亚湿地公园位于夸祖鲁-纳塔尔省,32.8万公顷的地方包括圣卢西亚湖、Maputaland海洋保护区、海岸森林保护区和Kosi湾自然保护区,有280公里近乎原始的海岸线。公园内有南非目前仅存的一片沼泽林,三个大型湖泊生态系统,四处国际重要的湿地,八处大型的猎奇自然保护区和100多种珊瑚。”

从地图上看果然不小,犹如一片清新的树叶湿润着非洲最南部,这个是世界上生态最敏感的地区之一,如今也是南非最美丽的地方之一。“绿色树叶”中间浅蓝色的部分便是圣卢西亚湖,细长的尾梢部分既是注入印度洋的河口,也是圣卢西亚镇和湿地公园管理部门的所在地,是所有游客的必经之地。

据Kian描述,地图上的这片小水印,其实是一个浩瀚无际、生机勃勃的生物多样性乐园,湖泊、沙丘、海滩环绕着圣卢西亚湖,淡水湖在入海口与印度洋交汇,不仅有海洋、沙滩和水下岩洞,还有湿地、草地和湖泊。湿地公园处在海平面和海拔474米之间,由一个沿海平原及大陆架组成。多样化的生物环境在这里形成了世界上十分罕见的湿地保护区,而早在石器时代初期这里就有人类活动。

在湖中休闲自在的河马是这块土地的霸主,各种凶猛的动物都不敢惹它,小镇上的人更是避之不及。

如同森林被比喻为“地球之肺”,湿地也被生态学家称作“地球之肾”,足见其重要性。对动物栖息及动植物群演化与发展有着重要意义,199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也是南非的第一个世界自然遗产,这里同样深受国家地理摄影师们的青睐。

“圣卢西亚地区的动物可都是些大家伙,”Kian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这里以拥有自然界体积最庞大的动物群而闻名,如座头鲸这样最大的海洋哺乳动物,最大的陆地哺乳动物非洲象和犀牛,而且还是南非鳄鱼和河马的故乡,也是南非最大的棱皮龟和野人头龟的繁衍栖息地,世界上黑犀牛分布密度最高的地方。”听起来很诱人,但不知道此行能亲眼见到它们中的哪些。

湖水中的“河马大人”

6月,一个闷热的午后,我们决定去拜访下湖区的大家伙们。高高的芦苇在微风中摇曳,最后一班游船已经静静等候在码头。天气阴沉,河水浑浊得很,因为河流把中上游泥沙带来的缘故,此刻湿地茂密的树林中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窥视着我们。游船驶离码头,在身后划出圈圈涟漪,鱼鹰无声地掠过河道两边密布的芦苇荡和灌木丛,停在水面浮起的枯树枝上。据说湿地有多达526种(占南非的50%和非洲的25%)鸟类,可惜那时我还没有开始观鸟,注意力只放在大型哺乳动物上。

此行主要是去拜访“湖主”河马大人,很快,远处水面上浮出三五个黑影来,再近一些,黑影又潜入水底,就在大家四处张望之际,“噗”的一声,水面上冒出一个圆滚滚的脑袋来,耳朵甩甩水珠,瞪圆了眼睛盯着我们。一个圆脑袋缩回水里,另一个又冒出来,那些浮在水面上的眼睛就这样监视着我们。突然一头河马大嘴90度张开后露出粗壮可怖的獠牙,似乎提醒大家,进入它的地盘要小心了。偶露峥嵘后,它立刻又潜回水中,在水面上掠過几道波痕后便无影无踪了。

坦桑尼亚开挖矿山给自然生态带来了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