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信仰与修行

2019-09-09 16:02:28 闽南风 2019年8期

文雨

二胎过后,体重飙升到我不得不锻炼的地步,我开始去晨跑,这个个体玲珑的小城市没有太多场所,我就只得绕着老街跑一圈。每个早晨总能巧到近乎预约地在宛南亭前遇到两个人,一个是值早班的清洁工,身着职业黄褂,后背十分显眼的画一只展翅的飞鸽,她低头注意扫帚边的每一片落叶,除了扫地的沙沙声外,一路尽是沉默与安静。一个是去寺庙里敬早茶的村妇,每天她都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着衣得体,一手拿着供香,一手提着红色供篮,我不知道她是否风雨无阻,但只要我有晨跑必能遇到她。有信仰的人总能受人尊重,出于敬意,每次到她身边我就慢下步伐,而她一向面无表情,口中喃喃自语,由于声音小无法听清,我一直以为她在念佛经。直到有一天她泪流满面出现,愤怒让她提高分贝,我才清楚听见她在诅咒人,大概是要别人怎么死,还祈求佛祖让那个人能如她所咒的去死。这次我停下脚步,直到她一转进了宛南亭,清洁工抬头冲我一笑,她其实早就笑在心里了,我欲开口,她先说:“这人天天这么诅咒的,不足为奇了,有时咒丈夫,有时咒三姑六婆,有时咒的是因家禽过界纠纷的邻居,还好佛祖没听她的,不然都已咒死多少个人了。”出于好奇,我跟进宛南亭,我想知道她会对佛主说什么?只见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摆上供品,点燃供香,双膝着地,举香过头,叨叨絮絮说她十几年来从不间断来供香敬茶,要佛祖保佑她一家平安,她家的谁谁腿脚有疾,让佛祖保佑早点痊愈等等。这与刚才在路上咒的话和表情简直判若两人,大清早来敬香的人不少,大都是在口中念念有词,只有她大声说出来。转了一圈我走出宛南亭,心情复杂些许:有人要贿赂,有人要指使,原本至善的佛居然被寄于无限的邪恶,佛祖甚至要成為刽子手和凶器抑或是帮凶和奴才,当佛祖也不容易啊。次日清晨,我一路慢跑,村妇依旧进庵,只有清洁工真正在修行,虽然她拿着薪资,但至少她没有为难佛祖。

上周去图书馆看了一篇林清玄的散文,文章的内容与我所见略同。他写的是一对母子,母亲在佛祖面前虔诚地跪拜祈福,少不更事的儿子偏偏这时要吃冰淇凌,那位母亲一面跪拜一面责骂儿子,要他等她拜完再买给他吃,儿子顶嘴,你可以先给我买再拜,母亲觉得儿子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对佛祖的大不敬,儿子反诘她不敬佛祖,跪拜着还粗口骂人,结果彻底惹怒母亲,她操起棍棒追打儿子,不惜追得鞋子都掉落……看到这里我不禁哑然失笑,这世界伪信徒太多了,也许她们的信仰处于“心有余而力不足”,是环境或者是品性让她们善恶双行,功过相抵等于零。

信仰是一种力量,它像一只高擎的手指向一个方向,却从不强迫人们一定要追随它的指向。而修行是人在心中的自我约束和感悟,它不是脱离生活,到寺庙拜佛念经,也不一定要阅读许多经书,那些山林隐士,打坐苦行,看似是理想修行实则是圈住人们思想的狭隘理解,如果修行的人个个要躲进山林,人人都去大山里寻找真经,社会要变成什么样?工作、家庭都要陷于无常,更别提社会发展。人首先要有一份智慧,懂得洁身自好,管好自己的行为,才能协调工作、家庭、社交上的种种关系,只有行为关系正常了,心理才能得到更上一层的修缮。我个人理解,修行是一种以善传善的行为,情绪最具传染力,负面情绪影响自己,也杀伤别人,一个情绪总是低潮或是处于发泄状态的人是很难把好的情绪传递给别人。修行中的人最需要的是一份灵静,静中有所思、有所悟,又要有所传导。一份真诚,诚与自己和他人。一种在真实生活中有实际意义的行为,不应该是不切实际的空谈和三天两头的朝拜。拜佛也并非双膝着地,双手合十那么简单,为内心崇尚的理想折下双膝那是神圣的,内心应该宁静与从容,如果没有诚恳的内心,言过于虚,行过于作,有花结不成果,所谓的修行就变成走过场,弄虚作假了。真正的修行应该是心灵的释然,释然于任何一种关系,任何一种问题。可以是忘掉一次极大的伤害,可以是举手之劳的成人之美,可以是盛怒中的突然冷静和容忍,也可以是你的施付与舍得。

说到修行与为善,人们一定会不由自主想到放生。有的人心有善念,不能持之以恒,平时酒肉穿肠,不肯自我约束,却在某个时日心血来潮,买些市场上的生禽活兽放生,这实际是形式上的断章之举,他们怎能不知道这些生物此刻被放生,下一刻会再被擒捕,这样做不过是花钱买份心理安慰作作秀罢了。放生的真正意义是放过不必要受伤害的生物或是尽量把对生命的伤害减小到最低程度,让绝大多数的物种能顺利繁衍,让自然界的生物生长得以和谐,促进发展。

是人必食人间烟火,三餐保障,除了五谷杂粮,家禽活兽鱼虾蟹更是我们餐盘中公认的美味佳肴,我们把有鲜红血液的禽兽肉与海腥食物视为修行的忌讳,觉得吃它就是染指杀生,谁说植物就不是生命呢?总不能为了动植物的生存把人活活饿死,倘若如此,那不是更残忍的杀生?在我们需要维持本体生命存活时,让我们真正达到无恶不做,难了!自然界生物体生长有其逻辑,强者生存,而人终究是要强于一切。我们可以要求自己做得更好,但真不必把修行当做是拘泥一格的苛求。专心做一次饭,认真打扫一次房间,号召一次公益活动,甚至是一个温暖的微笑,我都认为是修行。

“雨花斋”是一群义工的快乐阵营,走进它之前,我对修行的理解也是狭隘的,当时不过是听说了她们的热闹氛围,带着相机想去看个究竟,可是到了“雨花斋”,我完全不能把自己置身事外,那是一个和谐的大家庭,义工们不仅自带蔬果油盐,供养需要的人,还把“雨花斋”当成自己的家,端水洗菜,淘米做饭,清洁打扫,帮助前来吃饭的人递一个碗,夹一个菜,有兴趣的人留下来吃一顿素斋,所有进来吃饭的都是快乐的家人。中午时分,下班的来接替有事必须先走的,一拨一拨的人其乐融融,只要看得到的活大伙都自觉去做,没有异言,无须分摊,这样的场面终能让人明白何为无欲无求,她们说这些都是修行,我被生动地授了一课。不论何事,只要能明白,何时明白都不算晚,我明白了只要愿意把心打开,装进普通的生活,只要心无杂念,处处以善为本,只要你愿意把自己最善的一面与人,就无须在虚幻中寻求心灵依托,因为你本身就是活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