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涉出版亲历《小欢喜》

2019-09-09 06:09:10 出版人 2019年9期

程士庆

“中国教育四重奏”《小别离》《小舍得》《小欢喜》《小痛爱》陆续出版后,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

曾几何时,我竟成了一个颇有喜感的“接生婆”。

从7月底开始的近一个月里,一部反映高考的电视剧《小欢喜》受到不少家庭的追捧,我算是其中一个有些特殊的追剧观众,看剧时有一种格外的亲切感,因为这部剧据以改编的图书原著早在酝酿中就成为我初涉出版的第一个目标。

我1989年从南京大学毕业后就在浙江省文联工作了近二十年,后又从事媒体工作,2016年调到花城出版社工作后,考虑到浙江的作家资源丰沛,特别是与文学作品相关的影视IP开发已蔚然成了气候,加之家乡情结,自然将组稿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这座大本营。

记得2016年国庆休假回杭州时,我到被称为杭州文学客厅的保俶山上纯真年代书吧看望女主人朱锦绣,她的先生就是早逝的原浙江文学院院长、著名文学评论家盛子潮。当年我进浙江省文联工作时,浙江省作协尚没有分出去,盛子潮的办公室就在我隔壁,故来往比较密切。其实说来让人唏嘘,先是朱老师患病康复后,子潮大哥为妻子开了这间书吧,没想到他自己却一病不起……

十余年下来,纯真年代書吧已成为文学界人士每到杭州的必到之地,也是出版人捕捉作家作品信息的好去处。那天我就是与朱锦绣老师聊天时,获悉那年一部反映留学的爆款电视剧《小别离》原著作者鲁引弓刚完成一部新作,我便赶紧联系鲁强(鲁引弓系其笔名)见面。鲁引弓也是浙江媒体人出身,还曾任职出版社,与我可算是惺惺相惜,爽快地将一部刚刚杀青的反映媒体人转型的小说《转身就走》交给了我,随后便由花城出版社于2017年初推出,很快得到影视机构的关注,如同他之前的14部作品一样很快卖出了影视版权。

由于鲁引弓与马云相熟,编辑出版过著名的《马云内部讲话》,而鲁引弓一开始交给我的《转身就走》最初的创作点题还是马云提出要鲁引弓写一部《淘宝女孩》,所以这本书出版后,我就策划跟阿里巴巴员工读书会搞一场活动,觉得挺有意义,调性也搭。

在杭州朋友的帮忙下,花城出版社第一次进入杭州阿里巴巴滨江园区做《转身就走》新书分享活动。阿里员工确实素质很高,996的工作节奏也挡不住他们的读书热情,那天活动现场来了不少人,互动热烈,结束时鲁引弓把活动照片用微信发给马云,马云即刻回复表示祝贺并期待鲁引弓创作出像《小别离》一样的佳作。

我注意到那天到场的阿里员工大多是年轻父母,问鲁引弓最多的问题还是有关小升初和幼儿园孩子教育等问题,这对鲁引弓触动很大。他跟我说看来教育领域还真是创作富矿,还说起之前主演《小别离》的著名演员黄磊曾约他写写高考,而且名字都替他想好了,就叫《小欢喜》。

我一听,就觉这是个组大稿的好机会!确实,中国的教育之痛,可以说是一个全民话题。于是,我在活动结束送他回家的车上便趁热打铁向鲁引弓郑重提议:可否考虑从原有的《小别离》出发,包括黄磊提议的《小欢喜》,打造一个教育题材的“小”系列作品,分别聚焦幼儿园、小升初、高考以及留学等话题,组成一曲“中国教育四重奏”,全景式再现中国教育现状。这样每一个关键的教育节点,都有一部小说精准切入,就能更加精确直击伴随每个孩子成长的拐点而难免焦虑彷徨的家长之痛点。

坦率地说,我当时提出拓展成四部曲的策划,一开始主要是想蹭《小别离》的热点,把图书出版的文章做足,把一个好的选题做深做透,“打一口深井,胜过四处刨坑”。但在跟鲁引弓多次交流后,我深深感受到他的作品之所以能得到对受众接受度非常敏感的影视圈青睐绝非偶然,记者出身的鲁引弓的创作,完全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闭门造车,而是建立在深入走访调查基础上的。

有人说,鲁引弓的成功是使了巧劲儿,是因为题材直击当下教育的热点,才引起了格外的关注与轰动。但我知道鲁引弓下得最多的还是笨功夫,大量的走访调研,才使他能对“教育之痛”这个较难把握分寸的题材驾轻就熟,拿捏自如。“中国教育四重奏”(依出版顺序分别为《小别离》《小舍得》《小欢喜》《小痛爱》)陆续出版后,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曾有家长通过我给作家带话,说这“一个个故事里的人物仿佛就是我自己、我的孩子、我的朋友。我不觉得这是在看一部小说,而是在看微信朋友圈或是在爸妈群的聊天。”

当时,鲁引弓在车上听了我的建议后,第一反应是一下子要写几部书稿有些恐惧,因为他每写一部作品都要经历一场翻江倒海的煎熬,对他瘦弱的身体确实折腾不小。我也有些于心不忍,便不再紧逼盯人,但我有强烈的预感,鲁引弓作为一个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他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大众关切的社会焦点。

果然,我回到广州后的一个星期,鲁引弓给我打来电话,笑说又被我自觉自愿地忽悠进了,他已将“中国教育四重奏”纳入他近期的写作计划。我在电话这头乐不可支,仿佛已看到真像马云所说会有不止一部新的《小别离》。

不过鲁引弓首先动笔的是与奥数培训热相关的小升初,我们几番讨论书名,最后还是在一次到上海做活动时,我在早餐桌上灵光一现迸出《小舍得》这个书名,得到鲁引弓的当即认可。

也是凑巧,《小舍得》在2018年1月份出版后,就遭遇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整顿过热的奥数培训班,《小舍得》中恰好描写了一桩“奥数小孩怒掀桌子”的新闻事件,小说是这样叙述的:

“它博尽眼球,轰动全城,也成为一个导火线,点燃了众多大人小孩心里郁积多时的情绪,也引发了人们对‘杯赛的强烈争议,‘小学生杯赛减负呼声雷动,甚至惊动了市里有关方面。

一个星期后,教育部门出台政策,对目前名目繁多的各类‘杯赛紧急喊停,进行清理整顿,取消了作为民办初中敲门砖的民间‘八大杯赛中的六个……”

这般有超前预见性的描写,使得有评论者称作者简直是“神预测”。当然我知道,能这样迎头碰上社会热点的“神来之笔”,靠的不仅仅是运气,否则难以解释后来“中国教育四重奏”中聚焦幼儿园的《小痛爱》出版后,又恰好遭逢“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爆发,唯有叹服记者出身的鲁引弓对现实生活鞭辟入里的独到观察。

被称为唤起各年龄层对高考集体记忆的《小欢喜》开播后收视双台即破1,收视率持续走高,排名第一,豆瓣评分高达8.1分。

我也第一时间联络了写完“中国教育四重奏”便身体透支正在国外陪家人度假休养的鲁引弓,他表现得异常冷静,说:“希望我的‘中国教育四重奏系列作品能为大家提供一些方法和逻辑,有助父母和孩子两代人沟通情感,达到‘对应大焦虑,才有小欢喜。”

鲁引弓也向我透露,那部凝聚了我们共同心血的《小舍得》也将由拍摄《小欢喜》的柠萌影业在今年年底开拍,这正是:《小欢喜》迎来大结局,《小舍得》又将热期盼!

(本文作者为花城出版社总编辑)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