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何处不相逢

2019-09-10 21:35:04 现代妇女 2019年9期

杨兴文

杨慎、黄娥都是明朝著名的文学家,享年都是71岁。在结婚后的50年漫长岁月里,他们有42年分居两地。距离无法改变黄娥的痴心,在绝句《寄外》里,她表明深切的杜鹃啼血心绪:“懒把音书寄日边,别离经岁又经年。郎君自是无归计,何处春山不杜鹃!”

如影随形,情深似海

杨慎出生于四川省新都县,父亲杨廷和是武英殿大学士,官至吏部尚书。杨慎自幼天资聪颖,特别喜欢学习,在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得到很好的家庭教育。23岁参加殿试的杨慎名列前茅,如愿以偿考中状元,授翰林院修撰,正式登上政治舞台。

黄娥出生于四川省遂宁县,父亲黄珂是成化年间进士,官至工部尚书,母亲王氏也是名门闺秀,懂诗书守礼节。父母都有很高的文化修养,黄娥自幼受到很好的教育,是京都有名的才女。黄娥善于吟诗作词,尤其擅长散曲,诗文惊天下,美名传四方。

“金钗笑刺红窗纸,引入梅花一线香。蝼蚁也怜春色早,倒拖花瓣上东墙。”黄娥写的《闺中即事》技惊四座,登门求亲的显贵子弟络绎不绝。对于众多提亲的人,黄娥没有轻易答应,不是品学兼优的人,她绝对不会嫁的。杨廷和、黄珂都是朝廷高级官员,也是关系密切的朋友,杨慎随着父亲到黄珂家拜访,黄娥在家里见过他,对他情有独钟。

嘉靖皇帝朱厚熜不管朝廷事务,朝中奸臣当道腐败不堪。不忍心看到朝廷腐败,黄珂干脆利落地辞职,带领家人返回四川。父亲辞职的原因,黄娥心里清清楚楚,想起自己生活多年的京城,还有京城的亲朋好友,自然而然有些伤感。

黄娥感怀京都旧事,忍不住挥笔写下散曲《玉堂客》寄情旧友:“东风芳草竞芊绵,何处是王孙故园?梦断魂萦人又远,对花枝空忆当年。愁眉不展,望断青楼红苑。合离恨满,这情表怎生消遣!”《玉堂客》问世后,很快在京城流行开来。

《玉堂客》给杨慎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欣赏黄娥的才华,觉得她是罕见的才女。杨慎找人提亲,黄娥爽口答应,他们的亲事顺利定下。“尚书女儿知府妹,宰相儿媳状元妻。”才子佳人的美满婚姻令人羡慕,在杨慎的家乡十分轰动,以至于他们结婚的时候,彩色轿子路过的地方,很多人纷纷争相围观。

结婚后杨慎、黄娥的感情非常融洽,在新都桂湖之滨的榴阁过着诗情画意、相敬如宾的甜蜜生活。

惹怒皇帝,谪戊边疆

在结婚第六年,杨慎、黄娥的命运发生很大转折,厄运居然接踵而来。世宗嘉靖三年,杨慎凭借知识分子的执着,坚决反对嘉靖皇帝弄虚作假,朱厚熜最顾忌的就是脸面,尤其糟糕的是他性格暴戾,杨慎的反对很快惹怒皇帝,遭受残酷无情的廷杖毒打,直接将他打得血肉横飞。

杨慎受到两次廷杖毒打,嘉靖皇帝看到他还活着,干脆判处他永远充军,将他贬谪蛮荒之地云南永昌。當时黄娥年仅26岁,深爱心心相印的丈夫,即使杨慎已经落魄,也没有抛弃他,不仅毫无怨言,反而深表同情。从北平到云南,路程遥远。得到杨慎被押差送走的消息,黄娥担心他经不起途中艰难,带着巨大的悲痛收拾行装,前去追赶他的囚车,希望亲自护送他。

身披红色囚衣、项系沉重枷锁的杨慎已经被押差送出京城,囚车从通县下潞河上船,黄峨赶到天津口改乘大船,沿运河入长江,从洞庭直上江陵,在潞河渡口与丈夫相见。看着杨慎遭到毒打后满身创伤、虚弱不堪,黄娥痛不欲生,两人抱头痛哭,押差感动不已。

情真意切的患难夫妻,在途中风雨同舟,历尽了千辛万苦。黄娥从小在富贵家里长大,从来没有吃过苦头。腊月十五的深夜,黄娥陪伴着丈夫行至江陵的驿站门前,看到妻子风尘满面疲惫不堪,杨慎想到路上艰苦,云南的生活环境更是恶劣,不忍心让她向前护送,极力劝她回新都去。

本来黄娥还想护送,在杨慎诚恳的劝说下,只能听从他的话,从湖北回四川。杨慎要去遥远的边疆,在江陵黄娥依依不舍,也只得含泪而别。离别的时刻,杨慎隔水看着妻子孤苦伶仃地独自乘舟远去,江边沙滩上的水鸟双双飞来又结伴而宿,让他分外的羡慕。在杨慎遭受与爱妻离别的痛苦,深感寂寞孤单的时刻,空中冉冉升起的满月,偏偏把皎洁的光芒投射在他身上。

在江陵分开后,杨慎在押差运送下,经湖南过贵州到云南;黄峨溯江而上,回到四川做家庭主妇,照顾老人操持家务。

分居两地,牵肠挂肚

黄娥回到四川,最初以泪洗面,想着曾经的幸福生活,突然变成两地分离,不知何时能够再见,犹如生离死别,让她黯然神伤。离别的忧愁只是开头,为了照顾公婆管理家务,黄娥只能独守空闺榴阁,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杨慎在云南,黄娥在四川,他们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每天都是在牵挂中度过。

“辞家衣线绽,去国履痕穿。”在期待里终于收到杨慎从云南寄来的家书,黄娥凄然谱成散曲《黄莺儿·雨中遣怀》,抒写思念丈夫的愁苦,成为众人传诵的名篇:“积雨酿春寒,看繁花树残,泥途满眼登临倦。云山几盘,江流几湾,天涯极目空肠断。寄书难,无情征雁,飞不到滇南。”

杨慎格外想念家乡的妻子,让他无可奈何的是天下大赦,嘉靖皇帝居然特旨不赦他。黄娥坚守自己的婚姻,始终惦记着远方的丈夫。嘉靖五年杨廷和生病,杨慎获准赶赴家中看望父亲,几个月后父亲痊愈,黄娥跟着丈夫到云南,在他流放的地方住了两年多。

嘉靖八年杨廷和去世,杨慎获准离开戊所,随着黄娥回到新都,帮助办理父亲后事。在杨慎返回云南时,黄娥不得不留在四川,照顾剩下的家人。

依照明朝法律,罪人年满70岁不再服役,可以回到家里。朱厚熜是出了名的小心眼皇帝,本来杨慎已经70岁,可惜刚刚回到四川,朝廷就派人将他抓回云南。71岁那年,杨慎在寺庙中含恨去世,得到噩耗的黄娥悲痛欲绝,花甲之年忍受悲伤前往永昌,打算将丈夫的棺椁运回新都安葬。

在途经泸州的时候,黄娥遇到杨慎灵柩,很快作出哀章当众宣读,词语格外凄怆哀婉,读后忍不住放声痛哭,身边的人跟着纷纷落泪。知道嘉靖皇帝不会轻易罢休,黄娥只能让杨慎的葬礼从简,朱厚熜果然派人赶来检查棺木,没有找到任何借口,只能悻悻回去。

黄娥不仅是才女诗人,而且是珍重情义的女性代表,天各一方40多年,依然没有放弃杨慎,她的忠贞不渝,永远值得敬仰。在黄娥的故乡立着43块各种石碑,展示她不同阶段的人生,传递她对爱情卓尔不群的坚守。对于真爱的人,无论哪种挫折,都会俯首称臣。

(责编 拾谷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