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连队生活

2019-09-09 16:02:10 老友 2019年8期

春风

1964年冬,我怀着保卫祖国的志愿应征入伍,被分配在三十一军某团九连五班。4年多的连队士兵生活,强健了我的体魄,锤炼了我的吃苦精神,也为我的记忆库增添了许多难以忘怀的片段。

当时处于大比武年代,我们一到连队,就投入射击、投弹训练。有一天,连队对新兵进行手榴弹实弹投掷考核。考核前,连队干部对安全事项进行了讲解和演示,对考核场地和人员进行了严密组织。但在实弹投掷中,意外还是发生了。有一名新战士,由于紧张,用力过猛,将拉了弦的手榴弹掉落在掩体内,冒着青烟的手榴弹随时会爆炸,情况万分危急。这时,只听班长喊了一声“卧倒”,便一个箭步冲过去,捡起即将爆炸的手榴弹甩出掩体外,随即又扑倒在新战士身上。手榴弹在离掩体不远的地方爆炸了,掀起一股巨浪,碎片、沙石乱飞,我们6个等待考核的新兵安然无恙,班长却负伤住院。班长奋勇救战友的事在连队传为佳话,军区《前线报》刊登了他的事迹。我在感动之余,更多的是敬佩,敬佩他的胆大无私、技术过硬、处事果断,这也为我后来带兵树立了榜样。

那个年代,军长、师长轮流下连队当兵是常事。我刚分到连队时,就听老兵说有大首长要到连队当兵。3个月后的一天,我们正在操场上训练,只见连长跟随一位50多岁的老“列兵”来到我们班。连长对班长说:“军长就在你们五班当兵了。”军长姓朱,山东人,是华东野战军赫赫有名的战将。刚开始,我们与军长同在一个班,心中有些紧张。军长看出我们的心思,主动与我们拉家常、讲战斗故事。记得连队有一次以班为单位进行包饺子比赛,特别强调了新战士要动手包。我是江西人,从来没有包过饺子,捏出的饺子像小老鼠,引得全班哄堂大笑。军长看到我的作品也笑了,他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包饺子是我军的光荣传统,战争年代生活艰苦,战前也包饺子,部队吃了饺子打胜仗。”又对大家说:“包饺子应作为连队的一个训练项目,大家都要学。”军长一边说,一边手把手地教我包饺子:左手托住饺子皮,右手把馅放入皮中,然后两手把饺子皮合拢,两个拇指在上,其余8个手指在下,用合力上下把饺子皮捏紧压实。这种方法叫“二比八”。后来,我当了干部,用“二比八”法教会了一批批新战士包饺子。

1965年,我们团奉命开赴东山岛进行国防施工。我们连队的任务是在东山岛马鞍山一带挖坑道,修筑弹药库。大家干劲十足,加班加点,但施工进度仍不理想。连队党支部多次开会研究,认为该山地质结构为花岗岩,坚硬难啃,决定由10名党员组成突击班,担任施工中最繁重、最危险的爆破任务。有一个闽南籍的党员班长,他父亲是石匠,他结合父亲开山取石的经验,针对花岗岩的结构特点,提出采用“串联式”和“并联式”两种爆破方法,取得了明显效果。这种爆破方法后来在全營推广,大大加快了施工进度,也鼓舞了干部、战士的士气。我们这些新兵也跃跃欲试,纷纷报名参加党员突击班。连队为了考验和锻炼新战士,挑选了我和另外5名新兵加入党员突击班。在长达7个月的国防施工中,我经受了种种艰难考验。施工结束时,我被连队党支部列为新兵中第一批党员发展对象,继续接受组织的考验和考察。

转眼半个多世纪已经过去,我时常回忆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回味那令人难忘的连队生活。

责编/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