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来了,想去云南吃菌子

2019-09-10 21:35:04 现代妇女 2019年9期

周晓菲

從七月开始,云南进入了雨季,同时也进入了菌子季,那里的人把蘑菇叫做菌子。就像秋风起时,会掂记大闸蟹一样,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怀念同学马红白果在昆明请我吃的那顿鸡汤菌子火锅。

当刚摘下来的牛肝菌、红菇、青头菌、鸡枞菌、奶浆菌,在土鸡、排骨炖成的汤底上下翻飞的时候,我早已感受“菌鲜与鸡香齐飞,口水共乳汤一色”了。菌子滑嫩,汤鲜味甜,这一世对菌子的体味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和深度。

云南的蘑菇种类多,稍不留意也会中毒,据说中毒了会出现幻觉。白果也嗜菌,也曾中毒,可仍戒不掉对菌子的热爱;河豚有毒,可人们仍然会“大义凛然”地举起筷头,这也许就是一个美食家应有的范儿吧!

养生的人说:“吃四条腿的不如吃两条腿的,吃两条腿的不如吃一条腿的。”这一条腿的,指的就是蘑菇。

大概在20多年前,我上大学时,有一年放假回家,家里有人送来一包干松茸,用水泡开,细洗泥沙之后,稍用油炒一下,盛入碗内。五花肉或眉头肉切成厚片,用料酒、生抽、蚝油、姜丝拌匀腌一下,盖在炒好的松茸上,蒸20分钟。这是湖南家常菜蒸肉,一般底下的配菜是干豆角,萝卜干一类,也可以是香干。换成松茸后,经过蒸腾,两种食材相互浸润,鲜嫩的肉上沾上了菌类特有的香气,而五花肉的油和肉汁则被逼进了松茸里,让本来干巴巴的松茸变得格外盈润。

《舌尖上的中国》风靡后,那种被推崇为“森林里的精灵”的松茸开始被人们所知晓。看着卓玛们从森林里采摘的这一美味,我的味蕾也为之“撩拨”。春韭秋菘,此话极真。

秋天到来的时候,淘宝上一款生长于香格里拉海拔3500米以上高山林地之中的野生松茸适时出现。不知道品质如何,便只订了半斤,付完款后,便静静地在期望中等待。打开箱子时,冰袋里的冰都尚未融化,10个大小不一的带着湿润泥土和森林气息的松茸安静地躺在包装纸里,就像人参娃娃一样可爱。

那夜回家已是9点多了,可如何能让美味过夜呢?动手吧,松茸不可用水洗,只能用刀轻轻将外层刮去,切片,在平底锅里化开一小块黄油,将松茸煎至金黄,再洒点盐,美味即成。松茸特有的香气与黄油的浓郁形成了绝配,简单的烹饪方式,又让主材的味道凸显出来,口感鲜美之中还有一丝甘甜,柔韧中存些许脆爽。让舌头颤抖,这种说法有些夸张了,但它的美味的确让人难忘,连平时挑剔的宝贝也赞不绝口。如今我们寻常所吃的蘑菇都来自人工种植,那种快要忘却的野生的滋味终于又重新体验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