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门面

2019-09-10 21:34:44 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2019年7期

引 言

我时常提醒远道而来的朋友,不看瘦西湖不算真正来过扬州。

瘦西湖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点、国家文化旅游示范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全国文明风景旅游区,以其隽秀典雅的湖光水色、巧于因借的带状景观、婉约含蓄的情感表达、诗情画意的浪漫风格、宛自天开的园林布局、绵延悠长的历史背景、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精湛的建筑艺术,归美扬州第一门面,那些曲曲折折、高高低低、远远近近、迷迷蒙蒙的轮廓和波光粼粼的辞章在风流倜傥的文人墨客笔下涓涓流淌。

2019年4月19日,人民日报社旗下的《民生周刊》发布《一周全国湖泊景区游客评价报告》,扬州瘦西湖以79.49%的好评率雄居“好评榜”榜首。

据瘦西湖风景区票务部统计,2018年瘦西湖全年购票人数265万,2019年清明节(4月5日-4月7日),瘦西湖购票人数153699人,同比去年118828人,上升29%。清明第二天(4月6日),瘦西湖购票人数79565人,同比去年66201人,上升20%。以上指的是现场购票和网络购票。购票人数加上持有效的扬州旅游景区(点)年卡和各种有效证件免费游览景区的人数,才构成瘦西湖接待游客总人数,实际接待游客量=购票人数×2.2。

我在景区了解到,检票员在岗上除了解说、检票和刷卡,还要识别的有效证件包括残疾人证、现役军人证(含武警)、离休干部荣誉证、老干部优待证、敬老优待证、公园优待证、扬州市军嫂证、军队离退休干部证、70周岁以上老人身份证、伤残军人证、道德模范证、省部级以上劳模证、英模证、记者证等。

由于游客量太大,2013年9月,瘦西湖风景区向社会公开招聘10名检票员,要求退伍军人,26周岁以下,高中学历,身体健康,相貌端正,普通话标准。

2014年11月,瘦西湖风景区再次向社会公开招聘10名检票员,要求退伍军人,26周岁以下(1988年1月1日以后出生),大专及以上学历,身高1.72米以上,身体健康,相貌端正,普通话标准。

符合条件的退伍兵经过笔试和面试合格后,根据综合考评成绩由高分到低分进行排名,确定入围人选。所以,第二批实际到2015年1月才到瘦西湖景区工作。新职员录用后要进行岗前集中培训,主要培训内容包括军训、规章制度学习、礼仪、传统教育等。岗前培训结束后,与聘用人员签订劳动合同并分配到相应岗位,试用一个月。合同一年一签,每年進行综合考核,考核合格,方可续签合同。连续两次考核通过后,则签订无固定期限合同。否则,根据考核管理办法,终止劳动关系。

据悉,这两批退伍兵全部是独生子女,扬州本地户口,大多数是90后,招聘进来时都是单身。

瘦西湖风景区票务部部长刘恋告诉我:“当时,我们为什么有这个想法要招聘退伍军人为检票员呢?我们景区为了打造瘦西湖第一道风景线,游客进景区首先接触的就是我们的检票员、售票员,我们的理念就是打造成一个最美的风景线。为了体现在门口的站姿,要求比较高,我们就在2013年、2014年分两批招了20个退伍军人,在他们的带动下,我们整个门票班组的站姿都有了提升,提高了一个档次。所以,他们在我们这个部门起到了一个质变的作用。”

许是春天的因缘际会,清明前,市作协和蜀冈-瘦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工会联合举行“新时代、新使命、新形象”报告文学启动大会。会议接近尾声,参会作家七嘴八舌挑选采写对象,我看了一眼剩下的岗位,举手表示写瘦西湖的检票员。管委会工会主席杨建当即面露欣喜,他说瘦西湖风景区东西南北四个门,检票员一直是默默无闻的群体,从来没有作家采写过。

会前,市作协杜主席怕我抽不出空,曾试探着说:“你看情况定。”他只要3000字就可,但没想到我连续采访3天,整理的录音就达到3万字。不仅如些,我还加了瘦西湖风景区15位工作人员的微信,关注他们的日常状况。

我直接联系瘦西湖风景区工会主席张立雯。张立雯说,这几天太忙了,等过了清明吧。我说能不能提前啊?然而,清明节瘦西湖人山人海,检票员根本不能接受我的采访。在她的协调下,4月8日上午,我赶到瘦西湖南门。瘦西湖南门作为传统正门,是散客最多的门,也是瘦西湖景区水上游览线的起点。去年,我陪同台湾作家团、韩国群山市文人协会作家团以及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和香港、台湾地区的“华语青年作家”代表团游览瘦西湖时,都选择在南门进入景区,并在门口合影留念。每次为了突出瘦西湖的门厅和门额,我们的身体往往挡住了检票员。

南门有8个检票口,检票口设置了电子闸机、盲道、轮椅通道等。此刻正值游客入园高峰,最常见的景象,从售票厅到检票口,游客肩摩踵接、人声鼎沸。在一个检票口的旁边,我见到了南门票务中心副主管高健。高健的父亲是瘦西湖的老电工,2004年他顶父亲的职,今年38岁,工龄15年,从2010年开始做检票员,2017年通过竞岗升任副主管。我几次陪国外作家团游览瘦西湖,都是由他安排的导游和游船。他热情地邀请我到游客服务中心,这里相对安静一些。

高健笑起来很憨厚,但坐不住,不时有人来找他,我们的谈话都要等他到检票口处理完事情再继续。

他就这样进进出出,边工作边陪我说话,聊班组就像聊家事。

“瘦西湖整个票务系统有100多人,南门是第一道窗口,是班组里面最大的一个班组,目前有37位职工,其中检票员16人。旺季比较辛苦,像现在是烟花三月,游客量都比较大,正常都是全天班,星期六星期天也全部是全天班,中午不休息。大早班早晨6点就要上班,因为扬州有许多人早晨要来公园锻炼,我们要为锻炼的人服务,大家5点多就要从家里出来。我们实行两班制,上午从6点到12点,下午从12点到晚上6点。”

“南门没有停车场,散客多。西门有停车场,旅游团队多。南门的人员配置稍微比西门多一点,西门大概少五六个。因为南门负责的地方多了,包括河对面码头也有一帮人负责,旁边有一个职工上班的门,也是供工程车辆进出的门,另外靠近迎宾馆还有一个偏门,都要人看守。所以,南门是比较大的,在所有班组里面是最大的。”

我问:“这些人员是本地人多还是外地人多?”高健不假思索地回答:“都是扬州人,没有外地人。”

我又问:“这么长时间中途换岗吗?”高健说:“换岗,正常是站一个小时歇一个小时。”

高健要我在客服先坐一下,我见他老是不安地站起身往外看,就说:“你好像不能离开门口,这也是你的职责,那我不能耽误你了,我也到门口看看。”

门口非常嘈杂,我挤到正在换岗的检票员郭昊身边,他把学雷锋文明旅游志愿者服务的绶带交给接岗的检票员,我抓住时机请他接受我的采访。

郭昊是个非常沉静帅气的小伙子,他是2014年底招聘的退伍军人,今年29岁,儿子虚4岁,在瘦西湖景区检票5年。

郭昊说:“检票员嘛,别的还好,主要就是什么呢?就像刚才,有的游客在网上买票,他不会找(二维码),见你忙起来没跟他找,就说是你的原因,就会过来冲你喊,说你把它藏起来了,这种情况很多的,也很难的,要是你专门为他服务,后面就有很多人压下来。有的游客插队,你要他排队,他也不满意,还要说你态度不好。遇到这些难缠的游客,你不能跟他吵,只能被他骂,不然怎么办呢?”

我说:“一开始的时候,你可能不太适应。”

郭昊揉揉手,“一开始肯定是有些不适应,但你不能跟人家吵,因为你有没有错都是你的错,何必往自己脸上贴什么金?”

“那么,你感到委屈吗?这么年轻在门口一站就是5年,心甘情愿吗?”

“在部队呆过的人都已习惯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毕竟这里稳定。”

“刚才换岗的那个男的好像跟你差不多大,也有5年了吧?也是从部队回来的吗?”

“是的,我们差不多大,一起进来的,这里30岁以下的基本上都是当过兵的。”

我似有所悟:“哦,大多数都是当兵回来的。”郭昊连忙纠正:“不是大多数,都是。”

“他也结婚了吗?也有孩子了?”

“是的,他孩子比我孩子小。”

“是不是因为你们的形象比较好?”

“站姿不需要培养,服务用语也不需要培养,只是改一下说辞,以前是首长好,现在是您好。”

我与他东拉西扯,过一会,郭昊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们做的工作也不需要有多少人理解,只要游客不无理取闹,就已很开心了。”

我也笑笑:“就这么一点很低的要求,不無理取闹就行。”

“对。”郭昊看了一下时间:“我去上个厕所,换他岗。”

换下来的叫王南海,一个比较清秀的小伙子,92年出生,儿子8个月,2014年底退伍时,正好赶上瘦西湖风景区招聘,在南门检票5年。他告诉我,他老婆原来是会计,现在在家带小孩。检票员每月到手的工资只有两千多元,为补贴儿子的奶粉钱,他下班后帮一个同学开的茶叶店跑跑腿,但这样的机会不多。

“工作上没什么不习惯,大家都很和谐。冬天下雪,大家提前来铲雪。就是经常遇到不讲理的,比如有人拿了别人的卡还理直气壮,感觉那卡就是他的一样,就闹。”

高健过来给我一份南门班组述职总结,提起这两批退伍战士,他像老大哥带着爱护的口气地说,他们有业务技能,形象也好,大多数都在检票岗位上,只有个别调到了其他部门。这两批进来后,瘦西湖再没有招聘过。刚才两个是比较腼腆的小伙子,家里孩子都小,现在都上全天班,根本照顾不到家庭。

中午12点,我见到了南门票务中心主管吉玉女士,她在南门已经做了10多年主管,举止优雅,美丽和善,管理经验丰富。她一定要带我去景区饭堂吃饭,我们边走边聊,她向我介绍南门每年都是标兵岗,零投诉,零扣分。我知道吉玉身为主管,平时吃的苦更多,要在在别人前面到,后面走。班组每个人出了问题,都要牵涉到她。我问这批退伍兵有没有受不了委屈的,后来走了?她马上说:“有的,有个小孩打了辞职报告走了,受不了这些气,干了两三年。关键是一些游客使用假证,还有当地一些来晨练的老人证件不肯掏,直朝里面冲。检票员要他们出示证件,他们就骂人家是看门狗等,这些脏话很难听。”我问有没有挨打的?她说:“有,我们南门就有个男孩被人打过嘴巴,下午您就可以看到他。”

我看到了梁扬,他生得高大结实,机灵幽默,嘴角眉眼含笑,1994年出生,是瘦西湖景区这两批退伍兵中年龄最小的检票员。但他非常开朗,一点不拘谨,比其他人还要健谈。他说他退伍后先在个园做检票员,2014年底参加瘦西湖招聘。我问:“我听吉班长说,曾经有刁难的游客跟你发生了冲突,是吗?”

梁扬说:“差不多是2017年吧,大概五一左右,当时是什么情况呢?那个游客是扬州本地市民,拿的是年卡,男的,40岁左右。他的年卡过期了,我就跟他解释,请他去续费。他不听,站在旁边骂,我闻到他一股酒味,就人性化处理,请他先进吧,因为喝过酒的人不理智。那时是旅游旺季,门口真的很忙,我已让他进来了,他还在骂,脑子不受控制。你是知道的,我们服务行业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我就不理他了。他见我不理他,就往通道门口一站,堵在那儿,后面的人进不去,已经排到很长了。我说先生,麻烦您让一下,他不让,说凭什么让?你以为你是谁?我说你堵到通道了,后面游客进不来,您要不进去,要不出来,他两个都不肯,就站在那边骂。还说你知道我是谁呀?你再老X,我就揍你!他几个朋友在旁边,也没有劝他拉他。他一边骂,一边就顺手抓住我的衣领。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我打你信不信?我说不管您打不打,麻烦您让开,因为后面压下很多游客了。他的朋友见他要打我,就上来劝开了,我就又准备检票了。哪知他又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卡住我喉咙,推得我往后退,把我推到监控看不到的区域,一直撞到后面墙上。当时我没骂他也没打他,我让讲解员赶快去喊班长,另外一个讲解员维持好门口的秩序,直到班长过来把他拉开了。监控可以看到,我全程手都背在后面,因为在冲突过程中,我如果手在前面,可能会不经意推到他,说白了是避嫌。后来我们景区派出所的人过来,把他带走了,他的那几个朋友全部跑掉了。具体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没有被打巴掌吗?”

“我已记不得了,因为当时场面情况比较混乱,他的指甲比较长,喉咙这儿被他抠出血印,被人拉开后,他还踹了我一脚。”

“你感到委屈吗?”

“当时肯定委屈啊!换成正常人,肯定委屈。但是我们景区是服务行业,尤其我们当过兵的,服从意识比较高,景区的规章制度都能遵守,打不还手就不还手,骂不还口就不还口。委屈当然委屈,说实话,谁不是热血青年,当时我要跟他动手,他肯定打不过我的,况且那人个子也不高,我一巴掌就能把他拍下来。当时我就是没动手,毕竟我们景区是扬州的名片,代表我们扬州市的,景区门口全部都是游客,如果我动了手,对我们瘦西湖的影响不好,哪怕是那个人理亏。”

“这事结束后,我们班长把我带到休息室,她看我喉咙被抓破了,问我没事吧?”

“那时你还没结婚,是吧?”

“没有哩。”

“那你面子肯定挂不住。”

“还行吧,我这人心态还好。”他笑起来。

“他是比较阳光的。”吉玉在旁边忍不住夸奖,“有的男孩子还是比较气的,气起来时,大不了工作不要。”

梁扬说:“怎么说呢?找一份工作不容易,家里父母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能为父母分担一点压力就分担一点压力。我父母不跟我们住一块,我妈做一点小生意,我爸就是一个普通工人。我老婆是泰兴人,比我小一岁,之前是个园导游,后来我到瘦西湖了,她也到瘦西湖做兼职导游,去年运河三湾风景区招聘,就到那边做导游了。她比我辛苦,是全天班,我稍微比她轻松些,平时是半天班,但经常加班,节假日和旅游旺季都是全天班。我们是在个园认识的,结婚一年不到,还没有小孩。”

吉玉说:“他们结婚都要避开旅游旺季,当时是五月份,婚假都没有休息,没有时间,还没有度蜜月。”

梁扬说:“我结婚就3天,因为结婚之前有许多事要到丈母娘家来回跑,假期就跑掉了。蜜月不想出去了,我们家里也不太富裕,能为家里省一点就省一点,以后有了孩子还要买奶粉、尿不湿啊这些东西。”

他又说:“现在交通很方便,游客一年比一年多,对我们也是个考验。因为过年不休息,介于我这个班次,我只有把我丈人和丈母娘接来过年。明年嘛,看,说不定到那边吃个饭再回来,毕竟第二年。”

我问:“你挨打,她知道吗?”

梁扬笑着说:“当时她就在南门导游班,在旁边吃饭,一个同事告诉她,你家梁扬被打了,她就火了,火很大,筷子都扔掉了,毕竟我挨打了嘛。”梁扬笑得很甜蜜,“当时不是我火,是我老婆火,看到我脖子上被抠的血痕,她就毛了。我就拦着她,说算了,这事单位出面解决了,单位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笑着说:“她是舍不得你,如果自己受点委屈就算了。”

梁扬说:“是的,她受委屈我也会发火,自己受委屈就不会这样了。像这种委屈几乎天天都会发生,挨骂是常有的事。去年大年初一早上8点多钟,有个外地游客骂我爸我妈死了。什么情况呢?他老娘70周岁以上,他要陪她进去拍照片。我说您妈免费,您没票是不好进的,他不听,后来走没几步,就骂我爸我妈死了。当时他老娘和他老婆都在他旁边,我被他骂懵住了。说实话,我心里也火,他大概30多岁,脱口就骂我,我没惹他又没怎么样。他骂别的我都能理解,说我傻子、死板、楞头筋,我都能理解,骂我爸我妈干什么?我爸我妈又没招惹到他。我就莫名其妙的,一直处于懵的状态,你知道吧?他骂完就走了。我楞了半天,想了想,挨骂怎么办?总不能骂他,就算了。”

我说:“真不容易。”梁扬说:“我们班长也不容易,我们受了委屈,解决不了的事,班长就来拉过去,游客的仇恨就到了班长身上。身为班长,更不能那个,只能挨骂。”

吉玉说;“他们毕竟都是毛头小伙子,我们毕竟在景区工作20多年了,有这个承受能力了。所以,经常做他们思想工作。”

我问:“有没有实在承受不住了的时候,想爆发一下?”

梁扬连忙说;“有,有,有这种想法。我有过一次,当时就喊我同事过来换我,立刻离开岗位,班长说你到别的地方逛一圈,或者你自己到哪个地方发泄一下,喊一下,反正不要在岗位上。”

我问:“就是不把不好的情绪放在岗位上?”

“对!等我好了,再回来站。”

我又问:“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承受不住了?”

梁扬苦笑:“游客说话难听哩,不是你所能想象的,他能骂的东西都那个,什么话都骂。人忙到一定程度心里会烦躁,正常检票还好,面带微笑,礼貌用语都能做到。本来心里就已很难受,觉也沒睡好,加班也是强化加班,突然被骂几句,平白无故地被骂,如果我做不好,你骂也就罢了,可我没有做不好,心里就不好受了,这时就喊班长,我立刻就走,头都不回,随他骂。忍住!然后直接往别的地方走,只能这样。我不能在岗上跟他破口大骂,或者不行甩他一巴掌,这怎么可能呢?”

“像天气也会影响一个人的心情。比如夏天闷热,我们检票口非常蒸人,您看到那个棚子很窄,半个小时,身上就像跳到河里一样。我们就会头晕,就换岗吃些人丹。冬天穿着羽绒服还是很冷,寒风刺骨。”

我问:“你有没有产生过厌倦?”

“这倒没有,像我这人属于不记仇的人,心态跟一般人不同,息一会就好了。我老婆之前被人家说了不好的话,当时忍着忍着,看到我,眼泪就下来了。说实话,在家里我很少让我老婆哭下来的,在单位被人欺负,有什么办法呢?我们能够相互体谅和理解,不会因为工作上的委屈拿对方撒气,经常在家相互说说,一起痛快地出出气,心里都舒坦了。”

“不光挨骂,游客假证特别多,还要火眼金睛,斗智斗勇。昨天您来的话,如果您在门口站两分钟,就两分钟,就会遇到假证。发现假证,说话方式还不能太直接,因为处理不好,就会挨骂,还要被投诉,门口这种事情家常便饭。”

“我们还是坚持文明服务。有一次,来了残疾人,是一个团队,我们年轻人都推着他们,扶他们上船。我有个同事背着老奶奶在公园玩,大夏天,身上全湿了。”

我问梁扬:“有没有想过以后不做这个行业?”他不假思索地说:“那就是我老婆。我们有计划今年要小孩,到时候她会息产假,息完产假,如果不行就辞职。我苦一点没事,男人苦一点累一点没事,说实话我们在部队里吃的苦也不少,习惯了。”

“我爸妈对我工作都很支持,总关照我脾气小一点,在单位不像在家,没有爸妈惯着你,在外面能忍就忍,先做人。我爸妈一直跟我灌输这个思想。”

我得知,那次挨打事件发生后,瘦西湖景区给了梁扬安慰奖,也就是委屈奖五百元,在会上表扬了他,给了他两天假休息。梁扬头部被撞,去医院检查,在景区的协调下,那个游客也陪了医药费。梁扬年龄虽小,却是老先进,工作5年,4年获先进个人,是退伍兵中获先进表彰最多的检票员。先进奖金并不高,两三百元,他说荣誉要比金钱重要。

吉玉说,梁扬很勤劳,遇到什么事情都能自己解决,而且他多才多艺,会唱会跳会玩,经常在单位活动时当主持人,表演节目他全包,唱歌是麦霸。梁扬笑着说,我在的情况下,没有人感觉心情不好的,其实我就是个逗比。

“你对工作有什么建议吗?”

“其他都还好,投诉一定要有依有据,不能是游客说什么,我们就接受什么。游客是上帝,我们是要服务,但服务要有底线,投诉要有准则。”

梁扬去换岗了,我跟着他,检票口依然很忙,为不打扰检票员工作,我走到出口赵胜东的旁边。他1990年出生,也是退伍兵,还未结婚,女朋友是瘦西湖西门的导游。吉玉说,上次就是他背着那个老太太,大夏天很累的。

赵胜东说:“累没什么,主要是游客不能理解我们。”我说:“这好像是你们的共同心声。”

“那天来了一个大巴车,车上有几十个残疾人,就为他们申请半价坐船,门票免费。因为他们腿脚不方便,多数坐的是轮椅,需要一个个背上船。有一个老太太看我长得比较壮,就指名要我背。由于残疾人比较多,我协助同事把所有残疾人抬到船上后,再单独把她背上船,陪护她,船上座位都让给游客了,我一直站着,靠岸时再背她下船。那时是七八月份,天气很热,我浑身都湿了。”

我陪赵胜东在出口站了一个小时,才打听到他在西门为残疾人服务的一点细节。期间不断有游客想从出口进园,也不时有人向他咨询问题或打听扬州其它景点和街道的路线。

赵曜也是退伍兵,今年31岁,2015年1月开始做检票员,2017年通过竞争上岗升任南门票务中心副主管。他非常低调内敛,始终不谈自己,而是认真推荐整个班组,他说瘦西湖景区检票员以男的为主,其中,南门30岁左右的检票员有7位。赵曜从电脑里搜出瘦西湖南门巾帼标兵岗的资料,向我介绍南门班组过去的工作业绩及获得的许多荣誉,我知道这些荣誉背后是全体职工抱团取暖的汗水、泪水、艰辛和委屈。

4月10日上午,我赶到瘦西湖西门,西门广场上的游客蔚为壮观,检票口排成了几条长龙,一些导游挥舞着旅行社的小旗不断招呼着各自的团队。我找到西门票务中心主管杨震,没想到他也是退伍军人,1999年进了瘦西湖景区,今年43岁,已有20年工龄。他介绍西门目前有25名职工,主管和副主管各1人,售票员8人,检票员12人,其中5个年轻的退伍军人。人员配置确实比南门少。

杨震说:“现在95%以上的团队都是从西门进,我每天都做数据统计,星期一至星期四,每天接待250个团队左右,不算手机在各网站买票的,不算拿各种证的和拿各种卡的,星期五至星期天,每天正常都有500个至700个大的团队,按平均最低量估计,每个团50人,500个团就是2.5万人,清明那天接待了520个团,另外,通过各种渠道进去的有1.6万人,游客已超过南门。2018年到瘦西湖游览的游客接近60%是从西门进的。由于游客量太大,西门广场地面上不允许停车,大巴车都停在那边一个临时大停车场,小车停在地下停车场,地面上全部留给游客。”

“只有中午吃饭时间,游客可能会少一些,饭后人又多起来,这种状况平时每天要持续到下午4点,双休日要持续到下午5点,游客才能慢慢少下来。所以,我们售检票人员太辛苦了,售票员不停地卖,检票员不停地验票数人,基本上不可能停下来,压力太大了。团队游客里还夹着散客,有半价的,有免费的,有持不同证件的,检票员必须很清晰地区分好,不然,很容易有矛盾。因为人不够用,从3月初到现在我们都是全天班,检票员早上6点来,晚上6点下班,12个小时,一天没有休息过。清明那天我早上6点来,晚上10点才回家。瘦西湖东门每晚有《春江花月夜》演出,所有的售检票人员包括负责的主管都是白天瘦西湖四个门的工作人员轮流去负责,8天轮一次,清明节正好轮上我,我这边6点结束,就要立刻带我们的售检票员趕到那边去,所有的一套入园的流程:售票、老弱换票、团队取票、检票,都是白天的工作人员完成,这样我们要工作十四五个小时才能回家。”

杨震递给我一份2018年瘦西湖西门票务中心的台账资料,里面详细记录着去年的工作述职报告、班组目标考核自评表、网格化巡查责任表、游客量统计及节假日游客量增大的应急方案。

杨震同样坐不住,他隔几分钟就要走出去看看,只好叫来检票员陆圣强和经思林陪我谈,他俩都是退伍兵,都是党员。

陆圣强,1990年出生,未婚,在青岛当了五年海军,2014年底被瘦西湖景区招聘。经交谈,才知他与我住在同一个小区,每天骑电瓶车到西门也要半个小时。他说冬天遇到下雪,早晨路面冻得打滑,那时候大早班是早上五点半,他只能两只脚拖在地上让电瓶车慢慢驰。其实,夏天也不好过,我们小区夏天只要下暴雨就淹,最深处淹到腘窝,电瓶车下水电瓶就烧坏。我还没问他怎么上下班,他就去站岗了。

经思林1988年出生,结婚两年,小孩20多个月,2013年被瘦西湖景区招聘。经思林告诉我,他家在仪征,2012年从兰州退伍回来后,在扬州打过几份工,那时交通不方便,自己还没有买车,只好租房,为节省租金换了几个地方,后来租了一个阁楼,只有一间,屋顶是斜坡,人进去都站不直。那时每天三餐都很节省,经常就买两个饼或方便面充饥。因为扬州市区没有房子,他在扬州谈过几个女友,都没有成功,只好在仪征老家找了对象。

我问他到仪征找对象是不是条件低一些?他说那肯定的,扬州这边没房没车是不行的。

我说你在瘦西湖景区工作,对你到仪征找对象是不是增添一点筹码?毕竟瘦西湖是全国著名旅游风景区,而且又在扬州市区。他诚实地笑笑说是的。

“我是2013年10月2日来的,才开始在东门呆了两天,南门客流量比较大,领导就要我到南门,在南门呆了15天,又调到西门,到西门来从来没动过,跟其他当兵的比起来,我是在西门最老的。”

“晚上做梦感觉都在数人。前段时间一个早上就接待了240多个团,清明节还不算,就是星期六星期天。”

“被骂很平常。有一次,一个外地游客不買票就进园,说他到故宫和西湖都不要钱,为什么到瘦西湖要钱?非常不理解,就骂我半个多小时,那次我记忆最深,他就站在我旁边不停地骂,骂了半个多小时。我就正常检票,印象特别深,心里肯定难过,不过挨骂就挨骂吧,毕竟我是从部队回来的。现在本科找工作都难,我的学历是大专,学的是室内装潢,这是时效性的东西,一旦脱节,就要有师傅带着你入行,不然就没办法干。在瘦西湖做检票员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对我来说,吃这点苦算什么,要比我在兰州当兵好多了。”

面对如此坦诚的倾述,我的采访一度不忍心继续。诸如此类的事例数不胜数,我无法描述这些年轻的退休军人面对一些游客的胡搅蛮缠和歧视,如何隐忍内心的悲凉、委屈和愤懑。无论春夏秋冬,他们从早站到晚,不停检票点数,辨别五花八门的假证,解答五花八门的提问,处理五花八门的事件,始终保持军人本色,从献身部队到献身地方,视奉献为义务,不希冀游客任何回报,不因委屈而沮丧,不因劳累而滋怨,不因平凡而卑微,体现崇高的责任、精神、文明、情怀和格局。如果社会的目光与他们擦肩而过,就是良心的沦丧。

中午12点,有位职工拎来两袋工作餐,放在休息室窄窄的吧台上,大家轮流吃盒饭,我和他们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天。

朱诚,跟南门的梁扬一样,也是1994年出生,女朋友也是运河三湾的导游。2013年当兵,2014年底退伍,正好赶上瘦西湖景区招聘,他先在东门检票,2017年调到西门检票。他家三代都在瘦西湖景区工作,外公、妈妈、舅舅都是瘦西湖景区的老职工,妈妈和舅舅还没退休,他可以说是瘦西湖的孩子。

“我妈是顶我外公的职,十几岁就在里面工作了。她在绿化队呆过,基本上在小卖部。我舅舅在保管室就没有动过,一辈子就在那边,那里面宝贝多呢,有景区门票,还有名家字画。有一次他被车撞伤,伤筋动骨一百天,有多少人想到他这个岗位,领导都没动,他恢复后还是在保管室。”

我听说朱诚被游客打过嘴巴,他并不隐瞒,也没有不自在,就好像在谈别人的故事。

“去年三四月份,那时候跟现在一样忙得不得了,也是旅游旺季,游客很多,门口队排得很长,团队和散客夹在一起进来。我检票的时候,有一男一女,大概是夫妻,60多岁的样子,是扬州本地人,他们拿着退休证要插队。我觉得人家外地游客都排队,你们作为扬州人,是东道主,更要排好队才能进来。我就用手拦着他们,请他们去后面排队,并继续检票,才检了两个游客,那个男的就上来呼噜给我一拳。我被打的时候,有些懵了,不知道该干嘛了。然后他就开始破口大骂,那些脏话粗话,我就不说了。我就喊班长,班长看到后就要副班长去景区派出所叫人,周围游客也在指责他,说老先生你怎么打人呢?他还蛮不讲理,跟游客吵,说我是扬州人,我有退休证。后来派出所的人来了,他还是脾气硬得不得了,说他是什么学院的教授,你们派出所一把手二把手我都认得,我随便打个电话就解决掉了。派出所的4个小伙子说不管你官多大,打人肯定是不对的,就把他按着,带到所里去了。他后来有些怕了,提出向我道歉,道歉态度还可以。按道理你打人,该赔偿的要赔偿,该检查的要检查,我们单位同事就劝我,做我们这行业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就算了吧,我想算了就算了吧,就结束了。怎么说呢?做服务行业的,吃亏就吃亏呗,只要把工作做好,不让人家逃票,证件无效的,就跟人家好好说。”

我问:“被打后有思想负担吗?”他摇摇头:“没有,那时候都没有,现在更没有。”

“你们这批退伍军人现在状态怎么样?”

“大家都蛮好,当兵的磨啊磨的都没什么个性了,这些苦算不了什么。”

“那你被游客打的事,你爸妈知道吗?”

“他们不知道,我没提,觉得没什么好提的。提了,他们反而担心。”

“你妈在瘦西湖景区工作也不知道?”

“这事没多少人知道,只有我们班组知道。”

快要两点了,陆圣强被换下岗,他还没吃午饭,饭盒还放在休息室的吧台上,饭菜都已凉了。我催促他快吃饭,他说不饿,早上吃的是干拌面。我说这也不行,不能长时间这样,对胃子不好。但他可能觉得我在采访,出于礼貌,还是坚持和我面对面坐着聊天。他个子较高,早上见面时还有些腼腆,脸颊红红的,都是经思林在说话,现在他已非常放松,可能因为我们都住在一个小区,彼此感到亲切。

我问:“这么辛苦,适应不适应?”他说:“刚开始来时肯定有些不适应,游客量太大了,游客骂你打你,还要投诉,只要投诉都是你不对,所以,刚开始有些不理解,会感觉很纳闷。我从部队回来时,只知道按照规矩做事,一是一,二是二,不晓得变通,后来才感到服务行业不是这种情况,和气生财,好像是这个道理,人家骂只好忍着。不过,有些游客也是蛮有礼貌的,我们说您好,他也会说您好。”

“到现在不谈对象,跟工作有没有关系?”

他笑起来:“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我也笑:“当然是我说的。”

他说:“多少有一点关系吧,但不是主要关系,关键是人的关系。比如去相亲,人家会问你是干什么的。我们瘦西湖全年无休,越到节假日越忙,你没时间陪人家出去玩,人家就不约你了,不约你,情份就渐渐淡了。”

“有没有想过跳槽?”

“跳槽?”陆圣强显得很意外,“我们这批退伍战士虽然在瘦西湖受委屈,工资又不是太高,但没有一个想跳槽的。首先工作还很稳定。现在外面找工作是不容易的,不像你作家或者白领有一技之长,而我们当兵回来的,说不好听就是学习不好,没有一技之长。”

我忍不住笑了:“你原来是学习不好才去当兵?”

“我学习还是蛮好的,我的意思是指没有那种高科技知识。我学历是本科,但现在的本科生太多,含金量不高,找工作真的很难了,许多人退伍回来没得工作。所以,在瘦西湖很稳定,有一口饭吃,总比没饭吃要好。当然,你如果找到更好的,比如考公务员,你要有实力,没这个实力,不如安心在这里好好干。也许周围会有人想跳槽,我最起码没得这个想法。”

“你当过先进吗?”

“我来第一年就是先进个人,其实这些荣誉是给带我们的老班长的,但老班长说给小陆吧,他工作还可以,鼓励下子,就给我了。先进个人不是个人荣誉,不是你一个人干得好,是集体干得好。我那时在南门,原来以为南门是最忙的了,哪知西门更忙。每个门有每个门的特点,我们西门团队多,南门散客多,北门东门工作比较多。”

“这几年什么印象最深?”

“感觉时间过得太快,跟同事见面比跟家人见面的时间多。”

我们都陷入沉思,然后,又都相视一笑。陆圣强一脸真诚地说:“大家蛮愿意跟你谈的,一般情况下,谁愿意把心里话对外人说出来,甚至不会跟他老婆讲这些事。”

他大概见我没听清,又重复一遍。我的心头霍然涌起一股热流,我知道作家需要克制感动。

陆圣强又去站岗了,我一直没看到他吃饭。

瘦西湖景区工会主席张立雯派人接我到票务部办公室,在那里我见到了票务部部长刘恋。刘恋工龄已有15年,他放下电话,自豪地说:“这两批当兵的检票员目前在检票口已经是中流砥柱了,有几个比较好的,比如说南门的赵曜、西门的陈华荣已经提拔到票务中心副主管位置上,他们成长都比较快的。为什么把这两个放在南门和西门呢?其实就是给他们压担子,压担子的同时,也是领导对他们的一种肯定,因为如果说他们不行的话,肯定不可能把他们放到这两个最主要的门,瘦西湖最重要的门就是南门和西门。赵曜当时在八怪纪念馆做主管,领导觉得这个年轻人做事比较实在,就给他压担子。因为南门游客量在其它几个门当中是比较大的,以散客为主,包括西门同样是的,西门的团队、散客都比较多。还有一部分比较好的,在检票岗做得好,就被别的科借调走了。是金子嘛,到哪里都会闪光,旁边机件科就有我们两个,保卫科也有。他们这部分人如果从检票口出来,到任何一个部门都是很欢迎的,证明这批人在景区的成长是比较快的。当兵的经过部队锻炼和没经过部队锻炼的,本身就是两个质上的不同,比一般的职工要强很多。各个门上的骨干都是以他们这批人为主,主要分在南门和西门,也是领导对他们的重视。”

刘恋讲话不时中断,他一会就要接电话布置工作。我问他瘦西湖景区以前招过退伍军人吗?他说有个别是上面安置,不是这样成规模地主动招聘。

“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脾气都很大,并且都是独生子女,开始你们怎么让他们适应?”

“他们进来后,我们单位首先要培训,我们每年都有培训计划,人事部门也要跟他们培训,培训是为了把他们的角磨平掉,把游客至上的服务理念灌输给他们,告诉他们服务行业,服务就是我们的生产力。当然,我们不可能去挑剔游客,游客千姿百态,什么样的人都有,反过来我们也不能让游客挑剔我们。这句话意思怎么讲呢?就是说我们不能因为服务、设施、言语让游客挑剔,人家花钱过来的,第一就是享受你的美景,第二就是享受你的服务。说白了,我们的生产力就是美景和服务。经过我们这么多年不停地灌输,包括我们人事部门的配合,请专业老师进行礼仪训练,班长和老职工平时也言传身教,班组每个月都开一次班务会,总结分析本月工作,所以,他们早就融入到这个大集体里了。您说的那个担心也有的,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反而有时候他们比一些老员工还要理智。像大过年的被骂,我们在旁边也听到,是个人都很生气,但是他们就能把这个事忍下去,很好地处理掉。游客动手的也有,比如那次梁扬挨游客巴掌,脖子抠出血,我也在派出所,我们单位还是维护职工利益的,都会通过正规的途径为职工维权,总不能让职工流血再流泪吧。当然,一般不会造成大的事故。”

“门票班各有各的特性,每个门都不轻松。说老实话,所有的门都是超负额。清明的时候,我在东门加班,晚上有《春江花月夜》演出,我们都是全天班,中途不休息,从早上6点到晚上9点,第二天还要去加班。你可以看一下,平时从星期五到星期日,西门和南门全是全天班。我不把人数上足的话,游客进不去,最忙的时候,所有的大门全打开,西门边上还有一个门,平时是不开的,应急的时候,作为出口,我们要分流客流。我们景区会抽调各部门的人支持门票上的工作,我们内部也会调剂,上星期,我们部门的科室人员全部到门票上加班。我们去年也招了特勤,帮助维护门口秩序。中国有个传统观念,南边的门是正门,过去确实是南门最忙,现在由于南门不能停车,西门的游客要超过南门。星期天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以来感受一下,就在西门看,门口人山人海。我给你看一个视频,是他们班长发的,清明前一天。”刘恋从手机微信圈打开视频,瘦西湖西门广场上的游客挤得水泄不通,导游在人头上举着喇叭喊话,场面非常震撼。“检票员不是检一个票就结束了,我们现在的票种很多,免费的证件也多,还要分出精力识别假证。”

“服务无止境,我们谈得最多的还是服务,我们经常开会学习,遇到事情怎么样处理更妥当。包括他们都在不断学习,举一反三,最终目的就是做好服务。检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就是服務,很简单。对于我们来说,不光服务,还有管理,一把手也是这样对我们提要求的。”

“我们的工作没办法选择不委屈,当你选择这项工作的时候,自己已经预见了这个委屈。想没有委屈,就脱离社会了。”

刘恋不愧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训练新员工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必须向其灌输基本的价值观念,还要善于授权,给属下一个上升的空间,组建成功的团队。跟他的谈话,处处体现智慧和经验。

我在票务部采访将要结束的时候,见到来这里办事的北门票务中心主管方永新女士。她1997年进入瘦西湖景区工作,1998年就在门上服务,从2003年开始做主管。刘恋趁机为我们作了介绍,方永新有一种由内而外流露的娴雅气质,她也很忙,我听她说昨天一个游客卡了检票员的脖子,被景区派出所带走处理了。她把手机里的图片给我看,然后歉意地跟我说等会再来,就又匆匆出去了。我等了她大概半小时,她过来请我到外面的大厅交谈。大厅安静宽敞,正面墙上挂着一幅张宽的扬州瘦西湖胜景图,诗情画意,美不胜收。左边摆放着一排典雅精巧的古木桌椅,右边墙上是职工阅览角,一格格木架上整齐地摆放着各种图书杂志。

方永新介绍北门现在有6个检票员,90后高俊辉就是2014年招聘的退伍军人,党员,儿子上幼儿园,2017年从西门调到北门,通过竞争上岗被提拔为北门票务中心副主管,做了她的副手。

“高俊辉人不错,很能吃苦,科里或者班里有什么事,都是积极向前。他小夫妻不跟父母住一起,住在东方百合园,两个人带孩子,只能时间错开。这男孩真的好,就像家庭妇男,炒菜等什么家务事都做,很能干,吃苦耐劳,这一点让我很欣赏。他开始讲话有点直,经过这两年锻炼真的好多了,反正年轻人都要带着他。”

“我们北门还要办年卡审核,无理取闹的游客防不胜防,像昨天那个女游客就没办卡,她那个卡过期了,卡住检票员脖子,还把我们闸机划了几道痕。后来经派出所调解,向检票员赔礼道歉,赔偿了200元。我本来打算让受委屈的检票员今天休息,早上发现检票员继续来上班了。”

“河南这个地方办假证的特别多,所以,只要河南来的,我们都要查,还有假的残疾军人证也多。星期六星期天,我们都是从早忙到晚,哪一天您去感受一下。”

我也听说有的外地旅游团一车都是假证,实在触目惊心。

从票务部出来后,我又回到西门,这时下班时间已经到了,广场上还有不少游客,有些导游正在清点团队人数。我看到检票口的陆圣强,约好一起走。明天还有几个退伍军人要采访,我还要来。

我刚到家,就收到瘦西湖南门主管吉玉的微信留言:“你好,苏扬老师。我是南门的吉玉,要不就写写我们南门的高班长吧。他在南门十多年,老婆身体不好,孩子才上二年级,去年他爸也开刀,他爸也是我们单位退休的。这么多年他一直踏踏实实的工作,从没有怨言。他这个人比较低调,不好意思说家里的事。”然后又叮嘱我和高班长谈话隐晦点,说他不愿意和别人谈家事。我明白吉玉的意思。

第二天,我调整了采访计划,我先赶到瘦西湖南门,急匆匆地找到高健,却发现他脸上气色不太好,说话提不起精神。问他怎么了,他解释说今天有些发烧,我说发烧怎么还来上班?他说轮到他上岗,不能离开。

“怎么不跟他们调一下?”

“没关系,也不知道会发烧。”他笑笑,又把我带到游客中心。

我看他状态不好,就想去给他倒杯水,他连忙拦住我。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提问,高健显然有些心不在焉,他还要不断出去处理班组的事务。

我等到他稍微安静一些时,为打消他的思想顾虑,先委婉地聊起我几年前患病的情况。果然,高健就敞开心扉,说他的孩子今年10岁,老婆比他小4岁,今年34岁,前年做了乳腺手术,现在还要定期检查。他没什么假期,也不能帮老婆做什么事,心里觉得对不起家人。他说了一会,又被人叫出去处理事了,回来后到吧台后面喝水吃药,又跑到售票厅找杯子为我倒水。

高健确实低调谦和,他是南门副主管,敢于挑担子,总是做事在前,吃苦在前。他在瘦西湖干了15年服务工作,我要他谈谈,他都说自己没什么好说的,他做到的,大家也能做到。但只要谈起班组,他脸上便浮现出笑容,话也多了起来。

我问他今晚要到东门值班吗?他说要去的。我说你感冒发烧了还要去吗?他说刚才吃过药好多了,没事的。

有这样的管理者和老职工,才能培养出瘦西湖的优秀年轻人。

我赶到西门时,见到赵海和许欣,他俩都是2013年招聘的退伍兵,此刻恰好轮岗休息,正拿着手机玩。许欣1989年出生,已有女友,打算明年结婚。赵海1990年出生,结婚两年,还没要小孩。他们可能知道我是来采访的,就连忙收起手机,坐正了等我提问。

我不想立刻做一个采访者,只想让他们再玩玩。但他们主动征询我要讲什么,因为等会他们还要站岗。我就问:“辛苦不辛苦?”

“现在旅游旺季,辛苦是免不了的。”赵海说。

“辛苦不算什么,扫马路的比我们更辛苦。”许欣打断赵海的话,“就是遇到蛮横的游客很无奈。就举下午一个例子吧,有个外地游客拿纪念票入园,那纪念票一般是给残疾人的,需要拿残疾证和纪念票一起入园,可他没拿残疾证,我就说纪念票是纪念用的,还要出示残疾证。他站在旁边左翻右翻,后来从包里找出残疾证,就骂我浪费他时间,责怪我把他弄懵了,我只能忍着,对他说声对不起,里面请。”许欣谈了几句就站起身,走到门口回头看着我,说他要站岗了,剩下我和赵海。

赵海接着说:“游客五湖四海,如果因为游客骂人冲动,会对瘦西湖的影响很大,为个人的一点利益,影响到整个瘦西湖形象,这样不适合。检票看上去似乎很简单,但你要跟全国各色各样的人交流,当中也会出现各色各样的问题,你要学会帮忙和解决,包括为游客解决一些困难和矛盾,比如网上订票不会操作的、问路的、掉钱包的、发生意外的等等,只要到门上来求助,我们能解决的,都要帮助解决,解决不了的,就汇报给班长。”

我说:“是的,说白了,检票口就是一个社会。”

问到他對家庭有没有什么遗憾,他说我们这个工作全年无休,包括年三十、大年初一都要在岗上,生病也要站岗,比如白天发烧,晚上回去打点滴。过节不能在家,结婚后,一直没机会陪妻子出去旅游。因为收入不高,基本上存不到钱,现在不敢要小孩。

没聊多久,赵海也去站岗了。他们依然保持着军队生活习惯,把检票说成站岗。

我打电话给陈华荣,他正在外面办事,说五分钟就到。我说不急,你先忙,他到底也是军人出身,才三分钟,就见他从广场上跑步过来,我向他挥手,要他不要急,他气喘吁吁地跑到我跟前,歉意地说中午就在等我,见我没来,就办事去了。我说我先去了南门,南门近一些。陈华荣很稳重,身材魁梧,1987年出生,在海南三亚当了6年兵,入了党,结了婚,妻子是大学同学,比他小1岁,2014年在部队宫外孕流产。2014年底陈华荣退伍,参加瘦西湖招聘,2015年1月在南门做检票员,2017年调到西门做副主管。现在儿子23个月,老婆辞职在家照顾小孩。

陈华荣告诉我,父母在他当兵时就瞒着他离婚了,因为他们没分家,他退伍回来也不知道,后来才对他说。老婆带孩子很辛苦,她长期脱离她的工作单位和群体,在家里围着孩子转,所以,他感觉很对不住老婆。孩子全靠奶粉喂养,为了补贴家用,他在电影院找了份兼职,下班后还要到电影院做检票员,如果瘦西湖不在旺季,没有轮到他晚上值班,他6点下班后,6:30赶到电影院,一直干到夜里12点。瘦西湖进入旅游旺季后,他就要把兼职辞掉。

陈华荣认为,副主管与检票员还是有一点区别的,虽然不是什么领导,毕竟进入管理层。2016年他参加竞争上岗落选,他说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原因是还没有达到条件,还没有适合这个岗位的需求。落选时有过几天消沉,当时班长包括身边的老党员都给他很大帮助,使他很快走出低落,调整好心态,还是一如既往地做好检票工作。他相信不管怎么样,只要肯干,总有一天会找到成长的机会。2017年单位岗位调整,西门有一个空缺,领导就让他过来,增补为副主管。他想当时如果放弃了,不去坚持,这个机会可能就不是给他了,也许会有更适合的人去。很多人进单位之前,都以为這单位很好,但过一段时间可能会经历一些挫折和困难,只是没有坚持住。

我说:“说明上面还是重视你的,认可你的能力。”

他说:“不管怎么样,你干活领导都是看在眼里,并不是你今天干了什么事,明天就要得到什么,付出总要有个过程。而且,你付出时,别人也在付出,你可能付出很多了,其实,别人说不定比你还要辛苦还要累,所以,机会轮不到你头上,是很正常的,我们要正确看待这个事情。特别我们从部队回来的,思想不会有太大波动,假设我这辈子永远没这个机会,那我也要在检票员的工作岗位上干得比别人好。”

“我们说微笑服务,笑不是这么简单的,光傻笑体现不出文明服务,微笑服务要有人性化,不单纯说您好,像一些阿姨大叔过来,你要上前打招呼。比如,‘哎,大叔您又来啦,今天怎么没带孙子来啊?‘大妈来啦?今天怎么没去跳舞啊?‘哎哟,大叔今天穿得太少了,您进去一会要冷的。这也是打招呼的一种方式,与游客交流就亲近了,不是死板的光说‘您好,请出示您的证件,可以换种口气,‘大叔今天带证件没有啊?带了给我看一下。这样不呆板,人性化服务也是一种文明形象。”

“最难相处的就是人与人的关系,门口什么人都有,虽然我们检票员看起来就是检票站岗,很多游客也不理解,出现一些不文明的现象,说你们看大门的就是看门狗,对于我们服务人员,心里是有委屈的,但不可能有冲突,即使游客骂我们了,我们也对他笑一笑,不会跟游客较真,包括我们家庭都会包容。像我老婆就很协调,看到我回去不说话,就知道我可能受了委屈,就约我出去吃或玩,夜里也不会叫我起来给小孩换尿不湿什么的,都是她自己做。有一次我在单位换闸机到夜里两点多种,我老婆12点多钟给我打电话,说孩子发烧了,我说先给孩子吃点药,如果烧实在压不下来再去医院。凌晨1点多吧,老婆又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来,那时我事情还没干完,就没回答她,她说她带孩子去医院了。等我两点多钟赶到医院,她已带孩子回去了。“

“2015年瘦西湖景区搞网络全覆盖,在瘦西湖垃圾桶里装WiFi,包括铺设管道建设等,景区派我去做这个工作,前前后后忙了将近一个月,几乎每天晚上到12点,夜里实在饿了,就打电话要老婆送点吃的过来,最终赶在扬州2500年城庆之前把这个工程做好。现在回头看看,土都是一锹锹挖出来的,管道都是一寸寸铺出来的,蛮有成就感的。为景区做点事情,也是领导给我锻炼的机会。”

“瘦西湖日新月异的发展是靠每个人的奉献,并不是一个人做好就可以的,包括领导提出决策,包括基层落实,一层一层下来,点点滴滴,每个人站到很高的角度去做好事情,真的把她当家来看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说直白了,就是锅里有,碗里才有。比如人家问我在哪儿上班,我说在瘦西湖,这是很自豪的,他说瘦西湖好啊!他知道瘦西湖好,并不是我带来的,而是我之前的老职工一代代把瘦西湖的形象建立起来的,而我们享受的只是别人树阴下的凉爽。那作为我们这代年轻人,现在的80后、90后,包括00后,思想比较活跃,不一定能够理解一些东西,但一定要明白你在这里上班了,是享受的前人的成果,不要毁在自己的手上,最好能够为瘦西湖景区的发展再推一把力。”

我问:“你给你们这两批退伍军人一个什么定义?”

他不假思索地说:“有想法,有活力,有干劲。经验不足,这要靠时间历练。”

我又问:“对于瘦西湖景区来说,他们是检票员,这个形象该如何定义?”

陈华荣的目光炯炯有神:“他们是瘦西湖的第一道风景线。”

我继续追问:“你该给个什么样的称呼?”

陈华荣略微想了一下,抬起头果断地回答:“我觉得用部队的一个词较贴切,叫排头兵,瘦西湖检票岗上的排头兵。”

我思考着陈华荣的话,再看看眼前的瘦西湖,毋容置疑,这些从部队退伍的扬州青年已成为瘦西湖风景区的第一门面。

又到了下班时间,斜阳像端着金子洒下来,宽阔的西门广场与游客的影子一起伸向远方,一群鸟从瘦西湖门楼上腾空飞出,盘旋后,又飞进里面的树林。

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 2019年7期

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的其它文章
南梁纪事
盘锦纪事
云龙的脚步
蝉变
护砂猎人,在江上
花开时节鲁雅香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