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字

2019-09-09 16:02:00 骏马 2019年8期

一进门王大爷就对躺在床上的老伴嚷嚷:“二狗子回来了,二狗子回咱这当经理来了。”病恹恹的老伴嗔怪地白了他一眼,不满地说:“都快60岁人了,还大呼小叫的,和年轻时一样没有稳当劲,二狗子,哪个二狗子?”王大爷心里有点埋怨老伴反应慢,“二狗子,就是咱东院的那个赵怀恩呀,小名叫二狗子,他从市里调咱这当公司经理来了。他来了就好了,咱也有靠山了,这回咱儿子就有调回来的希望了。二狗子是吃我妈咱家老太太奶长大的,说起来也算是一奶同胞了”,王大爺絮絮叨叨说着。一听儿子能调回来,宝贝孙子也就有人照顾了,王大妈高兴地直抹眼泪。

说起来两家是有渊源的,以前两家住东西院,王大爷和赵怀恩都是同一年出生,只是王大爷比赵经理早出生几个月,也就当哥了。那时赵经理的母亲奶水不足,把个孩子饿得哇哇哭叫,恰好王大爷母亲奶水足,就两个一起奶,一个孩子吃奶没有问题,两个孩子都吃,就有困难了。有时两个孩子把她咂痛得直皱眉头,只好就让他先吃,说大的让小的,把赵经理的母亲感动得眼泪涟涟,非让孩子认王大爷的母亲干妈不可,并且为了感激王大爷母亲奶育之恩,还给孩子取名赵怀恩,意思是怀念恩情,记住这段恩情,又为好养活,另给孩子起个小名叫二狗子。所以说王大爷和赵经理是一奶同胞是有道理的。

两人同岁,一起读完小学、初中,后来王大爷接了父亲的班进了工厂,二狗子读了大学分到市里上班,两人生活轨道完全不同。直到十多年前,王大爷的母亲去世,二狗子才回来一次,两人也没说多少话,只感觉生活情况不同,共同语言也不多,以后两家联系就越来越少了。

和大多数工人生活经历类似,王大爷办了内退儿子接了班,只是公司的厂子越发的不景气,工资低不说,有时几个月开不出工资来。厂子又因活源不足,一部分工人被安排到外地承包工程,王大爷的儿子也在其中去了外地。

生活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天有不测风云,一场大病,王大爷的老伴的命虽然保住了,却致终生瘫痪,需要人照顾。没几年,儿媳妇又因车祸撇下唯一的孩子去世了,这几件事把王大爷快压垮了。

老伴生活离不开人,孙子上学需要照顾饮食起居,把个王大爷忙得团团转。这还好说,不料想这孩子迷上电子游戏,经常不上课,偷跑到网吧打游戏,成绩直线下滑。班主任找王大爷谈了好几次,警告说,如果再这样下去,就让转学另找学校。王大爷急坏了,找到孙子,一狠心一个耳光扇过去,那孩子眼睛里噙着泪转身跑了,王大爷心软了,喃喃地说:“没妈的孩子可怜呀。”王大爷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束手无策,只想着把儿子工作调回来,好好管一下孩子,要不孩子一辈子就废了。

第二天,王大爷匆匆吃完早饭就来到公司总部大楼,还没进大门,就被保安拦住了,保安问他找谁,有约吗?必须得先登记,王大爷急了:“我找二狗我兄弟,你们的赵经理,用约吗?还得登记。”两人正吵着,办公室主任正好经过,问清了情况,让王大爷进了大楼。王大爷在经理办公室外徘徊了半天,才鼓起勇气推开了经理办公室的门。一进门,王大爷就喊“二狗”,一想不对,忙改口赵经理。赵经理愣了一下,从老板桌后转过来,握了一下手让王大爷坐。王大爷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把家里的特殊情况和来意说了,赵经理沉默了半晌说,“公司困难,家家都有难唱的经,你去公司劳资部找张主任吧。”说完,在王大爷的申请书上龙飞凤舞签上了“同意”和自己的大名,王大爷兴冲冲离开了公司大楼,自己好久没这么高兴了。

王大爷没回家,直接去了公司劳资部,张主任一听和赵经理这么近的关系,连忙让到沙发上,接过王大爷申请书一看,脸色微微一变,热情也打折了,对王大爷说,“调动的事,还得研究研究”,让他回家听信。王大爷心想,调动也不差这一天两天了,二狗子签字了,他们不敢不办,就高兴地答应着回去了。

一个月过去了,也没等到信,王大爷坐不住了,又找了两次张主任,张主任还是让等等,再后来,张主任避而不见了。一趟趟跑也没办成,王大爷火上大了,有个内部人士悄悄告诉他,申请书上赵经理是横着签“同意”的,横着签意思是“可以搁着不办”,要是竖着签就办成了,竖着签是“一办到底”呀。

王大爷一听恍然大悟,这领导签字太有奥妙了,大有玄机啊。

【作者简介】刘庆光,呼伦贝尔人。在《骏马》《鄂温克文学》《呼伦贝尔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多篇。

骏马 2019年8期

骏马的其它文章
凤英的梦
身份
嬗变
诗的诞生
幸福召唤你
寻找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