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画意象写生

2019-09-10 21:34:10 美术界 2019年8期

一、与自然对话

中国山水画的写生有别于西洋画的风景写生,西洋画风景写生重视客观景物的描写,眼观自然景物,再以写实手法表现出来。中国山水画写生,不仅重视客观景物的描写,对于眼前自然景物有所选择、取舍,更重视对景物的认识和反映的主观思维,通过对景物的描写来反映画家的思想感情。

传统的山水画写生是对景写生,其目的主要是为创作而收集素材,大多数画家会用同一技法表现各地自然景观,这样固定化程式套用各地山水,似乎成了惯性手法。对景写生画得太像,似素描,没意思。笔者不同于前辈名家们关于山水写生的想法,即是面对不同的地域自然景观,触动的感受亦不同,采取技法表现也有所不同。山水写生便是要把自己对自然山川的感受,和不同季节气候变化的状貌,引入到自己的遐想空间,加以艺术化。意象写生山水画是一种视觉语言形象的全新创造,而不是自然物象的简单模仿。

清代画家方士庶在《天慵庵随笔》里说:“山川草木,造化自然,此实境也。因心造境,以手运心,此虚境也。虚而为实,是在笔墨有无间……故古人笔墨具此山苍树秀,水活石润,于天地之外,别构一种灵奇。或率意挥洒,亦皆炼金成液,弃滓存精,曲尽蹈虚揖影之妙。”在这几句话里概括了中国绘画的整个精粹。

山水写生要在集体的大势中求变化,强调个性化、符号化,但不能脱离山水画的大理和自然规律。“不像即像”“似与不似之间”乃笔者意象写生山水画追求的理念与态度。此外,笔者写生山水画带有“构成意识”,重视画面的结构,采取特殊构图表现。作画时重视线条横竖穿插关系,画面讲究黑白灰视觉效果与节奏感。笔者的艺术主张就是“与自然对话”,面对大自然美景时要全身心投入,感悟大自然的生机、律动、气韵、宁静、奔放、雄伟、磅礴等,再用毛笔描写多姿多彩的天地万物,写生就是要表现生命,充满情感的淋漓尽致表现,如此写生作品才能感动自己,方能感动观者。

二、写生的笔墨

所谓笔墨,即是用笔用墨。笔墨是中国画的灵魂,也是中国画的传统。墨主要记录笔的运动,留下痕迹,是服务于笔的。南齐谢赫的画论《古画品录》六法中强调“骨法用笔”①,可见用笔在中国画中的重要地位。中国画用笔宜朴拙、宜老辣、宜生涩。浓和淡的互破,干和湿的交融,纵和横的协调,皴、擦、点、染的结合,也就形成了中国山水画的笔墨效果和特有韵味。

笔者意象写生山水画重视用笔用墨,如画贺兰山系列,以大写意用笔画山石,浓淡干湿兼具,《贺兰山苏峪口之一》即大胆下笔与大块墨色,使得画面呈现笔拙墨趣结合恰到好处。贺兰山气势雄伟,若群马奔腾,巍峨壮观,峰峦重叠,峭壁无杂树,故以干笔皴擦表现贺兰山岩质山峰,大刀阔斧用笔,再敷染大片墨色,崖谷险峻愈显厚重,如《贺兰山》。关于西北的地貌,宋代郭熙在《林泉高致》有一个精辟的概括:“西北之山多浑厚,天地非为西北偏也。西北之地极高,水源之所出,以冈陇拥肿之所埋,故其地厚,其水深,其山多堆阜盘礴,而连延不断于千里之外。介丘有顶,而迤逦拔萃于四逵之野。”②笔者多年山水画写生的一大心得,就是不求面对奇山异水写生,如九寨沟之美是鬼斧神工,绘画几乎难以超越大自然美景。像贺兰山某些景观看起来不耀眼突出,笔者却以意象写生创作了精彩的作品,即笔者面对客观自然景观,以主观的意象写生再创造精彩的山水画作品。

北方的地形地貌和南方的地形地貌是不同的,山石结构和质地明显不同,山水画法也有所差异,笔者面对崇山峻岭的北方山水采取大写意笔法表现,大块面染墨色,画面产生雄伟大气的效果;南方福建武夷山则充满灵气与仙气,故意象写生武夷山心境不同,表现的手法自然不一样。作画武夷山时,在用笔和用墨方面,曲直线條兼有,线条较柔和些,画面的水分显得多些,呈现笔情墨趣视觉效果,如《武夷山》作品。郭熙在《林泉高致》描述祖国东南方之山峰景观:“东南之山多奇秀,天地非为东南私也。东南之地极下,水潦之所归,以漱濯开露之所出,故其地薄,其水浅,其山多奇峰峭壁而斗出霄汉之外,瀑布千丈飞落于霞云之表。”③对于福建武夷山而言是到位的。

三、写生的取舍

中国山水画的写生与西洋画的风景写生明显的区别,即是中国山水画的写生对于眼前自然景物会有所选择与取舍。让自然中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一江一水,通过画家笔墨融化于自身情感当中,在脑海中思考、想象、加工。结合理性概括和感性抒发,移山挪树,自在取舍,既源于大自然景观和生活,又主客观结合。笔者意象写生山水画亦重视画面的“取舍”,如《苏州沧浪亭》,描写园林里的环廊建筑物和树木时,笔者主观的“取舍”,突出环廊建筑物造型美,屋顶上的琉璃瓦则轻描淡写表现,周围的树木更是简洁明快表达,流畅自由的线条勾绘树木,椭圆形状水池以淡淡的水墨表现,周围部分省略而留白,使得画面构图不一般,加上右边留白处题上浓淡层次多变化的文字,视觉效果显得别具一格。此画作风格明显不同于笔者表现大山大水时浓烈、厚重的技法,乃以较淡的线条勾勒和淡墨敷染,呈现淡雅的气息。画面构图布局采取虚实相生,右边题款字体拙趣且内容多,丰富画面视觉效果。

梁明/闽西写生系列之一55cm×75.5cm 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