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纳多夫妇的“童话”生活

2019-09-09 06:08:44 世界博览 2019年17期

暗地妖娆

1991年盛夏,位于加拿大著名的“童话小镇”尼亚加拉湖畔教堂,举行了一场绝对梦幻的婚礼。21岁的新娘卡拉·霍莫尔卡与26岁的新郎保罗·贝尔纳多携手踏上红毯,向亲友们展示什么叫作“神仙眷侣”。彼时,卡拉娇美俏丽,天生一张芭比娃娃式的纯真面孔,如瀑布倾泄的隆重头纱托起了闪闪发亮的双眸;保罗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神赋予他精雕细琢的完美外形。这令人目眩神迷的一对,坐上马车,宛若王子与公主一般在祝福声中缓缓驶向幸福的港湾。人们一度坚信,这世上所有的好运都是用来成全像这样的金童玉女组合,直到两年以后,这对传说中的“完美夫妇”被送上法庭,接受最严重的连环谋杀指控,迷梦才彻底幻灭。

从人人称羡的“童话夫妇”,演变为加拿大最恐怖的虐杀狂人,贝尔纳多夫妇已然成为一个尖锐的讽刺,给予“看脸的世界”论调致命一击。

摘取童贞之夜

卡拉·霍莫尔卡的整个少女时代都跟爱情文艺片里那些女主角一样精彩,她虽然出生于加拿大的安大略省一个普通家庭,但幸福总是紧紧包围着她。卡拉美若晨星,性格活泼,一头金色长卷发和翘如蝶翼的睫毛,让她具备了芭比娃娃的童稚和性感。作为这个家庭里三个孩子中的老大,她一直受到“众星捧月”的特殊待遇,也是同学眼中的“校花”,系随时随地都在散放玫瑰芬芳的人。

17岁那年,卡拉邂逅了自己的“肯娃娃”——保罗·贝尔纳多。那时保罗也才21岁,宛若太阳神下凡,瞬间侵占了卡拉的心房,他作为初级会计员,也就是未来的精英分子,前途之光明是完全可以预见的。所以,当他们向父母公开恋情的时候,即刻得到了认同,并于1989年圣诞节前夕订婚。

一对朝气蓬勃的俊男靓女喜结连理,这件事似乎跟安大略省多伦多市士嘉堡区近几年不断出现的禁锢强奸事件毫无联系。可那时候已经有十四起强奸或强奸未遂案让当地警方焦头烂额,罪犯每次行动都是“稳准狠”,在路边伏击未成年少女,将她们蒙住双眼带回住所,进行长时间的虐待和强暴,玩弄够了以后再将她们丢弃。因为受害人都是在视觉受阻的情况下遭受折磨,所以很难向警方指认犯人,为此,多伦多反性侵小组的调查员每天都去公交车站等地进行巡视,但犯人却总有办法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逃脱。

“多伦多淫魔”成了当地居民的一块心病。

1988年至1990年间,警方搜集了超过130份嫌犯的DNA样本,同进也收到了很多的举报。在举报人中,有一位名叫蒂娜的家庭主妇向警方证实,她的丈夫有个好友,经常在他面前津津乐道自己的变态性癖好,所以她有理由怀疑对方可能是“多伦多淫魔”,而她口中的这名“变态”就是保罗·贝尔纳多。

单凭这样的口头证据,根本无法证明保罗与这些性侵案有直接关系,所以警方当时并未在意。但是,1990年5月26日,一名19岁的强奸受害人却表示自己看到过罪犯的长相,根据她的口述,警方制作了肖像画,画上的人与保罗极其相似。

于是,保罗终于被列上了“嫌疑人”名单,警方在11月20日对他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审问。可惜,相形举报人的语无伦次,保罗实在是太占优势了,他英俊的外表已能博人好感,更何况还主动提交了DNA样本以证清白,接受审讯的过程中,更是始终保持着温和的好脾气和有教养的举止,还有娇美如花的未婚妻也是他摆脱嫌疑的证据之一。

警方实在没办法把这样一位年轻绅士与“淫魔”联系起来,就只能怀疑举报人是想拿到高额的悬赏金,故意陷害朋友。于是,保罗在次日就被释放了。

 保罗·贝尔纳多强奸和谋杀至少三名妇女。

 被稱为“ 童话夫妇”的保罗·贝尔纳多与妻子卡拉·霍莫尔卡。由于卡拉的认罪协议,只服刑了12年。2005年,她被释放,后搬到魁北克,再婚并有了一个儿子。

可事实上,已经被洗清嫌疑的保罗,在不久之前——也就是与卡拉结婚的半年前,刚刚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摘取童贞之夜”,也是警方最不应该忽略的血色夜晚。

卡拉与保罗的“爱情”跟普通人理解中的并不完全一样,简单来说,就是他们的价值观契合得有点过了头。卡拉当时有个年仅十四岁的妹妹塔米,也是继承家族的优良基因,长成了纤腰细腿、金发碧眼的芭比娃娃模样。情窦初开的塔米,一直暗恋自己未来的姐夫,这很容易理解,毕竟保罗在诸多少女眼中就是“梦中情人”一般的存在。

 1991年至1992年间,贝尔纳多夫妇因强奸并杀害自己的妹妹塔米,后又杀害了克里斯汀· 法兰驰和少女莱斯利·马哈菲,而受到全世界媒体的关注。

换了其他女人,发现妹妹对自己的丈夫产生不伦之情,应该及时给予警告。但卡拉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她主动跟保罗提了个大胆的建议——在他们正式举行婚礼之前,保罗可以摘取塔米的童贞。

这个扭曲到荒唐的建议,很快得到了保罗的认同。于是,在一天夜里,卡拉借口要跟妹妹聊心事,给对方灌下了掺有迷药的香槟,塔米很快便不醒人事。接下来,便是保罗对塔米进行了整整一夜的蹂躏,直到他们发现塔米被折腾得太厉害,导致呕吐物卡住了她的呼吸道,令她在昏迷中死亡。

这对即将踏上红毯的情侣没有过分慌张,而是迅速清理了现场,将它假装成一起意外事故。也是跟侦办强奸案时一样,警方调查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塔米的死是亲人的阴谋导致,竟然草草结案。

逃过了“双劫”的贝尔纳多夫妇,于1991年搬到了圣凯瑟琳斯定居,从此与多伦多划清了界限。有意思的是,也是从这对恋人迁移开始,多伦多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囚禁强奸案件。而就在贝尔纳多夫妇在圣凯瑟琳斯生活了两个月后,14岁少女莱斯利·马哈菲于4月6日清晨在公交车站被绑架,很多天之后,她的碎尸在当地的湖中被发现……

最“无辜”的芭比娃娃

卡拉第一次主动向警方报案,是在圣凯瑟琳斯已经发生了第二起“芭比娃娃”失踪事件之后——15岁少女克里斯汀·法兰驰在放学后,从就读的私立天主学校出来,从此消失在街头。

贝尔纳多夫妇的住宅,警方从中搜查出大量犯罪物证,其获罪后这所房子被愤怒的公民以砖块“问候”。

在警察面前哭诉的卡拉,并不是要揭发保罗犯了强奸杀人罪,而是控诉丈夫的家暴,当时她带着乌青的“熊猫眼”,哭得梨花带雨。

圣凯瑟琳斯的警察显然比多伦多的要清醒,他们迅速了解保罗的案底,发现他从前在多伦多被多次指认为“淫魔”,更重要的是,目前在当地发生的少女失踪案,一切迹象都显示这正是多伦多连环强奸案的延续。于是警方派人搜查了贝尔纳多夫妇的住宅,并逮捕了保罗。

住宅的搜查,可以说是“收获颇丰”,因为在里边找到了大量的录影带,其内容都是保罗虐待侵犯少女的过程,里头还包括在作恶之前与卡拉的亲密互动镜头;录影带中的少女清一色被蒙上了双眼,在恐惧和暴力胁迫下遭受最残酷的性虐。但也可以说此次搜证所得甚少,因为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一盘录像带上出现杀人的场面。这些被害人中,就包括了莱斯利·马哈菲和克里斯汀·法兰驰。

也就是说,保罗的禁锢强奸罪名有望成立,但杀人却无从证明;最起码,得找到莱斯利和法兰驰的尸体才行。

这个时候,卡拉带着一脸悲情向检方提出了“辩诉交易”,因为她是第一个被指控的杀人嫌疑犯,接受庭审的时间在保罗之前。卡拉通过律师圣·凯瑟琳去要求,只要能在这两桩严重杀人案庭审中取得某种程度的豁免权,她就交待全部的真相。

在这一交易得到认可之后,卡拉才道出了事情原委。依据卡拉的陈述,她自己也是保罗的受害者之一,婚恋期间因迫于无奈,只能协助保罗去禁锢虐待他的“芭比娃娃”们。同时,她也说出了两具尸体的隐藏地点,法兰驰被弃在荒地的一条沟道中;而莱斯利则被抛进了湖里。

就这样,卡拉被免除了死罪,这两起奸杀案分别只裁定了五年和十年的刑期。

这就意味着,重头部分都得让保罗一人来扛。

保罗的辩护律师约翰·罗森显然是个精明人,他反复查阅了那些录影带,随后指出了这桩连环凶案的关键。他发现,保罗在多伦多犯案期间,作案手段非常相似,无非是将受害人绑架、蒙住双眼带回住所,再进行长达24小时的折磨,最后将她们放回。也就是说,保罗只是单纯想满足兽欲,并没有起杀心,要不然就不会竭力防止受害人看到自己的长相。

但是,录像带画面中清楚地显示了一点——是卡拉摘下了受害人的眼罩。

主动让受害人看到罪犯的外貌,无疑是已经打算将“玩具”灭口。

所以罗森有理由相信,如果说保罗是绑架强奸案的主谋,那么卡拉则是对这种恶行火上浇油的杀人教唆者。更何况,受害人死亡之后,他们还有进一步的“亲密合作”,将尸体搬到浴室进行肢解,卡拉再用抹布擦干净所有的血迹……

另外,根据保罗的交待,法兰驰是被这夫妇二人共同埋伏在街边绑架的。由于法兰驰在遭受侵犯过程中进行剧烈反抗,夫妇俩变本加历虐待了整整三天,才将其扼杀。种种迹象表明,卡拉并非她自己形容的那样“无辜”,这根本就是夫妇联手制造的一系列魔鬼“游戏”。

为此,罗森决定要在法庭上拆穿卡拉的“小白兔”面具,辩诉过程中,他的表现尤其激烈,不仅直指卡拉才是凶案的主谋,甚至把一堆受害人照片直接摔在她脸上,想通过这种刺激来逼卡拉露出真容。

罗森的霸道进攻,令这对夫妇完全决裂,接下来就到了“金童玉女”的互怼时间。“肯娃娃”和“芭比娃娃”死咬住对方不放,都想证明自己是受到伴侣怂恿才犯下的重罪。喜欢看律政剧的人都知道,被告要取得陪审团的同情,“演技”必不可少。卡拉显然深谙此道,所以每一次上庭,她都是泪流满面,不停忏悔,竭力诠释着“芭比娃娃”的娇弱与天真。

而这场审判的被告保罗呢,用陪审团成员埃里克·布罗德赫斯特的话来说:“他身材高大,一头漂亮的金发,一双蓝眼睛总是目光冰冷。”看起来,这名与“芭比娃娃”被视为天生一对的“肯娃娃”,不懂怎么掩饰自己的反社会人格。

可想而知,这场夫妇反目的战争,必然以女方赢得胜利而告终。经过十八周的庭审,最后陪审团一致决定,针对保罗的包括谋杀、性侵、虐待,人身禁锢等九项指控全部成立。

但是按加拿大现今的法律来讲,一般情况下不会判死刑,顶格判决就是终身监禁,外加25年内不得假释。2012年5月,加拿大最骇人听闻的碎尸案元凶卢卡·罗科·马尼奥塔就是被这么判的,即便此人在作案过程中将受害人肢解、尸体被侮辱、食用,他还将部分肢体寄到了保守党总部和自由党总部,也依然只得到了这样类似于“宽恕”的刑罚。

接下来的发展,更是令人无语唏嘘,不知道是因为加拿大人对芭比娃娃好感过甚,抑或卡拉的演技过于逼真,法院甚至在判决以后,对她的悔过之心深信不疑,于是又放宽了刑期,给予缓刑两年。

于是,这名双手沾满鲜血的“芭比”就更显无辜了。

2005年7月,服刑了十二年的“芭比娃娃”卡拉·霍莫尔卡被正式释放,跟她那注定要死在牢里的“肯娃娃”保罗不一样,她开始重新投入生活了。

那时候,贝尔纳多夫妇的房子已经被拆除,因为即便不拆,也是每天在接受愤怒居民的砖块“问候”。所以卡拉搬到了蒙特利尔,后来又碾转来到荷兰安的列斯群岛的加勒比岛,在那儿隐姓埋名,过上了正常人的日子,你一定无法相信,她还结婚生子,彻底“洗白”了原罪,甚至極有可能在这样的“童话世界”里寿终正寝。                                                          (责编:常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