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古语酿新境 自在自然情意真

2019-09-09 16:02:00 骏马 2019年8期

方丽杰

我曾经固执地认为现代人写不出好的古体诗词,已经写了两千多年的古诗,词也有上千年的历史。用了再用的形式,写了又写的内容,精致的登峰造极之后哪里还能有好的作品。当今科技时代与传统诗词更是风马牛难相及。我也很狭隘地以为本地本土的作家不会有好作品。前人感叹的“贵古贱今,贵远贱近”,我诚有如是。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祝乃忠先生的作品。一曲清新的竹笛声韵吹进了耳畔,吹进了虚躁的心田,顿时对之前的想法感到汗颜。

祝先生的诗词讲究古韵,韵律和谐。他擅长用古语,写古事。首先他擅长化用古人的语言。如《沁园春·草原古城》下阕首句“风声古垒依然,正载酒归来醉画轩。”“风声、古垒、载酒归来、画轩”都有诗文出处。欧阳修《秋声赋》中描写风:“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风声”一词已经形成一个意象。故垒、古垒都是古人慨叹时代变迁、物是人非的常见意象。宋代陆游的《汉宫春》词:“羽箭雕弓,忆呼鹰古垒,截虎平川。”元代段克己《云中暮雨》诗:“古垒云藏一径微,河山依旧昔人非。”“载酒归来”展现诗人的悲伤洒脱之情。可见于“寻花载酒。肯落谁人后。只恐远归来”(黄庭坚《蓦山溪·赠衡阳妓陈湘》)“买花载酒长安市,又争似、家山见桃李。”(欧阳修《青玉案》)画轩也是描写风景常见的物象。可见,祝先生是非常熟练运用古语的。也套用前人的句式。如“胜雪欺霜真似铁,从容醒世形如体。”(满江红·咏海拉尔西山樟子松)很明显仿用了毛泽东主席的“雄关漫道真如铁”(《忆秦娥·过娄山关》)。

其次他往往从当下的景物穿越回历史的情境,历史与现实自如穿插,使作品具有较为厚重的意境。《沁园春·草原古城》“骏马飞奔,绿浪乘风,碧水映天。想大汗王土,刀枪蔽日,旌旗向野,逐鹿辽原。劲草狂飙,狼烟骤起,五岳江城掀巨澜。应欣慰,数牧民辗转,自治华园。”从眼前景写到草原上的历史征战,大汗、旌旗、逐鹿、巨瀾具有悲壮之气。又回到现实,有对当下美好生活由衷的赞叹。《满江红·咏海拉尔西山樟子松》写法近似。“古韵心涛,长风啸,高天绿抵。念苏武,丹心诚墨,雁鸿千里。松果藏身舒奋翅,彤云穿羽怀忠义。宿留处,病殁籽萌芽,樟松起。”从天、树、长风引出当年持节不屈的苏武,又回到松树的形与神。

古诗文的语言化用和历史的回顾使他的作品具有底蕴,更可贵的是他将古文古史和当代生活、当代意象结合起来,作品展现了崭新时代的气息。如对呼伦贝尔新时代的讴歌。这种思路和方法是古典诗词不断获得新的生命力的可行途径,为新时代仍然执着于古诗创作的作者们探索了一条光明的道路。

祝乃忠先生1954年出生,祖籍山东诸城,1987年定居内蒙古呼伦贝尔额尔古纳三河回民乡。他经历过灾害和动荡时期,一生过着普通劳动者的平凡艰辛生活。但是他却对生活报以最真挚的欢欣和淡然,这也是他的作品最打动人的地方。

放下尽无忧,柳岸垂丝缓水流。顺手拽来诗赋句,悠悠,笑看鱼儿已上钩。《南乡子·钓根河》

凌冰覆水,看苍茫大地,边村迷浦。只愿人间多素念,一派斋心分付。与桦交魂,迎松弄佩,兴雅关河路。清癯疏淡,与梅怀满情愫。《念奴娇·雪》

他的“放下尽无忧”,“清癯疏淡”对生活自在而又自足。其中有传统道家思想的影子。而这种欢欣愉悦,既热衷于生活又不粘着于生活的态度是一种哲理美的态度。商品经济、科技时代让人们越来越不满足,而这种不满导致了大量精神问题的产生。文艺家的作品应该指引精神健康之美,精神美的作品才算得上是好作品,祝先生的作品是体现了这一方向的。

咀嚼诗歌,咀嚼人生,读祝老先生的诗词会带我们洗去内心的烦扰,热切地面对生活,感受一份真淳。

骏马 2019年8期

骏马的其它文章
凤英的梦
身份
嬗变
签字
诗的诞生
幸福召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