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意见

2019-09-09 07:28:50 当代工人 2019年14期

孙骁骥|专栏作家

当下各路作家写手已被传播平台“绑架”,为迎合读者趣味定时定量写作,还要植入广告。试想,我们的中学生在课堂上阅读梁实秋、鲁迅之类的作者文选时,却在需要背诵的正文里读到了植入广告。比如《苍蝇与战士》里写道: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完美的苍蝇终究不过是苍蝇——请购买战士牌苍蝇拍。

冯仑|万通集团董事长

熟人关系是有选择地超越规则。熟人越多的地方,越没法遵守制度,结果只能由习惯和传统文化来支配。比如乡村社会,文明制度(法律)是最少的,这时候老爷爷说了算,全部都是熟人与面子关系,最后潜规则占上风。

邓诗琪|媒体人

业内常说,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5G来了,普通人先接触到的可能是4K、8K直播,VR、AR游戏等,体验“全场景”“沉浸式”效果。4G时代,人与人的连接已经差不多完成,5G将实现人与物、物与物的连接,也就是家庭、办公室、城市里的物体都将实现连接,走向智慧和智能。5G下物聯网每平方公里连接数可超过100万。万物互联时代将到来。

稀饭的饭|豆瓣用户评论员

“撩”这个词儿如果放在10年20年前,一是不正经,二是冒犯。今天成了一个本事,善撩的人被人艳羡,被撩的人觉得是一种恭维,这大概是人的边界感逐步崩溃的缘故吧。原来的边界给人安全,现在边界的破碎需要更广泛的连接才有存在感。

维舟|专栏作家

从某种程度上或许可以说,当下对“匠心”的强调,折射出中国社会既与传统脱节、又怀念传统的情调。说“脱节”是因为,中国历代多鄙视专门的技术知识,从未如此推崇;而与此同时,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内又涌动着一股浓重的怀旧情绪,如果说以往人们一度认为割断传统是一件好事,那么现在则转而视之为悲剧。出于对工业化大规模生产下产品品质的不满,人们于是构想出一个手工作坊时代“匠心”的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