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乔布斯对女儿真情吐露:“真高兴你能来”

2019-09-09 07:14:00 北京青年周刊 2019年32期

王雅静

史蒂夫·乔布斯(sleve Jobs)与他创办的苹果公司无疑是一家传奇性的科技企业,这个曾改变世界的伟大的人,留下了四个孩子。他的大女儿叫丽莎·布伦南·乔布斯,她是乔布斯四个孩子里一度不被承认的那一个大女儿。但乔布斯却说,她跟他生活的那几年,是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透过丽莎的眼睛,我们能看到一个小女孩孤独而倔强的成长,也能看到一个商业之外的乔布斯作为父亲,在生活里是如何的偏执、天才、神经质又敏感。丽莎将她与父亲30年愛一限交织的人生写在《小人物:我和父亲乔布斯》书中。以下文字摘自书中“丽莎,对不起”这一章节,故事背景为乔布斯身患癌症。

在电影里,人死前总是会说一些惭愧的话。可是这不是电影,是现实生活。我穿过房间,在父亲书房(现在已经改成他的卧室)的门槛处停了一下。书房里有张哈罗德-埃杰顿拍摄的照片。照片上,一个苹果被子弹打穿,弹孔边缘是炸开的。我绕进他的房间,父亲正倚着枕头坐着。他的腿又细又白,像两根毛衣针。五斗橱上摆着很多相框,每个都对着床的方向。五斗橱的抽屉都一样宽,后来我发现,每个抽屉里都放着他归置好的画和照片。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醒着,似乎是在等我。看到我,他笑了。

“真高兴你能来。”父亲说。他的热情令我心软。他流下泪来。父亲生病之前,我只见他哭过两次,一次是在他父亲的葬礼上;另一次是在电影院看《天堂电影院》,影片结束时,他哭了,我还误以为他是在颤抖。“这是你最后一次见我了,”他对我说,“你得让我走了。”

“好的。”我回应他。话虽如此,但我并不太相信,也绝对想不到父亲在一个月之后就会去世。我毫无头绪,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我坐在床上,陪在他旁边。“你小的时候,我没能陪你,”他对我说,“真希望我们能有时间多相处一些。”

“没事。”我告诉他。此时此刻,他不仅身体虚弱,情感也很脆弱。我躺下来,面向父亲。

“不,不对。我没能多陪陪你。”他继续说道,“我应该多陪陪你。可是现在已经太迟了。”

“都过去了。”我劝他。话虽如此,我却并不确定。我最近才意识到,其实自己很幸运,因为我认识父亲的时候,他还不是举世闻名,那时,他的身体很健康,还能带我出去滑旱冰。我曾以为,他陪伴别人的时间都很多,唯独陪我很少,但现在我不这样想了。他看着我的眼睛,流下泪来,说道:“我对你有亏欠。”我不知该如何回应他。在那个周末,他对我一遍遍地絮叨:“我对你有亏欠,我对你有亏欠……”我在他小睡醒来时过去看他,他每次都会哭,每次都会重复这句话。而我想要的,我认为他亏欠我的,是在他的家人中,我应该有清晰的一席之地。

除了每六小时就轮班的护士之外,家里只有我们父女两人。

有几个人过来探望他,都是以前的同事。还有几个父亲不认识的人也来看他,有的拿着包,有的空着手,在院子里徘徊。有个身穿纱丽的人请求见他一面,有个人径直走进大门,说是乘飞机从保加利亚专门来看他。侧门处聚集了一群人,先是聚在一起说话,后来就四散离去。

“你能记得自己做过的梦吗?”我问他。我躺在他的床上,他时睡时醒。

“能。”

“你都能记得清吗?”

“大多数吧。”

“你都梦见什么了?”

“大部分是工作的事,”他答道,“梦里,我总是在说服别人相信我。”

“相信你什么?”

“相信我的想法。”

“做梦时想到的想法吗?”

“有时候是。在梦里,通常我无法说服他们。他们太笨了,理解不了我。”

“你的想法都是这样来的吗?在梦里。”

“是的。”他答道,接着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