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知晓的街道(外二首)

2019-09-09 16:02:00 骏马 2019年8期

韩明远

只有我知晓的街道

如此沉默

沉默着

像一条,平原上孤独流淌的溪流

这里没有交谈,这里没有日照

这里是我人生的开端

也是我,失掉记忆的尽头

是否你曾向我打听

这一处不存在的境地?

而我又是如何隐瞒

用一种乖张的方式表演

抑或是语气坚定、神情肃穆

以至你坚信了它的真实?

啊,这一切像极了谎言

像极了一场妄想症的失意的幻觉

只有我知晓的街道

自我那生而怯懦的母亲

潮湿又冰冷的子宫里产生

也即是说

我开始了,有关街道的所有依恋

完全取决于本能

爱的本能,当然

也是我生存下去的本能

只有我知晓的街道

从此刻变得清晰

街道的每一寸光滑如肌肤

却有着血液凝固的味道

我在此放下所有防备

真切的,无比虔诚的

为着我走过的每一处

送上祝福与平和的祈祷

为着那路灯下的倒影

做一份存在者的伪证

就是如此

我的小心翼翼

我的谨慎的快乐

我的自私与贪婪一刻不停

滚烫在此

这是一条

只有我知晓的街道

断章

我必须死去

为生命的存在,创造新的证词

我必须死去

以绝对正确的方式

绝对完美的姿态

此刻我爱着的

恨着的

都将消失

我的皮肤将首先腐化

而后是这一堆烂肉

我的细胞将蒸发

我的大脑

将溶解在这百无聊赖的时光里

也许我的骨头还算坚硬坚强

能陪我的灵魂到更久之后

生命是如此的孤独

就如我

沉入湖底的孤独的卵石

每一枚,都带着些曾经的臆想

湖岸边,我不过无聊地睡着

做了些奇怪的梦

只要那梦境足够真实

便是我,重新寻回了肉身

便是我的灵魂,又有了崭新的躯壳

我不问源头

不谈归处

我真正明白过来

那些

静止中生出的寂寞

忙忙碌碌中诞生的失落,厌倦

都是此刻

我所写下,新的断章

醉三梦四

醉了吗?

醉时的做梦也不真切

我为你而醉,可没能梦见你

早该放弃的

你越是爱我,我却越绝望

我明白

终有一天

你将离我而去,而你双手捧着的

是终于残破的心

我还清醒吗?

酒杯在这

容我再醉他几回,梦他几夜

稀里糊涂

是极舒适的状态

不像爱

只允许一种结果

存不得暧昧

可我偏要暧昧些,不清不楚的

我偏爱朦胧的感觉

等酒醒了

我便要回想起我来

建造一个新的我

痛痛快快地抛弃陈旧

旧思想,旧故事,旧浪漫

那些舊东西,即使是完好无缺

我也不再

感到心动了

骏马 2019年8期

骏马的其它文章
凤英的梦
身份
嬗变
签字
诗的诞生
幸福召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