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追求生活中所有的美好

2019-09-10 21:34:10 美术界 2019年8期

汪晓曙

问:您会用什么样的关键词来总结您的绘画艺术?

答:我追求生活中所有的美好。关于油画创作,我一直都保持着一种对某一题材的偏好,这也许是所有画家的共性。我热衷于现实社会中美丽与阳光的主题,并恋恋不舍地去反映,去表现。我向往美好的生活和人生,憧憬着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光明的渴望,因为在我的心中总是一片明媚。我希望世间一切都能像我作品中所表现的那样灿烂和温馨,也希望身边的一切人、一切事都能那样的纯真、友爱、和谐和美丽。

尽管如此,我并不承认自己是唯美主义的画家,我的创作并不具备唯美主义的全部特征,也不像唯美主义那样把美作为创作的唯一目的来表现。我并不赞成把对美的表现凌驾在主题之上,而是为了主题的需要来进行审美追求,在创作题材的选择时就把美的因素考虑其中,从而让美与主题统一起来并息息相关。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所赞同的车尔尼雪夫斯基“美即生活”的美学理论和自己的创作实践是一致的,我把主题放在了艺术创作的第一位,因此,我坚信自己是一个现实主义的画家。

但在近期,我的创作思路好像有一些转变,我开始重新认识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思考艺术创作的真正意义和价值,并认真思考关于美的真正涵义。

我对工人题材突然有了兴趣。构思了一套以工人为主体的组画,题为《蒸汽机时代》,计划用十幅作品来构成这个主题。但只完成了系列顺序中的最后的一幅,前面九幅尽管画了草图,但始终没能落幅完成,这套创作的动机源于我对“工人阶级”的重新认识和对当代工人地位的跌落的深刻思考。我仍然站在对工人的歌颂和对当代工人的同情这个基点上来进行创作,但又总是把当年的工人阶级扬眉吐气和当下农民工的卑躬屈膝联系在一起,总想通过自己的绘画作品来唤起人们的思考,用作品来重塑工人的形象。我从内心深处渴望社会对任何一个阶层和任何一类人群都要同样的关爱、关注和尊重。因为追求平等、维护人的尊严是艺术家的最高理想和境界。之所以我前九幅作品至今仍是难产,其根源在于我对此所进行的过于认真和反复的思考,越想越感到迷惘,从而背负着一种时代的责任感和历史的沉重感,这其实是绘画艺术所无法承受的,从而使这套创作陷入僵局,只有停了下来。待我思考成熟之后再接着画,待我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或者有了一些心得后再拿起画笔。我开始明白了崔可夫为什么走进西亚才成就了他“黄金时代”的艺术,苏里科夫看到了雪地里飞起的雄鹰才迸发出创作《女贵族莫罗卓娃》的灵感,爱·波基奥在巴黎的战壕中才知道如何去表现《公社战士被枪杀》,戴维特走出了波旁王朝的宫殿才有激情去创作《马拉之死》……而我在歌舞升平的年代,能否创作出关于工人、关于贫困、关于尊严的主题,这是我至今不得而知的。这套作品也许是我绘画创作的转折点,也许一直都无法走出来,这要看我对这个主题思考之后的结果。

我很看重生活本身和生活过程中所获取的幸福,不去看结果。于是,阿Q精神占据了上风,没有太多的奢望,便也没有太多的烦恼。有些画友没选上全国美展或者没拿到大奖,很是难受,找我去陪他喝酒。而我倒是不以为然,画画是自己喜欢的事,评奖与画画本身无关。世界上所有的评奖都是名利场,是一些想要出名者的沙场和已成了名人的娱乐场,是成功者玩弄想要成功者的一种残酷的游戏。想想也是,这么多人画画、做学问、争上游,奖只有那么几个,没拿到很正常,得了奖其实只是幸运。画得好又得了奖,那当然是件好事,但画画不是为了得奖,为得奖去画画那就太可怜了。一切成功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生活的自在和幸福,没有了这些,就没有了人生存和奋斗的意义,便迷失了人生的最终目标,也迷失了自己。

爱因斯坦说了一句我想说但又不知如何来表述的话,很是欣赏:这个世界可以由音乐的音符组成,也可以由数学的公式组成,我们试图创造合理的世界图像,使我们在那里感到像在家里一样,并且可以获得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能达到的安定。

爱因斯坦在他所从事的科学领域中找到了“家”的“安定”,这是科学家的最高境界。其实在任何一个学科中,如果真正了解和认识了这个学科,都可以找到“家”的感觉,进入这种境界。

我想绘画也应该是这样。如果画家真正专注于绘画,淡泊身外的名利和荣誉,便不会有觊觎功名的焦虑,才能让艺术回归到艺术自身的位置,也许才能画出好画来。

热爱生活,热爱你生存的这个世界,热爱周围的一切人、一切事,才会有心去讴歌她,表现她,这是画家的本分。

这也是我画画的唯一目的。

问:您从江西师范调任广州大学这20年来,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答:廣东是一块大有可为的热土,是值得我们去努力、去奋发图强的热土。这么多年我把广东作为我的第二故乡,并且通过自己的努力,为这一块土地做出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没有让自己感到遗憾。

问: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有什么学科影响比较大的?

答:一个是水彩教学,是我们广州大学的精品课程,在广州地区是有一定影响力。还有就是岭南传统工艺美术专业,在艺术硕士招生上,每年都招十几个。作为广州市的一所高等学府,要为广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或广府文化做一份贡献,为地方服务,也要打造我们自己的特色。