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2019-09-09 06:09:10 出版人 2019年9期

我归来,我受难,我幸存。

——当地时间2019年8月10日,著名翻译家、英美文学研究专家巫宁坤在美国逝世,终年99岁。巫宁坤曾授业于西南联大,而后经历了旅美、归国、下放的坎坷岁月。回忆自己的前半生,翻译家如是总结。

我听见警报声,感觉到身体的某个开关终于被打开了,十年之后我终于哭了出来,泪流满面,不可遏止,一直哭了半个小时。然后我停下了手里的一部小说,开始写《云中记》。我发现我到了必须把它写出来的时候,我要写出死亡对生命的唤醒。这不是冲动。

——汶川地震过后整整十年,亲身经历过灾难的作家阿来终于觉醒了书写的冲动。在作家看来,经过十年的酝酿,“沉重的记忆还在,但至少没那么黑暗了。“

奖金太重要了。所有不给钱的奖项都是耍流氓。

——导演、剧作家贾樟柯谈评奖。在他看来,文学创作和拍电影一样,需要耗费创作者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因此文学奖的奖金对创作者而言意义重大。

《明日边缘》里的汤·克鲁斯也是帅哥,怎么人家能用帅哥拯救世界,我就不行了?

——科幻电影《上海堡垒》遭遇票房与口碑的惨败,其中导演滕华涛的选角引起了较大争议。对流量明星在电影中起到的效果,导演曾抱有期待,但现实却未如导演所愿。

这就是教育和商业的本质区别,商业的本质是迎合,教育的本質是改变。樊登读书做的是教育,不是商业,而我们能赚钱是因为教育本身就应该赚钱。

——樊登读书App创始人樊登透露这款阅读应用的推荐算法是:读者越喜欢什么,他们就越不推荐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樊登给出了如是理由。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