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把温柔唱给你

2019-09-09 07:14:00 北京青年周刊 2019年32期

王雅静

不得不说,身高真的是优势,当一个一米九的长腿先生出现,无论周围的环境如何,他都是当下的焦点,更何况,他是信。伴着热情粉丝的欢呼簇拥,信穿着代表着神秘的暗紫色西服套装出现在新专辑《炼金术》的发布会现场。他说,这场发布会是在经纪人的要求下举办的,在他看来,新歌就交给大家去听就好了,毕竟好听才是王道。

在发布会前一天,我在摄影棚中见到了信,他心情很好,念叨着自己因为旅行而晒黑的皮肤以及最近减肥成功的喜悦。自2002年出道,信的个人形象一直都很鲜明,音乐特色和个人形象极具辨识度,让大家打上了“摇滚金属、铁肺高亢”的标签。但这次,信在以往音乐特色中加入了一种细腻温柔的基调,除了骨子中依然存在炼铁为金的“炼金术士”,横行霸道的“爱情痞子”形象似乎让他从摇滚“野兽“成为了温柔“情兽”。在新歌上线短短几天内,YOUTUBE音乐平台点击量便破百万,这足以证明大家对新歌的认可和喜欢。

坐在化妆间的信特别有精力,他前一天刚刚结束他的斐济之旅。在那个海岛上,听歌、发呆、上街闲逛就是他的“耍废”日常。场景忽然变到摄影棚,但信依然轻松自在。在镜头前做鬼脸,时不时地蹦蹦跳跳,与工作人员打趣。在场的人都叫他“老大”,的确,他就像是个有点痞气但却义气十足的孩子王。

“明天就是新专辑发布会了?不紧张吗?”我问他。

“我一直都是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他说。

在接连两张专辑《反正我信了》和《大爷门》的暗黑色彩与爆裂硬核摇滚之后,信在《炼金术》当中呈现了温柔的明媚色彩。距上一张专辑近三年的时间,这次的新歌每一首都有自己的风格,也正因为如此,打破之前的桎梏,以新的角度去思考,变换角色表达的信期待着听众的反应。

在这之前,他想过大家排斥新风格,也想过一旦大家特别喜欢,自己之前的坚持就付之一炬。他真实地表达着自己的担心,最后,他还是选择算了吧,交给听众就好。

信曾经对很多做嘻哈音乐的后辈说:“永远不要放下你们心中的野兽”,这与炼金术师炼铁成金的无畏,匹配得恰到好处。“我希望鼓励做嘻哈的朋友不要放弃心中的‘火气,如果音乐中没有火气,可能就是会失去力量,而那种力量是必须要有的。但对我自己来讲,我做‘野兽已经做了很多年了,我现在想做‘情兽。”

信在这次专辑中回归到纯粹歌手的身份,将专辑中四分之三的词都交给“音乐诗人”李格弟。

“因为我以往的很多作品都是自己在作词的,就是会比较直接地诠释我的想法。一开始做专辑的时候,就是想到李格弟来作词的。大家都知道他是诗人,是不受拘束的人,我们不想让他受到曲子的限制。所以,我们这次特别请老师先写好词,再去谱曲。李老师是很有诗意的,他的词句的写法是我一辈子也做不到的事情,能跟他合作,就觉得很有意思,很荣幸。”

信拿到的第一首歌词叫做《痞子的情书》:“你知道痞子愛自由只是做做样子,感谢你的不离不弃给他面子。”他说:“这写的就是我啊,也是我想唱给你听的。”这首歌因为在综艺节目《我们是真正的朋友》中不小心被信外放出来后,引得网友不断留言询问歌曲名称。

“大家听到旋律后都觉得喜欢,我当然很高兴。我现在想着重琢磨细腻度的情感、不再那么狂野,一辈子那么长、在经历很多事情后,除了擅长的曲风,我需要更多的尝试。”

在音乐中,信的表达一直都是直达人心的,拿着自己喜欢的词,在录制过程中,信的感觉却比以往来得更加强烈,首波主打《炼金术》让信在录音时研磨多时,以往录制一首歌他只要2小时搞定,这首前后录制近一个月,过程中出现多次全部推掉之前的版本,反复录制,不断重来的情况。我问他,一直重复地唱会不会情绪崩溃,他说:“唱歌很开心,为什么会崩溃?我爱唱歌,多唱几遍没事的。”

“太喧嚣的沉默,怎么每个路口,总有人在收集问卷,答案只能有一遍!”回想着录音室的信再三推敲,每个人在遇到一件热爱的事时都会像炼金术师一样的纯粹痴狂,或许最终未必会百忍成金,但在时间的流变里,经历百折不挠、越发丰富多彩的生命,才是干锤百炼的那块儿“金”。

我想,这也是信的心声和他的人生。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希望回到哪段时光?”听到这个问题,信忽然变得严肃认真起来,他说这个问题很棒,真的是要想一想。正是因为人生没有如果,所以每个假设才会变得更美好。

“不要是小时候,小时候什么都不懂,出社会又被人家欺负。(笑)所以,应该是发第一张专辑的时候,那种很期待、兴奋以及踏上舞台的感觉,真是让人激动。”

Q&A对话信:“我唱,你们听就对了”

Q:很多网友用“听不出来是信”来评价你的新歌,你喜欢这个评价吗?

A:耶,我成功了,变成了新人。因为这次就是很想给大家一个不太一样的感觉,所以听到这个评价还是很开心的。

Q:听说你在录制过程中,有很多推掉反复重来的情况,你会不会有情绪崩溃的时候?

A:不会啊,因为唱歌很开心,怎么会崩溃。不停地反复录制也是没有关系的,因为我爱唱歌。多唱几遍没事的。

Q:这次与李格弟老师合作感觉如何?

A:这次专辑的四分之三的词都是李格弟老师作的,这个数量他已经觉得快“爆炸”了。但能“压榨”他到这个地步,我已经觉得很棒了。大家都知道他是诗人,是不受拘束的人,我们不想让他受到曲子的限制。所以,我们这次特别请老师先写好词,再去谱曲。

Q:跟很多谱曲老师的合作也还不错吧?

A:没错,陶喆、小宇都是老朋友,我在这个专辑中负责的是把老师赋予的情景唱出来。曲的部分除了小宇、陶喆之外还找了新加坡的朋友,其实他们谱完曲之后,有些是我无法想象的感觉,我惊讶于他们对歌曲的理解,竟然有时候和我完全不一样。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是往左走,他们是正好相反的方向。比如说《回信》这首歌,其实它的词是蛮悲伤的,可是曲子出来是让我超级惊讶的,原来他对这首歌的理解是这样的。所以我就觉得蛮意外的。

Q:拍摄MV的过程是否顺利呢?

A:还记得拍摄第一支MV的时候,我就特别嘱咐说要在下午开始拍摄,因为怕早上会水肿,结果下午4点开始拍摄,拍到了晚上8点。然后我提议重新拍,因为那个时候刚刚完全消肿。工作人员都有点崩溃,但为了效果好没办法。

Q:这个夏天一档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后,大家都说摇滚的春天来了,你怎么看?

A:摇滚一直都在,只是感觉不流行了。现在都是说唱hiphop的天下,没办法,时代的轮回就是这样。本来音乐市场就是属于年轻人的,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这样的歌。但我也不会因为有人喜欢hiphop,我就去唱的。

Q:下一步会有怎样的计划呢?

A:再去度假啊,这次希望不要让我等这么久。

Q:听说你的旅行都是自己在做攻略的?

A:对啊,这个过程就很享受。现在上网订很方便,其实,也不用做攻略,到了当地的时候,进入饭店的网络搜索,就会有很多选项的。我很多时候都是到了转机的地方再开始订饭店,因为有时候早上还在喝咖啡,下午就飞到了伊斯坦布尔。每个旅行都是临时就决定了,我一直都是这样。

Q:近期,你在金曲奖现场被评为“全场第二帅”,对这个称号很开心吧?

A:其实,我为了那天的活动真的是吃足了苦头。现场的很多穿搭造型也是跟造型师商量,然后自己去搭配的。我大概是12天瘦了10斤,几乎就是每天都不吃饭,但只要去度假就又胖回三公斤。

普鲁斯特问卷

Q: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

A:不要为了快乐而去找快乐,快乐就是快乐,没有最完美的。自在的享受当下就好。这样的访问也很快乐,随时随地的快乐就好,如果是你极力寻找快乐的过程反而会碰到很多不如意的事情,那就不快乐了,随意而安。

Q: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A:很开心,很兴奋,因為很久没有发片了,这次又做了很大的改变,好像是等待开奖的那种感觉。可能会有那种很排山倒海的骂声——“我喜欢的信不见了”,但或许是另外一种可能——“我觉得这样的改变很好,希望他以后都可以唱成这样”。但这又回到一个问题,万一大家喜欢这样的风格,我以前做的是什么呢?所以,这就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吧。后来,我想一想,就是不用想太多,反正我唱,你们听就对了。简简单单的。

Q: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A:我去过太多国家旅行了,最近就是去到斐济,那是一个岛。在那边整天没事做,但就是很开心。看着海、发呆,“耍废”就很开心的。

Q:你对自己的外表哪一点最满意?

A:腿。

Q:最不满意的是哪里呢?

A:官方说法,都满意,但我认同这个观点。

Q: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A:别装就好,很怕那种很装的。我的好朋友汪小菲,他就是特别有气质的一个人,不论是讲话、还是回应别人都是如此。而且无论是在什么场合,他都是一身西服,这种是我做不到的事情,跟不同的人,而且是比自己优秀的人做朋友是很棒的事情。

Q: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是谁?

A:我女儿。

Q: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的某一个时刻,希望是哪个时刻?

A:不要是小时候,小时候什么都不懂,出社会又被人家欺负。(笑)所以,应该是发第一张专辑的时候,那种很期待、兴奋,奋斗了很多年终于可以踏上舞台的感觉。其实站上舞台真的是蛮感人的事情了,后来大家很认同我的时候,反而没有那么大的冲击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