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老师

2019-09-09 16:04:34 作文·初中版 2019年8期

第一眼看见他,我就很不喜欢他。(开门见山,直接写对他的不喜欢,制造悬念,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不喜欢他反光的眼镜片和“托尔斯泰”式锐利的目光,不喜欢他动不动就把讲台敲得“嘭嘭”响,也看不惯他讲课的慢条斯理、一本正经……当然,他额头上三道深深的皱纹和紧皱的眉头无疑是我最看不惯的,在我看来,他就像件老古董。在小学“兴风作浪”、属于标准差生的我,对于这种“中老年语文老师”没有什么好感。(继续用简单的文字贬低他,这是先“抑”,为下文的“扬”做铺垫。)

一开学,他就强调纪律,并要求我们朗读暑假预习的诗词。班级的朗读声整齐划一,我也跟着念,但只做口型,懒得出声。他走过来,仔细听了一会儿,用铁尺点点我的书,说:“你站着。”意料之中。我心里闪过一丝懊悔,一丝不安,但面上仍是滿不在乎,慢悠悠地起立。读完了,班里一片寂静,他的目光落在我脸上。“你念一遍《观沧海》。”我便捧起书,炫耀似的朗声诵读。之后,我抬头看他,希望寻找到他对我的不满,他却边点头赞许边鼓掌:“听到没有,这才叫读书!抑扬顿挫,停顿得当……”我有些讶异,又有些得意,还有些迷惑。不过,在我心里,他“老古董”的标签仍未改变。(文章的布局很巧妙,先写“朗读”这件事,他对“我”的赞赏让“我”有一丝惊愕。)

之后,我对学习的态度不自觉地带上几分认真,不过对语文仍然兴味索然。一次,学校征集地理手工制作,要评奖项。我想报名,可我的地理成绩惨不忍睹,没有报名的资格,没想到他上来就点了我的名字:“陈可颖,你去。”我暗喜,同时又有些疑惑:“为啥选我?”他指了指我的讲桌,上面用小刀刻了一只“公鸡”,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我精心做了一个作品。后来,我的作品出现在展柜中——获奖作品的位置。当我得意地与同学谈起这件作品时,她却诧异:“奖项在你交作品的那天早上就评完啦!”

我心里一顿,心情复杂。我想起交作品的期限很短,我的作品延期了两天才交给他,没想到他竟将我的普通作品放进了展柜。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点后悔,我竟和他“杠”了一学期。(写他用“将我的普通作品放进了展柜”的独特方式,一点一点地感化“我”,“我”有点后悔之前那样对他。)

后来,我在语文课上认真听讲,认真完成作业,我的语文成绩直线上升,直逼85分。因为我不愿意再看到他眼里那深不见底的失望,这失望使我难过、懊悔并且心中苦涩。

不久校运会来临,只可惜我们班的体育比赛总分老是排倒数,长跑比赛竟凑不齐三位选手。最后,他只好点了擅长短跑的女生凑数。长跑,八百米,那女孩轻松跑过一圈半,之后就突然减速,看来体力已耗尽。她挣扎着又跑了半圈,但已被前一名甩下半圈。她胸口剧烈起伏,像一条快窒息的鱼,同学们看到她这样都心急如焚,担心她跑不完最后一圈。她咬着牙,又跑了一百米,经过我们班的方阵时,突然响起一阵钥匙碰撞发出的“叮叮当当”声。随即,方阵中响起同学们的惊呼声,掌声席卷而来。我回过神,那个女孩的身边多了一个身影,定睛一看,是那个老师!他正陪着选手跑,他摘了眼镜,腰间的钥匙“叮当”作响……

烈日晃得我睁不开眼睛。他们从终点走回来,我看见他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他笑了,额上的皱纹更深了。(校运会的陪跑,让“我”彻底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后来,我把这事儿写进了作文里,在初一的期末考试中,我的语文得了全区最高分,6 0分的作文,我得了5 5分。我想,他重视树人,要甚于教育。正是他,终于将一个标准的“兴风作浪”的差生,变成了优等生。

如今,我很喜欢那个老师,喜欢他将课上得从容不迫,喜欢他用铁尺将讲台敲得“嘭嘭”响……当然,我更喜欢看他舒心的笑容,平整的眉头,喜欢看他像只蜜蜂,为了同学们的进步一直辛勤耕耘。(文章最后,情感得到升华,从开头的“很不喜欢”到现在的“很喜欢”,鲜明的对比,凸显了文章的主题,也彰显了“欲扬先抑”的写法之妙。)

(指导老师 雷碧玉)

简 评

这篇文章很好地运用了“欲扬先抑”的写作手法。文章开篇就直接写自己对他的“很不喜欢”,这是先“抑”,为下文的“扬”做铺垫。紧接着,文章把重点笔墨放在了“扬”上面。用了“朗读”“放展品”“陪跑”三个情节,层层递进,塑造人物形象,让文章波澜起伏,情感慢慢上升。这样的布局很巧妙,读起来触动人心。文章结尾与开头形成鲜明的对比,凸显了文章的主题,也彰显了“欲扬先抑”的写法之妙。

(雷碧玉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