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杠老年”的趣味人生

2019-09-09 16:02:10 老友 2019年8期

蔡恩泽

时下有一个“斜杠”的时髦说法,指的是不再满足“专一职业”的生活方式,而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的人群。我就是斜杠老年——作家/家庭主男,兼具两种身份的人生有滋有味。

写财经评论是我晚年生活的主要内容,我每星期都要撰写三五篇合计一万多字的财经评论稿,成一家之言,并能在全国重点财经报刊上发表,天长日久,已经积累了三千多篇文稿。做家务是我的另外一大爱好,刷锅洗碗是我的强项,我常与夫人抢着干,倘若她不让我干我还有点失落感,家里家外跑腿的事也少不了我。

我年輕时就爱好写作,在机关上班时忙里偷闲当码字工,渐渐养成了写稿的习惯。看别人打麻将我直打哈欠,铺开稿纸就浑身来劲。不写手发痒,一个星期不动笔,就像掉了魂似的。随着科技的进步,50岁时我学会用五笔输入法在电脑上写作,轻快地敲击键盘,看着一行行文字在电脑屏幕上飞速地流淌,我脸上写满了笑容,心中荡漾着幸福。

别人认为写稿是熬心伤神的事,而我把写稿看成消遣娱乐的活动,更主要的是有一种实现自身价值的驱动力,我用写稿来愉悦身心,充实生活。

我有一个绝活,可以一边写稿,一边与夫人唠嗑,两种思维交替运作,一边顺着文稿的思路往下走,文稿的起承转合一点不乱;一边接着夫人的话茬往下唠,家长里短一丝不落。两者竟然互不干扰,有时甚至还从与夫人的聊天中激发写作灵感,真是相得益彰。

经过数十年的打拼,我的文稿获得了市场的认可,报刊编辑也习惯性地在我文章的末尾署上“财经媒体专栏作家”的头衔,这让我感到非常自豪。

与一般文人羞于做家务不同,我还是一个十分顾家的老年人。我尤其喜欢做家务。夫人有时责怪我没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整天只知道围着锅台转。我只是一笑置之,英雄也有柔情嘛,做家务应当是男人的美德。苏联领导人列宁尽管工作十分紧张、繁忙,但只要回到家中,他总是主动争取多干些家务活。有一次,列宁正在工作室写一篇讲话稿,突然听到岳母在厨房里轻轻地对他夫人克鲁普斯卡娅说“面包吃完了”,他立即穿上外衣,到附近面包铺把面包买回来,然后回房里继续写作。领袖人物尚且做家务,更何况我这样的小人物呢!

说实在的,做家务也是一种休闲调节的方式,写稿写累了,起身找点家务事做做,活动活动腰肢,也是一种很好的运动。

我还有一个特别的爱好——逛小商品市场。我常步行去离小区2公里远的小商品市场转一圈,添置些家庭必备的小物件,比如茶盘、小方凳、弹簧秤等。商铺的老板总夸我是“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

为了激励自己,我还制作了一块标牌,一面写上“财经评论家”,一面写上“家政服务员”,既是自嘲,又是自我欣赏。我在两种角色中自由转换,晚年的人生也因此更添乐趣!

责编/ 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