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向前

2019-09-10 21:34:10 美术界 2019年8期

韩朝

认识王娇艳,是在孙志钧老师的一个师生展览上。她是孙老师的访问学者,也是遵义师范学院的国画教师,聊起天来,时常有咯咯笑声,爽朗而轻松。王娇艳在西安美术学院读完本科和研究生,毕业后离开家乡河南许昌,选择了千里之遥的遵义,一个女孩子做出这样的决定,着实让人佩服。我感觉王娇艳的性格中有股子闯劲儿。

艺术家是需要这股子劲儿的,无论是外在的奔突,还是内心的坚定,艺术需要探索精神。甚至,我认为艺术家这一称谓本身即赋予着某种探索、探究的意味。艺术家是思想者和手工艺人的结合,徒有思想,没有脚踏实地的劳作,也是枉然,只知道劳作和动手,没有思想与品质境界的把握,终究是个匠人。现当代工笔画在这两个方面都有契合,工而有韵,注入思想和观念,是这个时代对工笔画的要求,既在技术层面,也在审美层面,前者是功夫,后者是才情,有了功夫和才情,画工笔才能从众多画家队伍中脱颖而出,才能出人头地。王娇艳勇于尝试不同材质不同样式的绘画,有探索精神,也很善于学习和融通转化。她有时通过微信发来些作品图片,让我提些建议和意见。我也不推辞,径直说去,谈谈自己的感受。

我曾劝她,珍惜在北京学习的机会,北京集结了全中国最好的文化艺术资源,展览多且相对品位高,多看好画、好展览,自然眼界大开,审美判断上去,艺术品质就会上去,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仅仅停留在技法娴熟,作为艺术家则远远不够。其实何尝是规劝周围朋友,我也常常想:古往今来从事艺术的人那么多,而真正触及艺术本质、成为优秀者的少之又少,不是不勤奋不努力,而是缺少天分和方法,可是有天分的人毕竟极少,问题的关键是审美判断上不去,不能够洞察其中的优劣得失,以为是在搞艺术,其实是在门外面。

王娇艳是一个善于倾听确也有自己主意的画家,从她不断精进的画作中能够看出这一点。

人物画是王娇艳的主打。人物画的精粹是在造型的难度、生动性以及个性上。她画的多是少数民族地区的男男女女,着装与神态都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很是入画。我今年四月带少数民族青年高研班去贵州黎平和芭莎写生采风,比较深入地领略了贵州的风土人情,觉得那里处处有画意。王娇艳长期生活工作在贵州,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80年代出生的她,多次参加全国性展览和学术展览。她的画,从写生中来,又经过对形象的反复推敲,从平常的速写册子中挑选具有典型性特征的人物形象,组织画面,构图构思。她捕捉人物动作神态的能力强,与她热爱速写、勤于速写有很大的关系。她的速写,在线条组织和黑白灰安排上都有自己的特色,既是工笔画创作的素材积累,也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每一次采风写生,王娇艳都带回来一本本速写。这是必备的功夫,可是现在很多人不再用这种“笨”方法,只是拍拍照回到画室再加整理,后者固然不是不可以,但是在面对真人写生时那种微妙生动的东西,有可能丢失。她创作工笔画正稿,汲取了传统工笔画的丰厚滋养,用线用墨用色都很讲究,古人作画,三矾九染,九朽一罢,层层分染罩染,画出既厚又透亮的画面效果。王娇艳的工笔画重精微与洒脱,因此有种典雅与清新俱备的气质。她也常常在扇面上画,大画固然有一定难度,小画未必好画,有时候反倒不好施展笔墨,我看到她在尺幅间安排诸多人物和关系,细致入微而不失大气,足见其扎实的基本功。

她也画些写意的山水或其他题材的作品,不像有些工笔画家画写意,缩手缩脚,画不出写意的味道和气息,王娇艳的山水和她的性格倒有某种合拍,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意味,放笔大胆,却也有工笔画家的精微处理,两相互补,收放自如,亦是可观。

王娇艳要强,不满足于已取得的成绩。她坦言自己的困惑与不安,她通过绘画破解人生的困境,让自己的所思所想凝结在艺术中,让流失的时光驻留于永恒的画面。我相信,她在不断确立新的目标,一直向前。

王娇艳

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刘文西工作室,获硕士学位。遵义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贵州省画院特聘画家、贵州省美术家協会青年美协国画艺委会副主任、贵州省工笔画协会理事、贵州省女画家协会理事。2013年被贵州省美术家协会评为“贵州省优秀美术家称号”。2014—2015年访学于首都师范大学孙志钧教授工作室。出版有《中国当代名家——王娇艳中国画集》和《长征系列连环画》等专著。

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美术展览并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